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奇女列传

[日期:2007-06-22]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雷纯 [字体: ]

奇女列传之1、孟丽君 《再生缘》

十四岁那一年,我从书架上抽出了一册《再生缘》,我清晰的记得那一刻的感受,打开书页,如同掀开了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不是连环画,不是白话文,而是弹词,也就是诗文体小说。估计现在很少人家有这种书。我在此之前只读过绝句律诗,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已经算长篇,试想用韵文写整整一部书会是怎样?
 
初看时很不习惯,不过渐渐就看懂了。从亲近到钟爱、再到沉醉,它对我造成的影响莫可估量,甚至隐隐形成了一种反对‘爱情至上”的心理,现在我仍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当时我沉迷《再生缘》,就像卓一航遇见练霓裳的感觉,“自从见她之后,便觉得天下女儿,都如尘土。”书中的大篇词章都能背下来,那时真奇怪为什么老师留的背诵课文,就一点没效率。
 
作者陈端生、清朝人、开始写作那一年,她十六岁,到二十岁时已完成前十六卷。(到丽君醉后被脱靴验出女子真相那一节)出嫁后专心为人妇,便停了笔。虽然夫妻感情不差,但是丈夫因考试请人代笔,事发后被发配给伊犁士兵为奴。直到十二年后,她才重提笔写第十七卷,“惟是此书流传广,反胜那,游戏文字不值钱。”“悠悠十二年来事,尽在明堂一梦间。”
 
时常喟叹她早生了数百年,活在那个最不受注意的封建社会,如活在当代,一定是名副其实的神童才女,在报纸上大肆宣扬,名气远远胜过那些美女作家。
 
真的很奇怪,为什么最耀眼的一两部小说如《红楼梦》形成了研究学者群,然而其他一流作品却迟迟没有得到应得的注重和地位。陈端生到现在仍是寂寂无闻,中国文坛上她的名气理应不逊李清照,在世界文学史的地位,起码可与《傲慢与偏见》作者简·奥斯汀,《简·爱》作者勃朗特三姊妹等相提并论,何况她用的是诗韵体。(这不是我说的,是郭沫若老先生说的,可惜重视他的话的人依旧不多)
 
故事背景假托发生在元朝,实际上王侯将相全是汉人。可以想象,因为当时清朝文字狱正兴,无论书中写的是明朝还是宋朝,关于一些抵御外敌的情节一定会被上层统治者罗织罪名的,但如果写为大元朝效力,就不会惹祸上身。
 
孟丽君这个名字很普通,我更喜欢她扮男装的化名---郦君玉,字明堂,郦保和是他初入朝的官职名,后来也成为代称。
 
古代弹词作品关于女扮男装的有许多,通常都是“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只为多情的李公子,夫妻恩爱花好月圆。”这一类,女子重要的仍是家庭。惟有《再生缘》相反,毫不讳言女性追求独立事业的理想。所以搬上电视的都只是躯壳,而精神彻底抽离。这不怪电视工作者,因为电视是给通俗大众看的,不可能有太离俗的精神内涵。
 
她不是武侠中人,但她的尊严风骨是大多江湖女儿都望尘莫及的。若有一本书中的女子能用“才貌无双”来形容,也只有郦君玉了。
 
下面介绍一下内容,引用的都是记忆中的章句,如有错漏,诸位见谅:
 
丽君极承闺训,自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两个未婚夫候选人在后花园比箭也不肯去看,“含笑言道奴不去,请君自去莫相邀。”性格光彩似还不及另两名少女——映雪的纯真,燕玉的大胆,是个十足的淑女。然而这个“淑女”后来却几乎打破了一切压迫女性的封建观。
当皇甫少华比箭赢了亲事后,“小姐聪明知善恶,翠眉含喜更含颦。”隐隐预感到将来风波,求亲失败的刘家必然不甘罢休。
 
