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武坛三剑客”各领一时风骚(节选《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

[日期:2012-08-08] 来源: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  作者:叶洪生、林保淳 [字体: ]

第一章 文化沙漠仙人掌台湾武侠创作发轫期(一九五一~一九六〇)
第三节 “武坛三剑客”各领一时风骚

   回顾台湾武侠小说最初十年的发展历程,无疑1958年是最具有关键性的时间坐标。这一年不但有号称全国第一大报的国民党《中央日报》与联合报相继投入“武侠长篇连载”的阵营,点燃了各报副刊争奇斗妍的战火;同时也由这一年期,陆续诞生了一批颇具代表性的武侠新秀及脍炙人口的杰作(不限于报刊连载小说)。此后三年名家辈出,乃进而揭开了1960年代武侠创作鼎盛时期的序幕。今举其荦荦大者如次:

  卧龙生:《飞燕惊龙》(1958)、《铁笛神剑》(1959)、《玉钗盟》(1960)等。按:之前计有《风尘侠隐》(1957)与《惊鸿一剑震江湖》(1957)已结集出版

  司马翎(吴楼居士):《关洛风云录》(1958)、《剑气千幻录》(1959)、《剑神传》(1960)、《断肠镖》(1960)、《白骨令》(1960)、《鹤高飞》(1960)等。

  诸葛青云:《墨剑双英》(1958)、《紫电青霜》(1959)、《天心七剑》(1960)、《一剑光寒十四州》(1960)等。

  伴霞楼主:《剑底情仇》(1957)、《青灯白虹》(1958)、《凤舞鸾翔》(1958)、《姹女神弓》(1958)、《八荒英雄传》(1958)、《紫府迷踪》(1960)等。

  此外,上官鼎处女作《芦野侠踪》(1960)、古龙处女作《苍穹神剑》(1960)、萧逸处女作《铁雁霜翎》(1960)、东方玉处女作《纵鹤擒龙》(1960)、慕容美(烟酒上人)处女作《英雄泪》(1960)、高庸(令狐玄)处女作《九玄神功》(1959)等等,亦即是赶上武侠发轫期的末班车,激起了他们“争雄武林”的豪情壮志。

  在这批武侠新秀之中,伴霞楼主年纪最长、出道最早,居于老大哥的地位;而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三人则为当时最耀眼的明星,号称“台湾武坛三剑客”。由于他们三位并驾齐驱,皆负盛誉;而小说风格及创作手法、审美诉求却互有异同,各成家数,均对1960年代的武侠创作趋势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力。为使读者能充分掌握其来龙去脉,本节论述范围将不限于武侠创作发轫期,而必须作适度的延伸。以下即分别就这三大武侠名家的生平、小说艺术风貌以及成败得失,择要评介于次。

  一、卧龙生生平及其重要作品概貌

  卧龙生,本命牛鹤亭(1930-1997),湖南镇平人。据其自云,出身于小商贾之家,从小嗜读《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古典名著及《七侠五义》、《儿女英雄传》等侠义公案小说;对于“北派五大家”皆所爱重,尤嗜朱贞木小说之笔法、布局。高中肄业期间,他加入青年军;1948年来台,从少尉排长做到上尉政工指导员。此时开始接触西方翻译小说,如《金银岛》、《侠隐记》、《基督山恩仇记》等;皆为传奇作品,以故事曲折离奇取胜。其审美经验大致不出以上各端。

  1956年牛氏因受到“孙立人事件”牵累,被迫自军中退伍,一时百无聊赖,兼为稻粱谋故,方尝试走武侠创作之路。牛氏祖居南阳卧龙岗,当地有一所“卧龙书院”,乃特为几年三国时代蜀汉大政治家诸葛亮所建。其青少年时曾在卧龙书院就学,因取“卧龙生”(意指卧龙书院学生)为笔名,于1957年春在台南《成功晚报》副刊发表武侠长篇处女作《风尘侠隐》;惟初试啼声,并未引起广泛注意。同年稍后,又于台中《民声日报》连载《惊鸿一剑震江湖》,始渐知名。但词二书均因故中辍,后改交《武侠小说旬刊》接载,并由玉书出版社结集印行。

