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这杯酒

[日期:2015-10-24] 来源:博客  作者:本来老六 [字体: ]

  我曾经如此写过:就此翻转酒杯,就此不说古龙。

  武侠作为小说的一个分类颇有金陵十二钗之另册又复册的感觉,即便勉强说到也到金庸为止。这是我回忆古龙第一个邂逅的驿站。旗破桌倾,再也没有骏马驶过,再也没有良人来此送别。但那个风还是猎猎作响,如果你去听。

  古龙是武侠真正扎入我心里的刀,张丹枫肥马轻裘,萧峰踏破少林,但直到古龙才第一次产生这个大人写的故事属于我,属于连喟叹轻愁还要被告知不识滋味的少年。

  记得电影【最想念的季节】里有这样的台词:你妹夫最近也干正经事了,开始写武侠小说了,笔名古庸。李登辉曾抱怨金马奖为什么要颁给岛外,作为台湾土特产的古龙也算是顶住金庸第一人。

  那么古龙的特色就是台湾。那么台湾的特色又是什么呢,台湾特色就是日治五十年。有说古龙像海明威的实在错把冯京当马凉,古龙像的那个人叫柴田炼三郎。

  说了古龙怎么来的,还是回来说我。我说的当然不是古龙,而是那个借由古龙存在时间里的自己。


  道左相逢,第一本古龙叫做【风云第一刀】。后来知道那叫【多情剑客无情剑】。{当年看武侠全是盗版,国家盗版。连青海,延边这种著名盗版都不如的野鸡盗版。书名,封面,内容都是有的对有的不对的(我看过署名梁羽生的【射雕英雄传】,情节一样,主人公叫李靖,华筝似乎叫王红,真的,王红)。}

  而我记得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女人的手很好看。

  相对金庸而言,古龙实在不算谈情高手。如果说金庸是会在箫声里玩小花腔的黄药师,那么古龙往往只是直勾勾地说:我好想她。

  譬如对手的这个描写其实是为了引出这样一句话:哪怕是她的手也不是很好看。

  这个对我的震撼是非常大的,因为戳破了爱一个人只会觉得对方无所不美的神话。譬如【马丁伊登】里会恼怒对方嘴唇上的草莓。云蕾随蝶而舞,黄蓉泛舟而出,我已经习惯了【心上的人儿 有笑的脸庞 她曾在深秋,给我春光】。哪有不美的春光,哪有不美的脸庞。

  但就如此刻,我深深地感觉到李寻欢是那么爱林诗音。那一刻,他面对的是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第一美女,但他想到的却是她的手也没有这么好看。
  那不好看的手竟然如此令人念念不忘。

  当然当年我更喜欢的还不是这个。

  大概是说三个肥胖的粮商(很后来我才知道古龙头大腰肥,又譬如黄易那么矮所以喜欢写高得撑上云霄,又譬如猫腻丰神俊朗写范闲俊俏儿郎)猥琐逼仄,但被挑破身份后挺直胸膛,令人仰望。

  人可以不好看,但挺直胸膛就会好看。就是这个误会让我喜欢上了古龙。因为我一直为丑陋自苦,因为我一直忘记可以挺直胸膛。

  然后开始疯狂地看能搞到的一切古龙。

  那种激动是文革式的,踢翻查良镛,活捉梁羽生。古龙就是我自以为独具慧眼发现的大字报,如美丽的口号挥之不去。

  据说少年惨绿。所以古龙书里的寂寞,颓废就像毒品那样我的血管里泛滥成灾,没有家人可以有朋友,不是世家照样可以把天下踏在脚下。

  金世遗被唐经天鄙视的仇报了,令狐冲被岳不群冤枉的委屈掀了,就如倪匡笔下的七叔所说:穷人多,他们的那一套很吃香。

  念念不忘,这不是古龙给我的回想。

  十年前,古龙去世二十年。我呼朋唤友纪念古龙,开场白经常这样:你最喜欢的古龙小说是什么。

  那大概也是我第一次去想这个问题。陆小凤?江小鱼?

  我第一次那么明确地告诉自己:一飞冲天鹰中王。

  我觉得看武侠小说那么多年,的确也是有一些必读的。但我觉得必读远远不如只读。我的只读武侠书就是:【欢乐英雄

  曾经有这样的争吵:古龙迷往往把【欢乐英雄】神话了。就我而言,是圣化。我甚至觉得,再多的人鄙视武侠,我只要握着这本书,就是我握紧刀锋,虽千万人吾往也。

  古龙的好是什么。再怎么说,都会绕回到:友情。

  【欢乐英雄】里有一章叫做《误会》,讲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朋友间没有误会。不是说误会解释清楚就没有误会,而是没有误会。如果有,就不是朋友。这样的感觉就是至大至刚,这样的感觉就是洗净憔悴的,只能是情人的眼泪。

  对女人的思念啊,对自尊的坚持啦,对朋友的迷信吧,这就是古龙了吗。

  说说古龙喝酒。

  古龙的前半身非常困苦,暴富成名之后胡天胡地。我真正喜欢古龙就是因为这个。我对于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走向灭亡的人总很青睐,这样的人实在是大多数。就如饥饿并非靠吃饱就可以痊愈,有钱有时候只是令贫穷的暗伤彻底爆发。

  古龙曾经坦诚,如果不继续撒钱,他的朋友会离他远去。他为什么如此恐惧呢,他为什么如此一叶障目呢。

  我并非想说什么咎由自取,我仅仅想说:人不能孤独得太久。人更不能穷得太久。否则就奄奄一息终老,否则哪怕翻盘还是会变成斗大的烟花被挂在天上:

  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

  意兴阑珊。

  还想说说铁血大旗里的那句:男子汉靠自己;
  还想说说傅红雪和花无缺这世间竟然真的有那样的男子;
  还想说说情人箭里为那个少女颠倒出丑的老人;
  还想说说护花铃里的那句:你们还记得吗

  漫卷诗书喜欲狂,喜从何来,大概是岁月爬梳还是让我那么记得古龙。
  那又哪来发狂,那些事我为什么历历如昨,须臾不忘。

  不说了,等到下个十年,来抱琵琶哭大王。

  纵然无酒无月,古龙总还是我的王。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