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剑录——古龙笔下的剑客

[日期:2014-10-13] 来源:天涯  作者:刘三段 [字体: ]

  一、一把剑的重量

  在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买一把太极剑,放在称上的重量是七斤,一个神奇的数字,和鲁迅先生笔下的一个人物的名字一样。

  看来,剑这种兵器其实并不重,也不需要很重。做为一种以“刺”和“挑”为主要攻击手段的武器,剑最重要的就是轻便,能够发挥手腕的灵活性,对于力量的要求并不是很重要。所以,我明白了为什么武侠小说中会有很多有名的女剑客,因为这种武器对于性别的要求相对比较低,而且,女性以细腻的感情练剑似乎更胜过男子。比如陆小凤系列之中的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这个名字最早出现于杜甫的诗句中,作为一个“很忙”的诗人,杜甫确实担当的起,毕竟,他在忧国忧民之际,还得腾出时间观看公孙大娘弟子的舞剑表演。并写成了这首《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园子弟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

  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从这首的前四句来看,杜甫虽然写的是公孙大娘的弟子,但是她应该在之前看过公孙大娘的舞剑,并且十分的欣赏。

  很多人都根据前四句说,这首诗表现出了一个英武的女剑客的形象,这诚然不假,但最让我心动的,还是那一句“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在这一句里面,提到了公孙大娘是一个寂寞的女子,就像那些在江湖上的女子一样。

  在讲这些江湖上的女子之前,我想先讲一个名词——江湖。

  从1998年第一次接触到武侠小说开始,一个词语始终让我不知道如何理解好解释,就是——江湖。

  直到2013年,很偶然的一个时间点,我读《水浒传》的时候,一时心潮澎湃想研究一下当初施耐庵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金圣叹先生的解释是:所云"水浒"也者,王土之演则有水,又在水外则曰浒,远之也。远之也者,天下之凶物,天下之所共击也;天下之恶物,天下之所共弃也。若使忠义而在水浒,忠义为天下之凶物,恶物乎哉!

  看似说了很多,但是说的似乎并不是很清楚,我把两个字的含义分别写下来:

  水: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

  浒:水边,指离水稍远的岸上平地。

  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应该是一个名词,为了形象的理解,我加了一个主语,一个动词,变成了——你看水浒。忽然有了一点小小的感悟。

  如果站在“你看水浒”这句话的主语的角度来看“水浒”这个场景的话,我脑海中的画面是这样的——一个常年在江边、湖心捕鱼的汉子,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回到岸上生活,可是他的双脚一踏上他曾经很熟悉现在又很陌生的土地,心中陡然的生出的了一种畏惧和茫然。

  因为他不知道这一步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到底应不应该这样做。他找不到一个理由可以说服自己不带任何遗憾的放下他的那艘小船,放下心里的江湖……

  所以,这个汉子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驻足,眼睛往前看,却把思绪留给了背后。

  也许,水浒的意思就是这样吧,在陆地上生活不下去的人才会去放舟江湖,而在江湖上的人却未必是自由的,因为他(她)还要记挂生活在陆地上的人,记挂陆地上的事。那种心情是钱钟书先生的“围城”,绝不会像金庸先生理想的一样——笑傲江湖

  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里面也有一千个江湖。

  在那一刻,我找到了属于我的那片江湖。

  江湖是一种生活,但是,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江湖适合一些人生存,却不适合大多数人生活。

  如果,以这样的一种认识去看公孙大娘,去看古龙笔下的这个公孙大娘,我所看到的是一个假言欢笑的美丽女子。

  公孙大娘仅有的几次出场中,有很多是以“卖糖炒栗子的唐姥姥”的形象出现的,直到他被蛇王揭穿,被陆小凤识破,终于露出那张脸的时候,我才发现,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我还是错了。

  古龙笔下的很多名字有着致命的误导性,作为一个不擅于起名字的人,我对古龙起名字的功力近乎膜拜,他可以不用任何语言的描述,仅凭一个名字就可以赋予一个人物性格,比如花满楼、比如楚留香、比如沈浪。

  但是,也有很多名字有致命的误导性,比如欧阳兄弟(欧阳兄弟其实是一个人的名字),龙啸云(这个人就不需要多言了罢)以及李寻欢(天天喝闷酒的一个人竟然叫寻欢)。

  公孙大娘就是一个极具误导性的名字,我们先听到的是唐姥姥、销魂婆婆这样的名字,再加上一个大娘,很自然的会把她归入到四十以上的年龄段。而实际上,她的年龄可能还不到三十岁,而她的美丽竟然是如此的耀眼,蛇王说她比武林中的四大美人加起来还要漂亮十倍,有人说这不是真的。我觉得,他们应该相信才是,能够拥有公孙大娘这个称号的人绝对不会是浪得虚名的人。

  而一个如此漂亮的佳人,却时常要把自己的容颜隐藏着人皮面具之下,经常要佝偻着背,用以达到欺骗敌人的目的,为什么呢?