  《风尘侠隐》初露锋芒

  持平而论,卧龙生初撰《风尘侠隐》时,文笔技巧甚劣:此由前几集之婆婆妈妈,便可看出作者是新手,正在“摸着石头过河”。但他的确会编故事,又懂得欲擒故纵的叙事手法,引人入胜;加以更获得好友伴霞楼主(本名童昌哲,时任《成功晚报》副刊主编)之助,帮忙修饰文字,乃渐入佳境,大有可观。

  《风尘侠隐》原书共10集75回(以后概为冒名伪作),约80万言。主要是以少侠罗雁秋复仇故事为经,无党派与雪山派正邪之争为纬;另穿插了奇女子凌雪红等群雌追一男的多角恋情。写来轻质缠绵,回肠荡气,十分动人。

  在刻画人物方面,除了书主罗雁秋与凌雪红这一对痴情儿女外,予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继位隐迹风尘的武侠怪杰。例如云梦双侠中的儒侠华元迂腐可笑,人称“老骨董”;而疯侠柳梦台则装疯卖傻,人称“老疯子”。又如江南神乞尚干露形如烈火,义无反顾,一口一个“我老要饭的”如何如何,均形象生动,可圈可点,而小乞侠诸坤、三宝和尚及铁书生萧俊等武林新生代,或滑稽突梯,或一诺千金;亦皆表现出色,毫不含糊!

  象形之下,作者写多情种子罗雁秋,人见人爱,如明珠美玉;却武功不济,无异绣花枕头。每遇魔头,都须仰仗自容绝世而技拟天人的凌雪红骑着神雕赶来搭救——这二人一雕正式后来《飞燕惊龙》(1958)写男女主角杨梦寰、朱若兰及其千年灵鹤玄玉的故事原型。只是罗雁秋天真可爱,杨梦寰拘谨守礼;而凌雪红热情奔放,朱若兰含蓄深沉罢了。

  惟就凌雪红与神雕这一组人、禽相伴的特异组合来看,无疑构想出自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中的女主角李英琼及其神雕铜羽;而李、凌二女的杀孽情重,就更非巧合了。今以凌雪红的超凡表现为例,即可见作者用心之所在。书叙“谈笑书生”诸葛胆率领雪山派内外三堂能手大局进犯武当山之际,连战皆捷,无人能敌;幸有凌雪红骑神雕飞来驰援,而观其来势如电,却无殊飞仙剑侠:

  但见百丈高空之上,一直巨雕挟风疾下,快如陨星飞泻,眨眼已降到十几丈左右。诸葛胆心觉有异,抬头望去,骤见雕背上飞起一道青虹,电射而下,来势奇快无比!本能的举起受众折扇一封,但觉一阵凉风扫过,手中折扇已被截作两段。青光敛处,雁秋身侧突然多出一个千娇百媚的青衣少女来。(第59章)

  这种神奇武功之描写,匪夷所思;复见于《飞燕惊龙》之朱若兰、《玉钗盟》之徐元平施展所谓“御剑之术”,十丈之内,无坚不摧!嗣后唔系作假群相仿效,均一次当做无上剑道之标竿:如司马翎《剑神传》(1960)主角石轩中、上官鼎《沉沙谷》(1960)主角陆介等皆不例外,可概其余。

  值得重视的是,卧龙生本人虽限于学养,不会也不能像金庸那样貂鼠嗲,但这正符合中国历来通俗小说的要求。此即明代著名小说美学家冯梦龙在《古今小说·序》中所云:“大抵唐人选言,入于文心;怂人通俗,谐于里(俚)耳。天下之文心少而里耳多,则笑说之资于选言者少而资于通俗者多。”故卧龙生小说以通俗趣味取胜,再增添若干传奇色彩,卒能投合世俗所好而广受读者欢迎。