果然,对方出于嫉妒心理陷害忠良,皇甫少华潜逃在外,丽君因为逼婚被迫离家出走。她自小才高气傲,临走时的自画像题有“愿教螺髻换乌纱”之句,当然在一个闺秀弱质来说不过是妄想。她对未来的预知是一片迷茫,“再不得,绿窗春晓花簪鬓,再不得,红兽香浓麝染衣。”
 
为了“烈女不嫁二夫”这一封建女子最传统的观念,孟丽君、不,郦君玉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引用紫霞仙子的话:我想到了开头,但我没猜到这结局。)
 
当她连中三元,随着眼界的逐渐开阔,地位的逐级升高,才情的逐步施展,女以夫为天的思想淡去。当她治好了太后的病,升为兵部尚书后,就曾想过:“何须洞房花烛夜,安心且做几年官。”
 
为抵御朝鲜来犯,她奏请皇上张榜召贤,倒有一大半私心是为皇甫家考虑。果然皇甫少华改名应征,被她点中为征东主将。但为难的是,她和自己的夫婿从此成了师生关系。封建时代,师生之间礼法森严如父子,老师嫁门生,岂非成了大笑话?“若然本是鸾凤眷,怎受儿夫三叩头?今日公堂难退避,旨来相见再温柔。”
 
接连接到战场捷报,奸臣的冰消瓦解指日可待,然而她的内心深处却与皆大欢喜的大团圆抵触,“为什么,弃将紫蟒和玉带?为什么,换就霞帔和红裙?”这念头对于寻常女子简直是罪孽深重,居然想当官而不愿意恢复女儿身!所以她不愿多想,一切只看将来如何发展。
造成她首次心理严重变化的,是皇甫少华奉旨与刘燕玉成婚,(少华在小春庭遭仇人放火谋害,被刘家郡主所救,并与其私订终身。而后燕玉亦为逃婚避居尼姑庵,听到皇甫家复兴的消息后上京,请求以身代父母之罪。朝廷感她节孝,免去父母死罪,并下旨赐婚。少华无可推托,但与燕玉约定,婚后三年不同房。)
 
在狱里的权臣知道是女儿救了合家性命,也不由苦笑,“我报仇来他报冤,两家抵死不从宽。何其却有春庭事,竟不知,儿女联姻已数年。”
 
这个消息对郦君玉来说,等于斩断了她潜意识间的心理矛盾,给了她一个不相认的最好理由:
 
“若在此刻表身份,分明与,刘家郡主夺夫君。吾乃盖世奇才女,岂做无羞这等人。”
 
“可见得,男儿容易变心肠。从今索性不言明,蟒玉威风过一生。……何必嫁夫方妥适,就做个,一朝贤相也扬名。”
 
于是郦君玉的理想与志向终于确定,从此再难转圜。因为这才是真正适合她的道路。这种境界是眼中只有丈夫家庭的女流之辈无法理解的,“现放着,忠孝王妃显赫位,小姐却,何不去享富贵天?韩氏夫人摇手笑,她竟要,一生一世作朝官。”
 
接下来的故事冲突频繁,高潮迭起。皇甫少华首先从孟府家人中得知真情,大喜之下贸然上本,向朝廷揭露郦君玉身份。(丽君之母因思念爱女,装病迫她相认,但此事并未宣扬)而这时,郦君玉正在做科考的主考官,在考场中已经料到此事会泄露出去,认为这是对她的不尊重,“如今贸然来上奏,分明是,以势欺压孟丽君。皇甫少华,我郦君玉岂是被尔藐视的!论理也该压一压你的少年心性!”
 
