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读金庸笔下乔峰:最孤独之人往往重情义

[日期:2017-04-25]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未知 [字体: ]

  戏文里唱英豪总孤魂。

  最重情意的人,通常最孤单。

  乔峰,金庸《天龙八部》中的主角,与慕容复并称为“北乔峰,南慕容”,变成江湖中年青高手中的双峰。曾任丐帮帮主,在得知是契丹后嗣,被逼退位。闯荡江湖,寻求本相,相继与段誉和虚竹结为兄弟,又得遇红颜至交阿朱。因助耶律洪基停息暴乱,受封为南院大王。为阻辽帝攻宋,以断箭自杀于雁门关外。

  其表面威武,颇有风霜之色,豪放飒爽,不怒自威,智勇双全。

  赞曰: 萧峰者,人杰也,其人洒脱豪气,有吞吐世界之块垒,虽生于编伍之间,素不闻诗书之大义,然大方豪放,世所罕有。为罢兵乱之灾,蹈死不管,庙堂之冠冕,何足比肩而论也。嗟乎,英豪多情,然独为阿朱,后因奸人恶计,殒阿朱于掌下,心伤神销,乃立誓毕生不娶,其情之深也如此。

  萧峰是金大侠一切小说中近乎完美的大英豪。他有着钢铁般坚决的毅力,任是天大的波折,也绝不灰心和低头,心中既有悬疑,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然而,惹是生非的委屈和罪名,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加诸在他的身上。

  萧峰回去探望养父母,却见到养父母横死在家中,少林和尚力证他便是凶手;去少林见他的受业恩师玄苦大师,又见到玄苦大师惨死,又被小沙弥言之凿凿,硬说他即是凶手。愈是要查本相,本相愈是错综复杂。萧峰对阿朱讲他七岁杀人一段,骇人之极。大英豪行事不可以常理测度,萧峰少年时即有奇气,自非常人。

  聚贤庄一战,读之可让人热血沸腾,是金大侠小说中经典难忘的局面。论《天龙八部》,不谈到此段,几乎是不可能之事。何为真实英豪?

  不在其极点的局面、极点的情感抵触,不在其芸芸众生俗不可耐的琐屑的喧闹中,这些都难以将英豪的本色浮雕般塑为永久。

  愈是那种孤立无助,那种广阔的苦寂,那种让人惊骇的既没有回声又没有恰当布景的空泛舞台上的肯定孤单,愈是悲惨剧性地表达出生命最为深入和实质的失望。英豪在冰冷的天空无法和痛苦地翱翔,羽翼上消灭的火焰焚烧出神圣的火光。苍白的布景,漠视的尘俗,平凡的盲目,提醒着人道中丑陋的一面和愚蠢所能到达的极限。

  萧峰道:“我和人斗大都是被逼而为,不得不斗。”说来轻描淡写,其间却有多少的触目惊心,万千危机。

  英豪永远是孤单的,有再强的才能,再多的兄弟,心里的孤单只能自个细细品味,孤自舔舐。

  命运的容易和无理继续在轰动着读者和萧峰。在华夏萧峰千般忍耐和克己,处处想要有所作为,却偏偏变成众人的死敌,视之为大奸大恶之徒。而在北方地区,萧峰避世无为,随遇而安,反无意间立了大功,消弭一场大乱,防止多少人头落地,水深火热,为大众做了大好事。种瓜得豆,种豆却得瓜,因果倒置,对错倒置,天意难违。英豪在任何场景中都必定地变成主角,这是英豪的走运,也是英豪的悲惨剧!

  越是逃避,萧峰却越是被更快更猛地面向了前台。旧的对立没有消解,新的抵触却更剧烈和丧命地冲刺而来。耶律洪基不只封以萧峰高官,还指望他领兵南下,攻击华夏,萧峰的难题更大了!从表象的道德来说,萧峰既是契丹人,就应是耶律洪基的臣民,就应服从皇帝尊贵的毅力;但从小在华夏长大的萧峰,又怎能做如此之事?违反耶律洪基,从公(皇帝)从私(义兄)的视点,都是不义;带兵侵犯华夏,残害大汉大众,却是不仁,萧峰怎么处置难题?

  金庸充分利用乔峰处身窘境,去体现他过人之处。他有深厚豪情,但不致被豪情操控;他有明白的干事准则,但不为末节所拘谨;他豪放而不失仔细;他仁慈但不致婆妈得牵扯不清、本末倒置。

  他,不愧是英豪!

  金庸曾说:”我喜爱令狐冲、喜爱段誉,尊敬萧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