  英雄的身边要有美人相伴,美人才能衬托出英雄的风姿,江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吗?

  如果,是这个样子话,谁不愿意来到江湖呢?

  实际上,江湖是一个残酷的隐形社会,那些三流武侠小说作家笔下的人物很有可能在还未成长之前就已经被野狗吃的只剩两块比较硬的骨头了。

  太多的人离开自己平静的生活,来到了一个隐形的江湖,看重的不过是江湖自由的规则,而自由的规则之下,人的性命和狗的性命一样便宜。

  在这样的社会里面。公孙大娘既要照顾自己的一帮姐妹,还要维护“红鞋子”的地位,她的容颜和她的笑颜只能被隐藏起来。

  她要尽量的装作自己很平庸,装作自己很弱小,只有自己不成为别人的目标的时候,自己的目标才能够达到。

  对于这样的一个女人,她每天早上起床梳妆的时候是否对着镜子里面的容颜叹息过……

  然后,又无奈的拿起她的那一双剑,带上她的面具,行走在险恶的江湖之上。

  一个问题随之出现——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这个问题,古龙的原作中没有给出答案,不过这个问题却不是无解的,大家可以想一下,一个美丽的女子,有着不俗的武艺,还有舞蹈的技艺,这样的女子在正常的生活中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她又会为了什么样的事情而冲动,答案似乎只有一个——情!

  作为古龙笔下武功比较高的女剑客,公孙大娘的死去似乎很是仓促,仅仅在《陆小凤?决战前后》中略微一提及,就交代了公孙大娘的死,她是死在白云城主叶孤城的剑下。其实,即便她不死,在绣花大盗之后,登场的机会估计也没有多少了,但是古龙还是狠心的杀死了她。

  或许,在江湖上,有一句话永远不会过时——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有白头。

  让公孙大娘死在叶孤城的剑下,让她死在 她最美好的年龄和季节,也许是古龙的一种爱慕吧!

  二、天下,只此一人!

  输赢,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对男人来说,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输不起的。

  即便是在清净佛门之中,也有一个争强好胜的斗战胜佛,即便是在无为自然的道教宗派里面,也会因为申公豹的一句话导致赵公明出山。

  放在古龙的小说里面,也有两个看似与世无争但却是幕后黑手的人,巧合的是,他们也是一僧一道,僧是妙僧无花,道是木道人。

  这两个人都是反派的典型,妙僧无花虽然出场不多,但是其精神竟然贯穿了所有《楚留香系列》,哪怕仅仅出现一个名字,都会让后面的反派失去一些光辉,尤其是最后和楚留香的一段对话,显得韵味十足,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讲一些阴险至极的事情,竟然可以这么有味道。当然,作为武侠小说,最后的结尾一定是要有一场大战的,一场大战之后,楚留香获胜。两个人留下了这样一段对话: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虽已输了,但无论如何,你的确输得很有风度。”

  无花发出一声短促的笑,道:“我若胜了,会更有风度的,只可惜这件事已永远没有机会证实了,是么?”

  楚留香黯然道:“不错,你的确永远没有胜的机会了。”

  我若胜了,会更有风度,每每想到这句话,我还是不由的暗叹一句,真是至理名言,只有胜者,才配论及风度。

  如果说无花是由一件白色的衣服遮掩里面的夜行衣的话,那么木道人就是一个白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的颜色——灰色。关于他的话题,我会在以后慢慢讲述,在这里我只提一句,这个人用黑色和白色已经无法单纯的形容,可能是因为对自己太有自信,他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失败。

  而在古龙的书中,能够以倨傲的心态面对失败的人,除了叶孤城,我找不出第二个(三少爷谢晓峰没有败过)。

  白云城主叶孤城,一个剑客,一个无双的剑客!一个可怕的剑客!

