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书剑恩仇录·文泰来/骆冰/余鱼同

[日期:2006-12-23]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曹正文 [字体: ]

文泰来

  奔雷手文泰来在《书剑恩仇录》中出场不多,但他是一个关键人物。

  文泰来出场前,三道沟的安通客栈门口发生了一场恶战:四个恶汉斗一个以死相拼的少妇。那个少妇不是别人,正是文泰来的妻子骆冰。文泰来身受重伤,骆冰倘若没有陆菲青师徒出手干预,差点送命。后来,陆菲青推荐文泰来夫妇去投奔铁胆庄主周仲英,导致周家祸从天降,儿子死于非命,妻子出走,铁胆庄烧成一片废墟。陈家洛率领红花会众弟兄几次救文泰来,屡涉险境。由此可见,文泰来确是《书剑恩仇录》中的牵线人物。

  文泰来的重要性,就在于他知道了乾隆帝的秘密,于是乾隆既不敢杀他又不敢放他。一个是蔑视一切的天子,一个是大字不识几个的草莽英雄,但乾隆几次审问阶下囚,却半点不占上风。文泰来泰然自若的冷言冷语,居然让皇帝出了一身冷汗。乾隆原以为只消把文泰来一刀斩了,他的身世之谜就不会外传,不料文泰来说:“你一杀我,哈哈,你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因为文泰来一死就有人把物证公布于天下, 急得乾隆连连搓手,焦急之情见于颜色。他想用武力杀人灭口,用金钱收买证人,都无济于事,这一场戏,把九五之尊的皇帝弄得束手无策,狼狈不堪,当然,也让一个铮铮硬汉的豪迈与机智跃然纸上。

  后来,文泰来脱离险境,重展奔雷手的威风,那几个场面也颇好看。

  可惜金庸写余鱼同把自己暗中爱慕骆冰的心事向文泰来吐露,文泰来只说他早已知道师弟依恋自己的妻子,这场戏似乎没有做足。此处写文泰来内心世界的起伏,也未曲尽其妙,不如余鱼同这个人物有情有味。

  陈家洛救文泰来,是表现一个“义”字,骆冰舍身爱丈夫,是写一个“情”字。反过来说,文泰来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侠士好汉。他外貌平平,照余鱼同看来,文泰来实在配不上皮肤白腻、外貌俊美的骆冰,但文泰来自有男人的阳刚之气,他勇武刚烈,是一条硬汉。尤其在危难之际,更显出他镇定冷静、不屈不挠的个性。这样的男子,自有吸引女人的魅力。

  金庸写余鱼同爱恋骆冰一往情深,骆冰不为所动,又写骆冰与文泰来的夫妻之情,让男人风头出足,男读者恐怕下辈子都愿意当一回文泰来。

骆冰

  一个男人能娶到骆冰那样的妻子,无疑是一种满足。

  骆冰具备女人的诸多好处。

  她皮肤白腻,面目俊美,说起话来清脆柔和,有江南美人的韵味。

  不要说童兆和这类恶棍一见她外貌、一听她声音就着了迷,就是她的同门师弟余鱼同也对她暗生爱恋之心。

  骆冰之美,当然不止于外貌与声音。她性格开朗,从小爱笑,一笑起来就笑靥迷人,对人亲切随和,又极关心他人。这是她性格上的吸引人之处。

  骆冰还具有一般闺阁女子少有的幽默感,她几句俏皮话,居然叫当了和尚的余鱼同还俗,这也是大家闺秀中罕见的。

  骆冰还是武林中的豪爽女侠。她使一对鸳鸯刀,还能放飞刀,武艺不凡,更显出女中英豪的风采。她“纤手执白刃,如持鲜花枝”,可见她出手打仗也是风姿绰约、光彩照人。

  这几点好处已让骆冰独具魅力,但骆冰的魅力还不仅仅于此。她为人随和,却又循规蹈矩,严守一</PGN0281.TXT/PGN>个妇人的忠贞。余鱼同爱她甚深,但骆冰却不为所动。尤其当余鱼同说她丈夫年纪太大,相貌又与她不配之际,骆冰怒目痛斥:“年纪差一大截又怎么了?四哥是大仁大义的英雄好汉!”她把余鱼同狠狠教训了一顿,但并非不给对方面子。