于是当殿将皇甫少华的奏折撕了,据理问罪,丝毫不留情面:“紫袖一抬拿起本,哧哧几声对撕开!端然起身金銮殿,眼望着,忠孝王爷把手抬。“呵忠孝王,你好大胆!我是你的老师,哪有门生冒认老师为妻!……”
 
郦君玉的正言厉色,加上皇帝的偏袒,皇甫少华自然倒了霉:“遇见先时同门,都说老师对我等有言:我虽十九还年幼,少不得,礼法尊严体有先。恼了明堂夫子性,再想修好万万难。”连妻子燕玉都拉去赔罪,总算消了老师的气,从此再也不敢当面提起“丽君”这两个字。
 
然而郦君玉的麻烦并未稍减。皇帝见到丽君画像,动了私心,“好一个风流潇洒有才有貌的佳人!一颦一笑无不是天然之趣。”于是借以议事为名,召他入宫游园,留他同塌。
 
“皇帝故意把玉鞭往柳枝上一扯,满枝露水直洒下来。郦相躲避不及……玉露如珠脸上飘。淡淡溶沾眉间露,盈盈皎染脸上霞。真艳丽,实英华,一朵奇芳冠异花。” 这是书中最美的人物描写。
 
郦君玉面对皇帝的留难“内监快去传旨,郦相爷今日要在宫内歇宿了”从容应付,靠的不仅是大智,更是大勇。“无非是贞节烈性之女,以死抗命,水性杨花之辈,苟且偷生。想我郦君玉至少还有脱身之策,不似这等无能。”于是大喝一声:“内监且慢传旨,我这就要辞谢皇恩了。”接着是一通“君臣有别”的慷慨陈词,把皇帝也搅糊涂了,“若他真身是女人,岂无羞怯岂无惊?快抚慰,休疑猜,莫惹当朝栋梁臣。”于是乎,“劈开樊笼飞彩凤,放却枷锁走蛟龙。”
 
皇帝事过自然后悔,怎地轻率放过了他?但当时无疑是被郦相气势所慑,不敢轻举妄动。郦相从此加倍谨慎,不到宫中值宿,再不给皇帝可乘之机。“反到每把认亲事,与众说笑当闲词。满朝文武无疑惑,又敬重之又服之。”
 
过了这一关,更大的风波还在后头。朝廷下旨寻找孟府小姐,(郦相自嘲:怎么倒当钦犯捉起我来?郦君玉去了“玉”字,不是丽君是什么?)贪慕富贵、冒名顶替者竟有两人。(郦相苦笑:不期我竟会分身,变出了,三个云南孟丽君。)
 
其中一女恰与画像有几分相似,皇帝便有意认她为真人,赐给皇甫少华,了结这桩皇帝也难断的家务事。但被孟母当场否定,并当殿直指郦相便是自己女儿。郦君玉情急之下,索性和家人撕破面皮,以挂冠辞朝抗议。
 
(皇上听孟母一通罗嗦言语,早已十分厌烦,再见一位如珍似宝的郦丞相竟要挂冠归去,哪里肯依?“郦卿,你理它作甚?只当是牛鸣犬吠罢了。……”
 
郦君玉虽然在朝堂上又一次大获全胜、力压众议,但心中异常痛苦,知道此举必定气坏了母亲,心理压力又多了一条不孝的罪名。但已经退无可退,只有抵死不认了。忧虑自责之下,患病辞朝十天。然而在这十天内,皇甫家和皇上已经达成了协议,决定将她脱靴验看。(古代女子缠足)
 
故事进行到这里,有心的读者们应该考虑到结局如何的问题了。如果是二十岁前无忧无虑的陈端生,想来也不脱几经波折后终于美满的俗套。然而十二年后,作者饱经忧患,心境发生了极大变化,于是在第十七章,有意让矛盾激化到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
 
郦君玉病体初愈,又服异酒沉醉,身体大损。当晚醒后,发现自己女儿真身终于暴露。惊怒茫然之下,口吐鲜血,病情又再恶化。
 
脱靴报喜的宫女被皇帝截住,一面威逼她不得向外面泄露,一边却私下去郦君玉居处,要她不许承认是皇甫少华之妻,以便纳她为妃。郦君玉不屈,宁可三天后上朝说明真相,领受“搅乱阴阳、欺君罔上”的死罪。当场气苦交加,吐血如潮……
 
“几载君臣从此己,三日后,不能重面赭龙袍。郦相言毕容惨淡,几口血,喷出樱唇似涌泉。御前铁卫皆失色,吓得个,风流帝王酒全消。” 陈端生的原著到此戛然而止,大家手中如果有月光宝盒,不妨尽情梦想一下结局。
 