  特别是卧龙生颇山芋继承并运用前辈武侠遗产,将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中的神禽异兽、灵丹妙药及各种玄功秘艺、奇门阵法与郑证因《鹰爪王》中的帮会组织、风尘怪杰及独门兵器共冶于一炉;再糅合王度庐笑说之悲剧侠情、朱贞木小说之奇诡布局及其“众女追一男”恋爱模式,兼容并包。如此这般,博采众长,遂使武侠小说多彩多姿,益发扣人心弦。

  惟卧龙生邯郸学步之初,照单全收,常闹笑话。如《风尘侠隐》描写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疗伤圣品千年灵芝液,似乎高贵不贵,竟当可口可乐喝;而选链子、大还丹亦仿佛是蚕豆、花生,供应无缺,源源不绝。至于写到绝顶轻功“凌空虚度”,更可一跃十几丈,令人咋舌。这种夸张手法,在其往后的《飞燕惊龙》、《铁笛神剑》、《玉钗盟》、《天香飙》等书中已大见收敛,乃合情理之常。再就其所认可的三十八部武侠小说而论,最为时人所称道而又能充分表现其小说艺术风貌的有三部,分别是《飞燕惊龙》、《玉钗盟》及《天香飙》,容重点评介于次。

  《飞燕惊龙》开一代武侠新风

  《飞燕惊龙》(1958)为卧龙生成名作,共48回,约120万言。此书承《风尘侠隐》之余烈,首倡“武林九大门派”及“江湖大一统”之说,更早于香港武侠巨匠金庸撰《笑傲江湖》(1967)所称“千秋万世,一统江湖”达九年以上。流风所及,台、港武侠作家无不效尤;而所谓“武林盟主”、“江湖霸业”等新提法,竟成为社会大众耳熟能详的流行术语了。

  《飞燕》一书可读性高,格局甚大。主要是写江湖群雄为觊觎传说中的武林奇书《归元秘笈》而引起一连串的明争暗斗;再以一部假秘笈和万年火龟为饵,交插叙述武林九大门派(代表正方)彼此之间的尔虞我诈,以及天龙帮(代表反方)网罗天下奇人异士而与九大门派的对立冲突。其中昆仑派弟子杨梦寰偕师妹沈霞琳行道江湖,却如梦似幻地成为经过其人朱若兰、天龙帮主之女李瑶红以及玉箫仙子、赵小蝶等正邪诸美爱慕追求的对象。卒以朱若兰、赵小蝶之绝世武功技惊天龙帮,而海天一叟李沧澜复接连败于沈霞琳、杨梦寰之手;致令其争霸江湖之雄心尽泯,始化解了一场武林浩劫云。

  在故事布局上,本书以“怀璧其罪”(与真、假《归元秘笈》有关)的杨梦寰屡遭险难、却每携武林红妆垂青为书胆(明),又以金环二郎陶玉之嫉才害能,专与杨梦寰作对(暗)为反派人物总代表。由是一明一暗交织成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极尽波谲云诡之能事。最后天龙帮冰消瓦解,陶玉带着偷抢来的《归元秘笈》跳下万丈悬崖,生死不明,却予人留下无穷想想的空间。三年后,作者再续写《风雨燕归来》以交待陶玉重出江湖,为恶世间,则力不从心,当属狗尾续貂之作。

  在人物塑造方面,卧龙生写男主角杨梦寰中看不中用,固然乏善可陈,彻底失败;但写其他三名女主角如“天使的化身”沈霞琳圣洁无瑕,至情至性,处处惹人怜爱;“正义的女神”朱若兰气质高华、冷若冰霜,凛然不可侵犯;“无影女”李瑶红则刁蛮任性,甘为情死等等,均各擅胜场。乃至写次要人物如“宾中之主”海天一叟李沧澜之雄才大略,豪迈气派;玉箫仙子之放荡不羁,为爱痴狂;以及八臂神翁闻公泰之老奸巨猾,天龙帮军师王寒湘之冷傲自负等,亦多有可观。