  叶孤城的出场之前,古龙用了很多铺垫,用传言的方式说到了天下两个绝顶的剑客,一个是陆小凤的朋友西门吹雪,另一个就是白云城主叶孤城。

  而且,众所周知,古龙对于武功一向喜欢写意,高手的决斗往往是比拼速度和境界,可是对于白云城主,古龙奢侈的赐予了叶孤城一个招式——天外飞仙!这可是和主角陆小凤一样的待遇(灵犀一指)。

  而叶城主的第一次出场确实姗姗来迟,最起码,比西门吹雪要晚很多,他第一次出场是在绣花大盗的第五章,第一次出场就对陆小凤发出了一剑,这一剑笼罩着陆小凤的全身,使得陆小凤竟然无法抵挡。不能抵挡,就只能退,可是,剑的主人似乎已经预料到陆小凤会后退,他的剑一直跟着陆小凤,迫使他连转身的机会的都没有,没有转身的机会,陆小凤就撞上了一棵树,而剑已经到了胸前。到了最后,陆小凤的前胸忽然缩进去一块,让剑客很是意外,因为在他的计算中,他所使用的力量本来是足够的,但是意外发生的情况迫使他要增加力量。所以,才会给陆小凤施展出灵犀一指的机会。

  我不是在这里讲废话,之所以要把这一个过程讲的如此详细,是因为我们可以从这样的招式上认清这个用剑的人。

  首先,文中没有讲到潇洒、风流这样的字样,他刚一出场就是冷,像剑锋一样的寒冷,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杀气。我知道很多写字的朋友喜欢给笔下的人物制造出一种儒雅潇洒的形象,不过,用心想一下就知道,形象好的人未必专业。一流的剑客本身就应该像一把剑一样,随时都准备露出自己的锋芒,换用一句有点俗气的话——装*容易遭雷劈

  其次,叶孤城留下的最可怕的印象就是周密的计划,他和陆小凤相逢是偶然,但是就在那相逢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计算好了自己攻击的招式,对方的应对,出手的分寸和拿捏,在陆小凤使出不符合常理的“胸部突然缩进去一块”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他的预想进行的,而且,在这一系列的动作里面,他是绝对的主导者,陆小凤没有机会扳回失去的先机。

  掌控先机这个是需要天分的,小时候,外公教我下象棋,一块学习的还有邻居的一个小孩,我们两个下棋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他是一味的喜欢强攻进入我的半场,而我则喜欢布好自己打防御之后再进行反击,开始的时候,我几乎是连胜,但是,我外公说以后我肯定打不赢我的小伙伴,当时我外婆和我姨都不相信,但是结果的发展是符合我外公预料的,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个中缘由,因为我的战术是错的,我一上来就失去了先手,按照兵法里面的理论,我失去的是气势。也是从明白了这件事以后,我知道了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将军,只能做一个合格的军事票友而已。

  掌控先机,精密布局,这是叶孤城的可怕。

  可怕的是,还有第三,万分冷静,留有后手。万事留有余地,是一句古话,很多人都想做到,但是在利益的面前,尤其是筹划已久的事情就要完成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做不到。所以,当他们的计划在最后收到干扰,功亏一篑的时候,精神很容易就会崩溃。

  可是叶孤城没有,在陆小凤的“胸口突然缩进去一块”的时候,他没有惊愕,而是继续往前递剑,这个应该有人能做到。可是,陆小凤夹住了剑,这个是超出计划的。叶孤城做了一件《陆小凤传奇》里面唯一的一件事,从陆小凤的灵犀一指里面抽出了自己的剑!

  这就是说,叶孤城在往前送剑的时候,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并找到了破解的方法。

  可怕的叶孤城!!

  第四,就是剑被夹住之后,叶孤城的表情没有变化,很平淡,他甚至和陆小凤聊起了西门吹雪和木道人,这份冷静,隐隐的已经超越了无花,那个楚留香最大的对手,更恐怖的是,叶孤城竟然已经在筹谋以后的那个惊天的计划——换皇帝!

  在好莱坞的经典电影《虎胆龙威4》中,布鲁斯?威利斯感叹道:“反派那一次不是为了钱!”

  这是西方反派的一个共同点,都是追逐利益,不亏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人。

  而中国的武侠小说中,缺钱的往往是主角,只有一个一贫如洗的主角才能够表现主角的风采,而大多数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好手一般都是不缺钱的,不缺钱的人为什么还要做反派?

  江別鹤告诉我们,不缺钱的人也是有追求的,追求的就是“名”上的成功!人生富贵,若不衣锦还乡,岂不是锦衣夜行?所有,有钱的人最后还是要追求名上面的成功。

  就连大字不识几个的魏忠贤公公都知道在自己成名之后,要各地建立生祠,来炫耀自己,何况那些读过书,能看懂武功秘籍的绝世高手们。

  叶孤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有着老虎一样的耐心,蝮蛇一样的冷静,白鹤一样的准确。

  仔细想一下,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决战不也是为了名的争斗吗?