  她见余鱼同茫然失措,心中又觉不忍,便劝慰他说:“只要你以后好好给红花会出力,再不对我无礼,今晚的事我决不对谁提起。以后我给你留心,帮你找一位才貌双全的好姑娘。”说罢,骆冰又“嗤”的一笑,策马走了。

  这起小风波,足见骆冰不仅贤慧,而且为人善良,又有聪明的处事方法。一个轻浮的女子会无法拒绝青年男人的大献殷勤,一个刚烈的女子会对求爱的人不留面子,甚至把这种事捅出去。但骆冰不是这样,既坚持了原则,又不使余鱼同难堪。这也是骆冰的可爱之处。

  《书剑恩仇录》的女子中,骆冰虽不及霍青桐能干,也不及香香公主漂亮,但她无疑是男人心目中最可爱的女人。她有几场戏最令人难忘。

  一是文泰来受伤之际,她一个人拼死斗四个恶汉。二是她与文泰来重逢之后的亲热情态,足见其情意绵绵。三是她在大漠中被清军围困之际,众英雄都很悲伤,唯独她还在开玩笑。这种爽朗性格是一般漂亮女人少有的。

  至于她投奔铁胆庄,一出手就赏庄丁十两金子,那阔绰的气派,不仅因为她父亲骆元通是有名的仁义大盗,她从小就有花不尽的钱财,还因为她生就豪爽洒脱的个性。那种女人,难怪余鱼同爱之甚深。

余鱼同


  金笛书生余鱼同一出场,就喜欢咬文嚼字,性格有点轻狂又有点清高。他自称在红花会中是个小角色,坐的是第十四把交椅。他面对北京名捕快吴国栋与三名公差,把笛子扬了一扬,道:“你们不认识这家伙么?”

  可见其人之自负。

  余鱼同的戏,是围绕一种非理性的爱展开的。他暗中爱上了师兄文泰来的妻子骆冰,他明知这种感情是非分之念,但又排遣不了,于是一时必热,居然乘骆冰沉睡之际,把她抱在怀里,作一深吻。骆冰醒来羞怒交加,狠狠打了他一掌。掉入情网而不可自拔的余鱼同却没有被打醒,反而求骆冰杀了自己,他颤声说道:“这五六年来,我为你受了多少苦!我第一次见你,我的心就不是自己的了。”余鱼同想躲避骆冰,但哪一天哪一个时辰不想骆冰几遍!他恨自己心如禽兽,每次恨极就用匕首在手臂上刺一刀,结果一条手臂刺得满是伤疤。这份痴心,不能不叫人可怜。

  爱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理论可解释的。刻骨相思之苦,会让人失去理智。余鱼同无疑是武侠世界的“情种”。他认为骆冰与文泰来不相配,骆冰美貌,文泰来相貌平平,年纪又大。但骆冰却是一个刚烈的女子,她的爱心不变,只能让余鱼同痛苦一辈子。

  金笛书生后来将功补过,为救文泰来差点送了命,又毁了面容,一个英俊后生变成一个丑男子。读到这里,读者也许会原谅他的一时放纵。

  吴霭仪女士在评论余鱼同时,初觉他太无耻,后来有了阅历,才对他的看法有了改变。我读《书剑恩仇录》时,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因此我对余鱼同的暗恋骆冰,一开始就不觉得奇怪。因为爱本来不是理性的产物,过分理性的爱织成的爱情故事,我想一定很乏味。

  余鱼同与李沅芷的结合,是那个女孩子痴心的结果。余鱼同真的爱那个女孩子?我看不见得。红花会的事业,使余鱼同还俗结婚,这段姻缘恐怕也未必美满。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真挚相爱、美满如意的伴侣呢?

  余鱼同、骆冰、李沅芷的关系,正应了法国大文豪罗曼·罗兰的一句名言:“你爱人家,人家不爱你;人家爱你,你又不爱人家。”余鱼同的爱情波折,不是一个很好的印证吗?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燕八 | 阅读:
相关新闻       文泰来  骆冰  余鱼同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