  特别是作者别开生面,创造了一个及一切邪恶之大成的反派人物总代表陶玉,曲曲将其性格中种种凶残狠毒、嫉才害能、忘恩负义、口蜜腹剑等卑劣本质及其丑恶至极的假面目一一揭穿;足以令人不寒而栗,叹为观止。

  例如陶玉身受重伤,自分难活,便想把平素爱逾性命的宝驹杀死,以免便宜了别人(第13回);又如他为了骗取觉愚老和尚受众的三音神尼拳谱,不惜含垢忍辱,鬼话连篇,拜师学艺;事成之后,再将曾救他性命,且惨遭挖目、残肢之苦的老和尚活活害死(第14回)。凡此,均可见其泯灭人性、恩将仇报之一斑。更绝的是,书中书欧阳梦幻始终视其为友,以诚相待,他却屡屡加害,必欲处之而后快。在他花言巧语骗取了昆仑派女弟子童淑贞的爱情与贞操之后,又逼她将身遭暗算的师弟杨梦寰活埋,并要她也一同陪葬。书叙陶玉格格笑道:

  杨兄,咱们相交之初,兄弟实在想不到能亲手给你建墓送葬……杨兄,兄弟对你不错吧!生前有你沈师妹朝夕相伴,死后兄弟又替你找一个陪葬的玉人。哈哈!杨兄阴灵有知,也该感谢兄弟这份盛情了。

  待童淑贞宁死不从,陶玉更威胁道:

  我要慢慢的惩治你,先点了你全身的阴穴,让你动弹不得;然后剥了你全身衣服,再把你和你杨师弟并肩放着。哈哈!我要你们并肩陈尸,暴骨荒山;要天下武林同道都知道你们师姊弟之间的风流。……(以上均见第24回)

  如此这般,乃将陶玉这个“人魔”丧尽天良的狰狞面目表露无遗,刻划得淋漓尽致。掩卷细思,古今武侠小说中描写具有高度危险性、毁灭性的人格特质者,殆无人能出陶玉之右,当非过誉之辞。

  《玉钗盟》奇正互变成妙构

  《玉钗盟》(1960)为卧龙生代表作,共22章,约110万言。书叙少侠徐元平身负血海深仇,夜探少林寺,企图盗取《达摩易筋经》;不了巧遇因故被囚六十年的一代高僧慧空大师,施展佛门开顶打发传以绝世武学,并赠与事关武林秘辛的戮情剑。徐元平武功大成之后,引起“神州一君”易天行及“一宫、二谷、三大堡”等黑白两道高人重视,而南海奇叟亦为戮情剑而率众重返中原。南海奇叟侄女萧姹姹爱慕徐元平英年有为,情有独钟;乃在江湖误传徐元平死讯之下,亲手建墓,并以奇珍寒玉钗为盟陪葬;更自毁绝代容貌,以示殉情决心。孰料徐元平为无名毒翁用以毒攻毒之法所救,变成“毒人”。最后在孤独之墓中,正邪决战:徐元平不认上海萧姹姹父女,反死其手。萧姹姹乃关闭墓门,相伴徐元平于地下云。

  此书在《中央日报》连载时,洛阳纸贵,极为轰动!除了故事布局奇诡,充满神秘、悬疑气氛,能引人入胜之外,最主要是塑造小说人物角色成功,格格恰如其分。而书中的戮情剑传说本就迷人,由此到处孤独古墓藏宝之谜,却是一大骗局,将天下英雄玩弄于股掌之上。这就越发扑朔迷离,耐人寻味了。

