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金庸大师出场 江湖瞬间动荡

[日期:2016-10-25]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杨青 [字体: ]

  一代武侠大师金庸状告年轻作家江南,认为江南的作品《此间的少年》对他的几部武侠小说构成侵权,索赔520万元。

  《此间的少年》创作于15年前,有些吃瓜群众嘲讽金庸大师气量狭窄,算的是陈年老账,还有人恶意揣测金大侠养肥了羊才宰,因为现在的江南是第十届作家富豪榜的首富, 2014年12月到2015年12月一年以3200万元的版税入袋。

  江南最近出言回应,以:“少债老偿,天经地义。律师怎么诉,法庭怎么判,我就怎么办”,一付合作态度出场。

  网络写手对舆论的导向从来是稳稳地摸脉前行,江南在向金大侠表达尊敬和自责时顺手给前辈挖了不少坑儿。他承认《此间的少年》有四个不同的纸质版本,全然不提影视改编权。殊不知,今年华策影业的“梦+1”计划发布会上,《此间的少年》赫然在列。不少金庸的粉丝认为影视改编权才是触动大侠状告江南的动机。

  在微博里他澄清:“《此间的少年》两有两无,有仿照金庸先生书中人名,有出版收钱;没有套用故事,就是个校园小说。没有隐藏行迹,15年来一直如此。委实说也不是致敬,小透明时代写的,就是为了好玩。晚安,给前辈和大家添麻烦了。”他敏感抓住“大侠算旧账”的群众酵素继续发酵点燃,根本不提影视新项目。

  江南提到自己的小说对金大侠“委实说也不是致敬”,是进一步的挑战和冒犯。假如《此间的少年》不是代入令狐冲,没有写郭靖、黄蓉,没有踩在金大侠的肩膀上,在众多的校园小说中如何能崭露头角,赢得众多粉丝和出版社以及影视机构的垂青?这显然跟他在声明中说到的“无论昔日还是今日,我都一如既往地尊敬金庸先生个人和喜爱他的作品”南辕北辙。

  过河拆桥,吃水忘了挖井人。

  其实金庸早在2005年初就出言警告说:“有些网络作家拿我小说的人物发展自己的小说,是完全不可以的。你是小孩子,我不来理你,要真理你的话,你已经犯法了。在香港用我小说人物的名字是要付钱的。”

  这段隔空喊话应该算是金大侠的宽容和底线,“内地知识权利保护法启动晚,你有空子可以钻,我懒得理你。”

  问题是现在法律齐备,“内地的小孩子”将要进入不惑之年,著作一版接一版,又卖出了影视版权,已经从自嗨进入谋利,又过界捞到影视界,仍无补过之心。如果能主动联络金庸先生,饮水思源,沟通版权,顺道表达敬意热爱,也不会引得大师一怒,对簿公堂。

  最搞笑的是现在前辈要跟他讲法律时,他又用年少无知以情怀对接,39岁的他把自己的过错归结到22岁那年的孟浪和唐突上。

  心理学家Dan Kiley早在1983就提出“彼得潘综合症”,说一群已经成年的人,却不具备应对成年人世界的能力,他们无法承担成年人应有的责任,认为他人对自己的爱是理所当然,却不愿意以同样的爱回报别人。

  “彼得潘综合症”的关键特征就是:对青春的理想化和对成年世界的拒绝。

  以此对照,江南貌似符合“拒绝承担成年人应有责任”的临床病症。22岁的孟浪唐突到39岁都不主动修复。要知道,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少债早不还,老来可能要加倍偿还。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