《再生缘》和《红楼梦》一样最终没能完成,被后人续书出一个百姓接受的大团圆结尾。郭沫若的意见是:丽君吐血而亡,皇甫少华得知真相后大闹朝廷,皇帝恼羞成怒,将少华下狱,惹得一班将士愤然兵谏。皇后(少华之姐)出面调停,释少华出狱。少华决定辞官修道,归隐深山。这种“女死男出家”的虚拟结局,哀而不伤,《石头记》用过了,《再生缘》用来效果也不会差。
 
我的感觉,对郦君玉来说,死亡是最好的结局。试想,与其在富贵无聊中消磨完下半生,不如把时光定格在最亮丽飞扬的一刻,把一个雄飞已久的女子,关进金丝笼子里,看似美满,实则悲凉。
 
郦君玉明确感受到了自己的悲剧宿命,但她决非悲剧色彩浓烈的人物。相反,有他在的地方,一定让读者看得心怀舒畅。他在男性同僚中位高而不骄,近而不嬉,时而温良敦厚,时而巧言令色,时而明锐果断,时而潇洒不羁;整日价忙着处理朝政,绝无黛玉等绝代红颜自悲自叹“命薄”的空聊闲暇。告一次病假,兵部就乱了套,急得皇帝生气:“件件定须亲定夺,桩桩偏又尽疑难,骂几声,梁盟二臣无用相,叹几声,保和学士小能员。”
 
书中所有男子对郦君玉几乎都是一筹莫展,皇甫少华被她用师威罚过,每每想起还心有余悸:“郦老师便真是丽君妻,我也不敢虎口拔牙,龙头锯角。……老师说过朝廷责,白白的,忍气吞声闷一场。几次跪门还不见,计穷只得托妻房,多亏燕玉能言语,挽得个,师生温好又如常。若再贸然提此事,只怕要,拼将性命与明堂。”
 
皇帝拿她没办法:“天子犹存三分惧,见了他,还要低头整整冠。” 未来的公公更怕她:“明堂一怒如何好?看起来,父子双双去跪门。”
 
然而讽刺的是,反倒是书中的女性采取各种方式逼她现出身份,(母亲装病逼她认亲,皇后设计将她灌醉脱靴)精神追求远远超出同济的女子,却被当做“异类”,遭到女性同类的围攻,这是何等的悲哀。
 
但任何人也无法动摇她的意志,改变她的决定。用皇帝的一句“花月精神铁石心”评价郦君玉再确切也不过。就连皇帝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冒雨夜探,要他“替朕把淋湿的外袍解下来”,仍被郦君玉拒绝:“望陛下念臣并非解裘之人。”惹得皇帝勃然作色,“好胆量,到此地步,还敢强顶!”
 
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乳母之女映雪,偷听到她与皇帝的对话,威逼利诱、毫不动容,不禁钦佩不已:“唉,我这小姐也好生心狠。正色端言不苟从,真个是,浑身是胆舌如锋,甜言蜜语情千种,竟未把,铁石心肠熔一溶。假使己身为小姐,恐不能,这般决绝逆天容。”
 
当然,就算再喜欢郦君玉的女性读者,也没法因此而讨厌皇甫少华。少华对丽君的情义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极限。听到丽君投池自尽的传言,便决定为这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妻永存正室,三年不娶。三年后也只是纳个偏房为续祖宗香烟。“其余风花雪月事,孤家今生不再欢。”
 
直到他看到了画像。“平生未识消魂意,今日消魂我自知。”发现未婚妻与郦老师一般容貌后,对他不断试探。(当然没有一次不碰壁)也许正因为郦君玉是他恩师,师生礼法将他拒于十步之外,然而这股敬畏之念更加重了他的思慕之情。
 
一幅真容带来了无尽相思,无穷烦恼。郦君玉是他触手可及却又拥抱不得的明月,似乎名分上属于他,但要让老师下嫁门生,想来比战场杀敌还困难十倍。然而要他就此放手已是决不可能的了。
 
(他将画像供在自己室内,每晚伴真容独眠)“伸手揭开茜罗帐,眼观真容心荡摇。唤声“原配”魂欲断,叫声“芳卿”魄已消:丽君妻呀,尔作弄杀我了!你到底是郦老师呢?还是那前来相认的女子?到底是已归泉下呢?还是尚在人间?”
 