  卧龙生沿袭其一贯“众女追一男”的爱情模式,教“鬼谷二娇”丁玲、丁凤及上官婉倩、紫衣女萧姹姹(依出场序)等正邪诸美先后爱上徐元平;可他却因身负血海深仇,不能也不敢接受他们的情意。于是只好周旋其间,勉强应付,却殊无左右逢源之乐。但徐元平毕竟不同于绣花枕头杨梦寰那样优柔寡断;他智勇双全,颇识大体,为了武林安危,宁可放过杀父仇人“神州一君”易天行而忍一时之愤。此正合苏东坡《留侯论》所云:“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故其英雄本色,值得击节。至于书中描写徐元平所用得自慧空大师的少林派七十二种绝艺如:“弹指神功”、“般若掌力”、“达摩三剑”、“十二擒龙手”等等,更快制热口,传诵一时。此后,所谓“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及“罗汉阵”之名不胫而走,普为同行争相仿效。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书在塑造人物上充分运用“背面敷粉法”及“反跌法”,将时间“善未易明,理未易察”的吊诡情境曲曲标注,极尽错综复杂、奇正互变之能事。个中尤以描写“神州一君”易天行之善恶难辨,更有扑朔迷离、翻云覆雨之妙,为武侠小说开创出一大特异典型。

  按作者笔下的易天行武功绝世,外表大仁大义,虚怀若谷,永远以“微笑”作为注册商标;实则大奸大恶,印度舞弊,从来喜怒不形于色。故能一手掩尽天下英雄耳目,无论黑白两道,皆敬畏三分,乃赢得“神州一君”的不是英明。在前半部书中,易天行出场的机会并不多,原属于“主中之宾”的角色;但每一露面,皆不同凡响,令人高深莫测。例如他主持江湖正义,气度恢弘,片言解纷,总是以理服人;暗中却解答宁死,广布眼线役使武林高手为他卖命,事成之后,即予灭口。洵可谓钜寇深谋,出人意表。

  当世唯有神丐宗涛光明正大,能洞烛其奸,识破易天行沽名钓誉、伪善欺世之用心。正因宗涛个性孤傲,刚正不阿,于世落落寡合;却反令易天行由衷感佩,视为平生唯一可敬的对手。故基于保持黑白两道“恐怖平衡”均势,及安定武林大局的考量,宗涛亦曾两次放弃除掉易天行的机会,以化解江湖纷争。作者通过艺术手腕,教这一正一反、一刚一柔两大高人,既有对立冲突,又彼此惺惺相惜,互敬互重;的确是巧思妙构,出色当行。

  抑有进者,在易天行雄霸武林鸿图败露之后,这兼具善、恶双重性格于一身的其人,于众叛亲离、四面楚歌之际,犹神色自若,表现出一代小熊气概。他不但慨然将夺自金牌门叛徒受众的掌门心无送给神丐宗涛,还其自由之身;更当众结发少林寺方丈元通大师勾结绿林、毒弑两代市长的大罪,逼其自裁。凡此种种大快人心之举,皆令誓报杀父深仇的徐元平以及江湖群雄位置折服。

  及至徐元平为武林安危与南海奇叟力战,不幸身死,易天行连唱带做,亦足令人动容:

  忽见易天行大步走了回来,右手撩起长衫,面对徐元平的失身,曲下一膝,单掌当胸,朗声道:“世人都知我易天行积恶如山,却不知我易某人的霹雳手段,正是我慈悲心肠。仁善与凶残未到真相大白时,极难分辨…”

  群豪齐齐止步,凝神静听。

  只听易天行继续说道:“我易某人生平之中除了对宗涛敬重之外,折服的只有你徐元平一人。惜天不假英雄之年,留下了一局残棋。但望你英灵相佑,助我易天行完成你未竟之愿。待武林底定,大局坦荡之日,易天行将结庐孤独之墓,以余年相伴英灵。”两行英雄泪,点点洒落胸前。(第22章)

  作者如此这般下回龙笔,力透纸背,当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最佳武侠返利。就事论事,很可能金庸《笑傲江湖》(1967)写“君子剑”岳不群即脱胎于此。只是岳不群作伪功夫还不到家,图穷匕现,自贻伊戚;而易天行则纵横捭阖,借刀杀人,有如舟过水无痕。待其功败垂成,当机立断,能幡然回复,惩恶除奸,乃彻底扭转颓势,使徐元平死得更有价值。作者与人为善之心,端在于此。