  于是,一场古龙书中罕见的大阴谋终于上演了!

  古龙和金庸的不同之处有很多,金庸擅长写爱情,古龙擅长写友情,但是,他们两个最大的不同在于,古龙是一个浪子,而金庸应该算一个政客,金庸有很多的政治诉求,据说,金庸年轻的时候还曾经到国务院外交部求过职,而且还被拒绝了,因为那天他穿了一件花衬衫。所以,在金庸的小说中体现了很多的政治情绪,由此,他写了很多的政治权谋,也写了很多的皇帝。

  可是古龙一生,无论好坏的作品,只提到一位皇帝,就是《决战前后》里面的这位,应该是一位明朝的皇帝。

  而叶孤城的所图谋也不是武侠小说中最常见的整个武林,他所图谋的是——天下!

  我在想,为什么叶孤城要帮助南王世子夺取天下,是什么让他有了这种少见的政治诉求。

  也许,可以从叶孤城的身份着手,他是白云城的城主,白云城在何处不可考究,但是从他和南王世子之间的交情来说,可以从南王这个称呼上做一下文章,在中国历史上,有两个有名的南王,一个是南王孟获,另一个当然就是太平天国的南王冯云山了。陆小凤生活年代应该是统一的明王朝(因为有紫禁城),那么,这个南王应该是分封在云南的一个王。

  和云南比较接近的地方,一个是四川,另外一个就是藏边,这两个地方,无论哪一个,都对得起白云城这个称呼了,尤其是西藏,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有人说叶孤城是玉门关以外的人士,也就是塞北,这个可能是根据春风不度玉门关这首诗来的。不过这个我有点疑惑,因为西门吹雪也是塞北人,按照武侠小说理论,高手都是分隔半个中国的理论,叶孤城理应在南方。

  只有在那样的地方,才能养成叶孤城那种孤傲的性格吧!

  又或者,是南王的请求,使得叶孤城答应了他们这个胆子极大的计划,进行一项更换皇帝的阴谋。

  《决战前后》充分体现了叶孤城的筹划能力,在陆小凤最后解密的时候,用的篇幅也是最多的。

  第一步,就是释放迷雾,迷雾有两个,第一个,相约西门吹雪在紫禁之巅一战!两个绝顶的剑客,在一个绝顶的位置决斗,不可谓不是一件大事,但是,这个决定竟然没有通知当时紫禁城的主人——皇帝先生。两个人在皇城决斗,这个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第二个,是让杜桐轩和李燕北两个京城的大佬打赌,造成京城所有人对这一场决战的关注。

  看过《动物世界》美国黑熊捕猎大马哈鱼那一集的朋友应该猜出来了,如果想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把水搅浑,这一方面,叶孤城肯定也想到了。

  第二步,保证决斗能够进行。在紫禁城里面进行一场决斗,这可不是掏出银子买场地就能搞掂的事情,紫禁城里面住的可是皇帝啊,所以,为了比赛的进行,叶孤城没有自己出面,却通过娱乐的攻势来保证了决斗的进行。

  可是,大内总管魏子云也不是一个傻子,他知道,这样的决斗一定会吸引很多的人,所以,他把甄选观赛人的事情交给了陆小凤。

  第三部,还是释放迷雾,以便造成更大的混乱,世人都认为西门吹雪自从喜欢上了孙秀清之后,手中的剑也多了一份柔情,在《决战紫禁之巅》这部电影里面,郑伊健饰演的西门吹雪竟然会做“老婆饼”,真是太有爱了。不过,这个改编应该是错误的,因为西门吹雪居住的地方是没有一株梅花的塞北万梅山庄,而老婆饼是李嘉诚故乡广东潮州的一种小吃,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而对于自己,叶孤城也毫不手软,他伪造了自己被唐门高手袭击的消息,并且让陆小凤知道自己受伤的消息。

  以前我曾经以为,这个很没有必要,而且有妇人之仁的嫌疑,他这样做不过是想为日后决战的时候冒充自己的那个人买一条命而已,可是大学毕业后。在被生活劈头盖脸打了许多年之后,我明白了,叶孤城这一招太绝了!

