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电影小说】1981《玉剑飘香》

[日期:2009-02-14]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热血古龙 [字体: ]

玉剑飘香

龙升影业公司出品

出品人:庄龙  李玉蓝
监制:苏清详
策划:孙恒章
原著:古龙
导演:孙阳

 

  1。突袭先锋营

  娘子先锋队的大营。营外刁斗森严。
  金秀才扮成小贩,挑着汤圆担子,叫卖过来。
  “卖汤圆哪!卖汤圆呵!”
  另一边有个老头桑一桓,也挑着汤圆担子,更大声地吆喝着走了过来。
  “我的汤圆大又圆呀!……我的汤圆馅儿甜!”
  二人在营前互相争嚷着,惊动了娘子先锋队的守卫,几个守卫上前欲加干涉。就在这一刹那,桑一桓和金秀才迅速跳到汤圆担子后面,利用担子作掩护,发动机关,射出利箭,狂飚般射向大营门。
  上前干预的几个守卫首当其冲,被利箭射倒,同时埋伏在箼顶的数名突击队员,趁着其他守卫错愕之际,飞降而下,猛然发动攻势,以期杀个 措手不及,大胜而归。
  金秀才和桑一桓立刻奔入营内,众突击队员也紧随而至,无声无色地解决了营区内的巡防守卫,渐渐保卫至中军帐,然后扔出一枚火镖,一时火焰闪耀,众人冲入厮杀起来。不意四方八面奔出许多先锋队员,他们提着灯,将中军帐照耀得有如白昼一样,金秀才这才发现,他们砍杀的都是纸扎假人,完全中了娘子先锋队所设下的陷阱。
  李贞娥所率领的“软玉队”早将金秀才等围在核心。
  “说实话,为什么要偷袭大营?”
  桑一桓大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然后机警地打熄墙上灯笼,到时一片黑暗,金秀才和桑一桓也,借机逃去无踪。


  2。恩仇两为难

  二人奔至山谷,疲倦不堪。
  桑一桓叹道:“梁红玉不简单,她的娘子先锋队真不好惹!”
  “哼!梁红玉还不够聪明,娘子先锋队还不够利害!”
  “可是我们损失不轻呀!”
  “我们失败,没有灭亡,如果梁红玉算到这里,安排一支伏兵,岂不全部见阎王!”
  这时忽见杨巧环、周黛仙二先锋队又从左右包围上来,金秀才和桑一桓只好强打精神,勉强应战。
  二人但求逃命,且战且走,借力使力,跃上悬崖,正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金秀才拔出白玉剑准备拼死一战,剑还没出鞘,桑一桓手起,白玉剑已从金秀才手中脱出,牢牢地落在桑一桓的手中,金秀才瞪着桑一桓,讶然一喝:“你疯啦!”
  桑一桓哈哈大笑,转身扯下人皮面具,露出秋菊花的本相。
  “我不疯,是你瞎了!”
  “你不是桑一桓?”
  “我是梁红玉麾下一员,九凤中有我秋菊花,早把桑一桓解决了,跟着你,就等待此刻要你的命!”
  金秀才恼羞成怒,没命地前扑,秋菊花与其他两位队员联手攻击,金秀才不敌,被击下悬崖,掉落深渊。
  金秀才侥幸没有死,他逃至青石溪,不意衣芙蓉早已埋伏在此,一见金秀才便出手攻击。金秀才反手应战,二人相见,不由惊异。
  “你是衣芙蓉?”
  “我?没想遇见你?”
  “多少年不见,真不敢相认了。”
  金秀才带着兴奋之情,“我不能忘记你,一直还想你呀!”
  “都怪我,那时你不该救我的。”衣芙蓉痛苦地说:“你对我有恩,我忘不了,你不投降,我便要你的命!”
  “我不投降,你动手吧!”金秀才视死如归。
  衣芙蓉讶然看着他。
  “放我走,算你救我一次!”
  “这……”衣芙蓉犹豫不决。
  “衣芙蓉,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金秀才洒然而去,衣芙蓉跺脚哭喊。


  3。重债求烟露

  虎贲山庄,金字旗飘扬。
  金秀才提着一个精致木匣,萧然步入山庄,巴也先指挥八拐子层层护卫。
  进入檀香屋,金秀才将木匣拜交兀术。
  “父王,这就是你要的古铜镜?”
  金秀才喜不自胜,交付身旁的鱼姬。
  “好,好极了,你看看你儿子多有办法。”
  鱼姬疑惑地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为拿这面镜子,有什么用?”
  “上面有韩世忠大军的河城布阵图,何处有重兵,何处有弱点,清清楚楚。鱼姬有了这面镜子,打败韩世忠,活捉梁红玉,不费吹灰之力,哈哈……南宋江山,就是我金兀术的了!”
  “这……这镜子上面什么也没有嘛!”
  “古铜镜不比寻常镜子,要用紫烟露洗涤后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显现真迹!”巴也先在旁解释。
  “那紫烟露呢?”
  “在云河之滨,找水晶宫主水琴心!”
  金秀才点点头,吩咐属下准备一大批精美布料,因为水琴心最喜欢这些。
  第二天金秀才果然来到水晶宫,向宫主水琴心送上礼物。他展示着那些质地精美的布匹对水琴心说:“你看,这是杭州精纺西施纱,质地轻,颜色美,天下称绝!”
  “嗯,太好了!”水琴心笑逐言开。
  金秀才满脸堆笑:“嘿嘿,你笑了,我就……”
  “怎么?”水琴心突然肃然疑问。
  “我,我就开心了!”
  水琴心将西施纱交付如意,却以怀疑的目光盯着金秀才。
  “真是如此吗?”
  “我是个奇怪的人,偏有些奇怪的事!”
  “什么东西?”
  水琴心将匣中的一瓶解药拿了出来。
  “解药!”
  金秀才失声而笑,“我不懂!”
  “别装了,衣芙蓉中了九毒梭,没解药,到明天月落,她人也笑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金秀才不答,反问道:“她怎么会中了你的九梭毒?”
  水琴心生气地说:“她来盗紫烟露,我一时眼拙,差点给她蒙骗了,但是她也太小看了水晶宫,凭她那两下子,从我眼前拿走字紫烟露,那我水琴心三个字,在江湖上还有什么份量?”
  “她人呢?”
  “你来找我,是为打听她的下落?”
  “别那么说,宫主,你我没有仇恨。”金秀才陪笑。
  “哼……”
  这时却见黑仙满身是伤,挣扎着扑了进来。
  “宫主,叛徒灵芝偷了解药!”
  水琴心惊讶地说:“人呢?”
  “我……我阻挡不了,相信她跑不远的……”
  随侍的阿呆急向水琴心禀报:“宫主,我们快追呀!”
  “灵芝偷解药,要送给衣芙蓉,追灵芝,就找到衣芙蓉,金秀才,你说是不是呀?”
  “宫主妙算,无人可及!”
  “敢不敢杀衣芙蓉,你有胆,这是好机会。”
  “我一身是胆!”
  “拿人头来,我相信你!”水琴心淡淡地说。
  金秀才立刻起身告辞。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