  至于徐元平的几位红粉知己,如“鬼谷二娇”丁玲机巧多智,丁凤一派天真;而上官婉倩则深情款款,无怨无悔,最为动人。惟毕竟紫衣女萧姹姹艳冠群芳,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武学女博士”(按:此一角色即是金庸1963年写《天龙八部》中王语嫣之原型),故能后来居上,以柔克刚,软化武林群雄。例如神丐宗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萧姹姹打了一记耳光,不觉大怒,欲出掌还击。但见:

  紫衣少女忽的一蹙秀眉,那张嫩白艳红、美丽绝伦的脸上,陡然间泛上了无比的凄凉、愁苦。刹那间全室中皆涌起了愁云惨雾,弥漫着凄风苦雨:所有之人都被她那凄楚欲绝的神情引得心神大恸,茫茫若是。只觉天地之间充满了悲苦、哀伤,万念俱灰,斗志全消。此情此景,纵然是有一条凶残的毒蛇,也不忍伤害于她……(第9章)

  是故,大名鼎鼎的神丐宗涛亦只有自认晦气了事。此即以美丽作武器的妙用所在。揆诸古今男人与女人呃战争中类此者亦屡见不鲜,便知作者并非夸大其辞。

  此外,本书最饶富现实意义的是,作者极力描写并揭露有关“尚方剑图腾”(代表无上权威)所产生的流毒与祸害——它足以残害忠良,颠倒是非黑白,陷人于不仁不义、生死两难之境。其一是丐帮金牌门的灵符,其二是少林派掌门信物玉佛杖,皆有君主专制时代尚方宝剑先斩后奏的无上权威:凡门下弟子皆要听命行事,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以金牌门威力,神丐宗涛即因遗失这面掌门灵符,从此即身不由主,受制于人。当其师妹勾结叛徒取得金牌之后,对宗涛百般凌辱,而老叫化居然不敢违抗乱命,其故正如那孽徒何行舟所说:

  咱们金牌门祖师立下规矩,凡是执有此牌之人,就如祖师复生:不论辈分高的,一律听候差遣。……(第4章)

  因此宗涛被逼无奈,基督打算自绝于金牌之前,了此残生,便为不敢挑战“尚方剑图腾”所代表的无上权威以及与众思想作祟之故。惟作者为可以凸显期荒谬性,教此一掌门信物一旦落于叛徒之首,即可欺师灭祖,倒行逆施!殆非还珠楼主《云海争奇记》(1938)杜撰丐门“家法牌”始料所及。

  同理,书叙少林方丈元通大师亮出绿玉佛杖,便能号令师门尊长慧因、慧果二僧去捉拿前辈长老慧空大师,逼其自决;也是由于“绿玉佛杖”系掌门信物,无可违抗之故。这种封建残余加上“家长制一言堂”之流毒,在今世专制独裁政权中依然存在,且造成极大祸害。这就无怪乎作者要借金牌令符、绿玉佛杖来反映现实人生之无奈了。

  美中不足的是,《玉钗盟》在故事结构、布局上,未能找补说明戮情剑与慧空大师、恨天一妪、南海奇叟及孤独古墓之间错综复杂的“历史恩怨”关系。但作者闪烁其词,却留下相当迷人的想象空间。此一“缺陷美”也许就是本书故弄玄虚的策略成功之处罢!