皇甫少华不愿迎娶冒名顶替的女子,但又不能违背圣旨,以至沙场勇将竟然郁闷成疾。“何苦把,不义之名陷少华。皇上你,也知少华哪贪花。”然而他在病中也不肯要燕玉彻夜看护,因为怕郦君玉不相信他。母亲笑骂他“这么个懵懂冤家,不要青春妻子相陪,倒要年老家人相伴。”读者有时甚至会怪郦君玉太狠心,辜负了这么一个多少深闺女子梦寐以求的对象。是啊,这怪得了谁呢?
 
就因为他是个君子,是个好丈夫,而伊人拒嫁,悲剧意义反而更深刻。皇帝认为:“看她的奇才国色,可怜可爱,想她的无情绝义,可杀可绞。”武侠小说中,如果有不愿嫁完美的男主角,一心只想当武林盟主的女子,试问如何写得让大家欲休难舍,击节三叹?读者一边怨恨她的狠心绝情,一面却为她的魅力沉醉倾倒,“知我者,二三子。”
 
《再生缘》不但情节紧凑刺激,起伏跌宕,而且语言幽默风趣,令人爱不释手:
 
比如皇甫少华见郦君玉和美女应酬,竟然想:“郦老师原来是个风月才人,还不及孤家老实。也罢,孤家也没什么依红偎翠之心,改日把这班美女转送给郦老师便了。”
 
还有丽君之父试探当朝宰相郦君玉是不是自己女儿,对她说起夫人思念爱女,问:“心病还须心药医,大人可有心药医治她么?”郦君玉回嘴:“尊夫人有何心病?莫非是老大人要纳如君(纳妾)么?”弄得父亲目瞪口呆。
 
再有父亲劝儿子打消认郦老师为妻的念头,“孩儿啊,他便真是孟家小姐,也是个太厉害人。适才听他言道:小王爷,你和燕玉郡主一夫一妻,夫唱妇随,不要千盼万想,娶进一个不贤惠的,岂不悔之无及。听他此语有深意,分明是,要你知凶惧几分。郦相纵然真女子,入门未必是贤人。何况做过当朝宰,由来气势已惯经。……
 
儿子苦笑回答:“果然如此,那也是孟府的家风了。(丽君之父即以惧内出名)岳母大人手段凶,自然她,所生之女亦相同。惧内名儿逃不过,少华也,只好低头效岳翁。”
燕玉自然在一旁生气:“丽君未娶他先惧,说什么,只好低头效泰山。若有行止踏差处,再休想,丈夫帮衬与周全。”
 
而皇帝对郦相动心之事传开,面对皇后质问,急中生智摆出一通大道理说得皇后哑口无言。事后心头得意:“虽则好事未曾交,朕何曾,没有偷香窃玉苗?如今强词而夺理,竟推得,干净全无半分毫。呵,朕倒像了郦保和了,也是这样一个巧舌。”舆上皇帝笑溶溶,说了声,真正君臣意见同。朕亦能言他善道,两个人,咬牙切齿一般凶。……
 
再听听大内侍卫的抱怨:“都是保和他不好,谁叫你,生成这副美丰标。害得个,东平王爷犹成病,万岁天子魂也消。你亦思量我亦想,都为这,花容月貌祸根苗。倘若丑似无盐样,这一顶,头上乌纱倒戴牢。”
 
当然,要想充分领略弹词的精髓,大家还要去读原著。其对白雅俗共赏,人物性格鲜明活跳,以及弹词中的美貌描写套路,都是很值得一看的——(我怎么像在做广告?最后加一句,感谢大家捧场观赏。收拾起说书的竹板撤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奇女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