  那些观战的江湖高手只是武功高而已,人品未必是高的,他们观战的目的不是像观众看电影一样看完就走了。他们还是有追求的,俗语有云——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之间的决战必有一方胜利,但是另一方必然要大动元气,这个时候,另一句俗语就用的上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古龙出身于社会最底层,他对于市井小民心态的把握和描写端的是入木三分,而把这些性格移植到江湖人士的身上,就显得整个江湖带着很浓厚的邪气。

  最后一步,就是刺杀皇帝。叶孤城知道大内皇宫是不好进去的,很多写手写一流高手进入大内皇宫就像进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这是纯扯淡!大内皇宫,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居住的地方,防卫绝对绝密,所谓的禁军也不是普通意义的士兵,换言之是特种兵,里面的统领有很多是江湖上成名的高手。在没有周密计划的情况下和皇上宣召的情况下,贸然进入皇宫能够成功的,公认的成功者案例里面只有三个,一个是《封神演义》里面的广成子,一个就是《西游记》里面的泾河老龙王,这两个是神仙,最后一个是人,这个就是著名的明宫三大案里面的“梃击案”的主角,当然他究竟算不算成功待考。

  所以,叶孤城利用伪造的金牌让当晚观战的人数增加了一些,这打乱了魏子云的计划,他必须派出一部分人来监视这些多出来的人,这才会导致禁宫内防卫出现了一丝丝的懈怠,这一丝懈怠才是叶孤城需要的。

  如果他可以在皇宫内随意来回,他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这是计划,初步的计划,但是和叶孤城的一战注定不会按照计划的办事,因为最难猜测的就是人心。

  所以,叶孤城还留下了几招备用的棋子,这几个棋子包括几个藏边来的喇嘛,这也是我怀疑叶孤城来自藏边的证据之一,公孙大娘,以及杜桐轩。

  所以,在他遇到三英四秀的余党的时候,才没有乱了方寸。

  这几颗散乱的棋子扰乱了陆小凤的方寸,他们杀了大智和大通,杀了泥人张,又把所有的罪过都推给了公孙大娘。

  遗憾的是,在看《决战前后》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这一战的结果,我已经提前知道了叶孤城就是幕后的黑手,这使得我没有办法领会到古龙的用心之处。

  看推理小说最忌讳的就是,提前知道了罪犯,这样就失去了太多推理的乐趣。

  一切的细节不再多言,我们回到那个注定在武侠小说历史上无法超越的场景——月圆之夜,紫禁之巅。

  孙秀青的两个师兄用性命拯救了孙秀青的丈夫,一个他们是只要杀掉的人,每当我想到这里,总觉得有一点黑色幽默的成分。

  我想,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之间的那次对话大家很熟悉了,我就不再引用,在2010年的时候,我曾经把这段话做过一次白话文的翻译,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西门吹雪:你丫的不诚实。

  叶孤城:我哪里不诚实了?

  西门吹雪:你对你的人不诚实。

  叶孤城笑了:练剑的人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人诚实?

  西门吹雪说道:剑道的最高境界就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叶孤城轻蔑的说道:手中都没有剑,心中怎么会有剑?

  西门吹雪愣住了,他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

  话的尽头是无言,路的尽头是天涯!

  话已经说完,两个人终究还是难免一战。

  博大家一笑,其实我只是想说一句话,也许心中有剑这个境界是错的。

  关于,紫金城一战的结果,大多数人都认为叶孤城赢了,但是他自知必死的情况下,死在了西门吹雪的剑下,结束了自己光辉却又短暂的一生。

  作为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生,我想我本没有资格评判这场决斗的胜负,在我的人生中,我只拿过桃木剑和太极剑。但是,写到这里,又不得不写下去,只好仗着胆子,写一点。

  其实,这一次决斗是充满了遗憾的一次决斗,如果当时两个人都在自己最佳的状态,西门吹雪了无牵挂,叶孤城心中没有欲望,那么这一战必将更为精彩,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因为,没有了孙秀青和南王世子,两个人的决斗绝不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所以,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最后的结局,陆小凤没有揭穿阴谋,叶孤城成功,那么,最后,叶孤城的剑一定会达到一个常人无法望其项背的境界,我在前文中,已经说过,有时候,输赢是靠气势决定的,有什么气势能比得上天子的气势?

  那时候,也许是西门吹雪成就叶孤城了吧!

  也许,如果把楚留香和无花易地而处,无花也会更脱俗,更出尘。

  最后……最后叶孤城对魏子云说了一句我印象很深刻的话——你,不配用剑!

  这是一个被追捕的人对追捕的人说的话,我心中反而释然了,在最后,叶孤城还是那样的倨傲。

  一个高傲的反派,一个无双的剑客,一个可怕的人,一个输得起的人。尤其是最后这一条,这个输得起,在古龙的小说中,只此一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