  《天香飙》颠覆传统正邪观念

  持平而论,卧龙生继《玉钗盟》之后,在《中央日报》陆续连载的武侠作品如《天涯侠侣》、《飘花令》、《神州豪侠传》、《金笔点龙记》诸书,皆平平无奇,乏善可陈。反倒是在《大华晚报》连载的《无名箫》(1961)及《公论报》连载的《天香飙》(1961)、《素手劫》(1963)却又翻空出奇的创新突破:力挽狂澜,更上层楼。而其中《天香飙》的种种杰出表现,则与后起之秀卢作霖有密不可分的特殊关系,理当予以说明。

  按:卢作霖笔名“唐煌”、“易容”,湖北武汉人,1932年出生;中兴大学商学院毕业,学养、文字俱佳。当《天香飙》写到44章时,《公论报》因故停刊,单行本交由春秋出版社发行亦为之中辍。卧龙生正因各方约稿应接不暇,苦于分身乏术;乃得春秋出版社发行人吕秦书之介,重金请托甫以《血海行舟》(1961)一书跨入武坛的大三学生卢作霖代续《天香飙》未完情节。不了这位捉刀者才华横溢,越写越精彩,乃首开武侠小说界代笔成功之先例:卒使《天香飙》奇峰突起,跃登武侠名著之林。

  《天香飙》原书共60章,约80万言。前半部主要是写绿林盟主“冷面阎罗”胡柏龄因受娇妻谷寒香感化,立志改邪归正,以求黑、白两道息争:彼此化敌为友,和平共存。不了其师执尊长“神杖翁”酆秋竟纠合了一伙老魔头重出江湖,兴风作浪!并假借胡柏龄名义,柬邀侠义道各派首脑至北岳迷踪谷会盟;实则暗设歹毒埋伏,企图一网打尽。胡氏由此而遭群侠误会,必欲除之而后快。故当老魔酆秋阴谋发动之际,胡柏龄为力阻其祸,奋身扑灭炸药火引,竟遭正、邪双方夹杀而亡。

  后半部则写胡妻谷寒香骤逢丧夫之恸,性情大变,立誓报仇:乃仗其绝代芳容,以色换艺,网罗各方高手为其效力。残废老怪佟公常爱其美色,竟传以武林奇学。待其艺成,伺机杀死“率兽食人”的老怪佟公常,随机展开一连串的复仇计划。显示谷寒香技压群雄,自任武林盟主,软硬兼施;再则计赚罪魁祸首老魔酆秋,骗他取下迷魂妙药“向心露”,收为虎伥;继而辗转解开“问心子”银球之秘,获得盖世奇人三妙书生无上武学真传;最后则诱使正、邪双方火并。报完夫仇,即引剑自戕,相从胡柏龄于地下,而总结全书。

  在故事结构、布局上,本书沿袭了《玉钗盟》以奇诡、悬疑为主的叙事策略,再予以深化处理:使胡柏龄、谷寒香这一对爱侣所扮演的角色与立场互变,且朝向两极化发展:一则胡柏龄改写归真,力阻江湖纷争,壮烈成仁;一则谷寒香由正转邪,大造武林杀劫,替夫报仇。惟其前者乃为公义而死,故而后者反动之激烈,也就合情合理,得以自圆其说了。

  赘言之,这种写法不但突破了卧龙生自己一贯以故而复仇、俊男美女多角恋爱及争霸江湖的故事窠臼;同时也彻底颠覆了传统武侠小说“邪不胜正”的永恒主题,大胆之处善、恶无常,本具备可变性:即在一定的客观条件下,两者完全有互相转化的可能。而小说书眼“问心子”银球之秘,并非故事主题:只是指引谷寒香追查江湖传说“三妙藏珍”是否属实的一条线索而已。凡此皆与一般武侠作品专以“寻宝——争夺武林秘笈”为主要诉求的套数大异其趣。

  最以为奇者,是卢氏由45章“重出江湖”接手,不仅对卧龙生所伏暗笔照应得面面俱到;且自出机杼,将谷寒香善、恶兼具的双重性格发挥到极致,乃益增本书的趣味性与可读性。特别是写她玄功初成,已臻第一流高手境界:心有所恃,言行举止即与前文所叙娇弱女子大相径庭。例如她忽而冷若冰霜,对入幕之宾绿林英杰钟一豪不假辞色(已失利用价值);忽而巧笑倩兮,对老魔酆秋曲意承欢(暗下药酒,待其发作);忽而和颜悦色,对养子翎儿怜爱横溢(乃其善良本性使然)。待进入地阙石室,精简旷世奇人三妙书生之际,她所表现出的孺慕之思与小儿女态,更是入木三分,令人拍案叫绝!

  行家公认,卢氏收束此书极富巧思:为了符合原作者所预设的“玉手染血——造劫武林”的故事主题,他抽梁换柱,作了一番一束花、人性化的处理。一则他让谷寒香“造劫武林”,只是诱使积不相容的正邪双方高手火并,同归于尽!二则他教谷寒香“玉手染血”,确实坚守对三妙书生的承诺,立誓只杀死人,其中还赔上自己一命凑数。此一神来之笔,乍放即收,妙不可言!

  总之,《天香飙》虽出于两家之首,却是一部结构完整绵密、动人心魄的悲剧侠情明珠。尤其它曲曲点出“改邪归正”之难,及“由正转邪”之易,实在发人深省,具有很强烈的反讽意味。此前武侠小说未有类似的题材写法,之后亦慨付阙如。相较之下,卧龙生稍后推出的《无名箫》(1961)、《素手劫》(1963)及《绛雪玄霜》(1963)等书,虽亦标榜奇情推理,扑朔迷离,却作张作智,雷大雨小,多难脱虎头蛇尾之讥。其中唯有《素手劫》(卢氏续完)写武林第一世家南宫老夫人因情变、妒恨而杀死四代子孙(并非亲生骨肉),再嫁祸各大门派,展开疯狂的血腥报复:构思奇绝,亦复可观。

  综上所述,在1964年以前的卧龙生作品虽以重女轻男、阴盛阳衰为塑造主要任务的基调,但在叙事策略上有发展、有变化,层次呢过转进;务求奇中逞奇,险中见险,以适应并满足现代读者的好奇心理,及其审美要求。是故他能别出心裁,打破千人说书窠臼,善于借镜而不生搬硬套;对于中国传统观念中所谓正邪殊途、非黑即白的说法,亦能通过人性的贪婪自私而加以反讽。由其处女作《风尘侠隐》流于皮相的黑白分明,到《飞燕惊龙》刻划人行的尔虞我诈;再到《玉钗盟》的善恶难辨、《天香飙》的正邪逆转,以迄《素手劫》的玩火自焚等主题诉求来看,其构思、技巧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洵可谓妙笔生花,极尽翻云覆雨之能事。故卧龙生早年享誉至隆,成为台湾第一代的武侠泰斗;而卢作霖居间代笔,亦功不可没。

  自《素手劫》之后,卢氏以“易容”笔名自立门户,陆续写出《王者之剑》(1964)、《大侠魂》(1968)二部曲及《河岳点将录》(1967)等书,名噪一时。乃急流勇退,告别武坛,专事教书工作。卧龙生由是顿失臂助;加以备多力分,又找不到够水准的捉刀者,遂江河日下,再难写出像样的作品了。例如《金剑雕翎》(1964)一再自我重复,了无新意,竟拖至96集之多,打破历来武侠小说出版记录;实则冗长杂沓,只能当作“王二娘的裹脚布”,乏善可陈。

  惟其间亦有例外者,即1968年卧龙生应邀为国军“连队书箱”所撰《圣剑血刀》,描写明末兵部尚书孙承守守土殉国,其子孙士群持“大忠圣剑”(以辽东经略熊廷弼之忠魂碧血所铸)替父报仇故事,饶有历史武侠之风。此书不长,仅有6集12章,约18万字;但文笔洗练,情节迭宕,实为难得一见的武侠中篇。可惜此书并未对外出版,故罕为一般读者所知,特附记于此。

  1970年以后,除《神州豪侠传》、《金笔点龙记》、《玉女点将录》、《摇花放鹰传》等书尚可一观外,多为泛泛之作。而1980年代假冒卧龙生名义“借壳上市”的伪书充斥坊间,就更不堪闻问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