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电影小说】1971《萧十一郎》文字版

[日期:2009-10-05]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热血古龙 [字体: ]

萧十一郎

邵氏公司出品
导演:徐增宏
沈璧君:邢慧
风四娘:金霏
萧十一郎:韦弘
连城璧:邹森
周福:葛小宝

[剧情简介]
  萧十一郎乃劫富济贫之侠士,但不少大盗冒其名劫镖杀人。故黑白两道的人均要杀他。名铸剑师命人送割鹿刀与侠士连城璧,要其用此刀除去十一郎。
  轩辕无敌欲入关独霸武林,派人盗去割鹿刀。连城璧误信是十一郎所为,即离家追寻。无敌早垂涎其表妹沈璧君美色,乘机拍手下抢去璧君,幸为十一郎发现,救回璧君。经过相处,璧君才了解十一郎为人,对他肃然起敬,并产生感情。
  为夺回割鹿刀,萧十一郎与连城璧在轩辕无敌的行宫相遇,两人是敌对,亦是情敌,将会如何?下文便有答案。

  落日余晖从树叶深处透出,形成了一道道金黄色的光柱。山上的羊肠小道,有三辆独轮车缓缓地走着。每一辆独轮车旁都跟着四名客商,但他们皆脸色沉重。突然,为首的那名客商一声号叫,倒于地上;胸前是一片血渍。客商们急脱下外衣,露出一身劲装,各自抽出兵器。
  一个头戴笠帽的武士由大石后慢慢走出来,“想不到堂堂双燕镖局的‘铁蓑金燕’也学会了偷偷摸摸的走暗镖!”
  “阁下好眼力,居然认出老夫!你想劫镖也不难,”铁蓑金燕骤然将独轮车推到,手中已多了一件铁蓑衣,“亮家伙吧!”那壮士冷笑一声,手里已似魔术般出现两把短刀。金燕一见那兵器,大惊失色,“十一郎?”
  “既然你也认出了我,那还不把镖车留下?”武士突然举刀向身后示意,树叶内即弩箭齐发,客商打扮的镖师猝不及防,大部分中箭倒地。
  金燕将铁蓑衣一挡,弩箭即折断于地。武士举刀向他砍去,金燕从容不迫地应战。但表示们均为先埋伏好的人暗算身亡。金燕见镖师们伤亡殆尽,奋不顾身护住独轮车;又一阵乱箭射出,他身如刺猬,靠在车上气绝身亡。
  埋伏的弓箭手涌向独轮车,武士正欲拉开车上的油布,忽然穿着一身红衣的风四娘出现在他身后的大石上,“同道中人见面分一半。”
  “你敢打我萧十一郎的主意?”武士怒叱。
  “萧十一郎?”风四娘初是一愕,随即笑说:“凭你还不配!”武士举刀欲刺,但风四娘已挥出长鞭绕住他的短刀。长鞭把短刀抽去,再回头向他挥出;武士闪避不及被自己的刀贯胸。众弓箭手见带头的武士未过招已毙命,皆惊惧地丢下弓箭一哄而散。
  风四娘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深夜,风四娘独自在客栈上房内,对着一柄华丽非凡的短剑出神。突然,有一人影窜入窗内:“一出阳关三千里,从此萧郎是路人。”
  风四娘惊喜交集:“十一郎!”她凝视着他半晌,“十一郎,久违了。”
  “四娘,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只可惜还是嫁不出去!”四娘自我解嘲地说。
  “江湖中谁人不知道你四娘武功卓越?”十一郎玩笑地说:“除掉我萧十一郎,谁敢娶你?”
  “你这么说我要是真的嫁不掉小心我赖上你。”
  “有你四娘青睐,十一郎此生何憾?”他口没遮拦。
  “要是你言不由衷我就剥你的皮。”四娘看着十一郎情深款款。但十一郎仍玩世不恭地说:“你别先把我吓着啦!”看到四娘面露不悦之色,他忙转话题,向她打听关外的轩辕无敌是否要入关独霸武林。四娘说是,她曾见过轩辕无敌,在关外武功算他第一,而且他手下高手云集。
  “嗳!我告诉你,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四娘忽然想起了,说:“名叫割鹿刀!”
  十一郎想了想,“噢,我知道啦,刀名割鹿,取得是秦失其鹿天下其逐胜者得而割之,名铸剑师,徐鲁子用此名字到是有一番深意。”
  “要是谁得到这把刀谁就是当今武林第一英雄。”四娘说:“现在这把刀在飞鹰子和赵无极两人手里,徐鲁子要这两个人护刀来关内。”四娘见十一郎低头思索,便倒了一杯茶给他,“你可知道他们要把割鹿刀交给谁?”
  “谁?”
  “连城璧,”四娘瞥他一眼,“徐鲁子要连城璧用此刀除掉一个江湖大盗!”
  “这大盗又是谁?”
  “你!”
  “徐鲁子倒真抬举我。”十一郎苦笑着将茶一口喝完。
  “你想不到我也抬举你?”
  “哦?怎么个抬举法?”
  “我要你替我做件事!”四娘撒娇地说:“我喜欢那把割鹿刀,你帮我去夺刀!”
  十一郎恍然大悟,“噢!所以你到处找我。”
  “这儿可是你自己进来的,”风四娘说:“你帮我夺刀一举两得,一我欠你一次人情,二你也无形中救了你自己!”
  十一郎闻言陷入沉思中。

  张员外和十数名富绅宴请连城璧和他表妹——江南第一美人沈璧君。连城璧一身儒生打扮,眉清目秀,两道剑眉不怒而自威。张员外他们请连城璧到此的目的,就是希望他出头保护他们,捉拿萧十一郎。沈璧君见张员外等人贪生怕死,俗不可耐,便忍不住说:
  “我们决不会袖手旁观,萧十一郎是飞贼也好是采花盗也好,你们也不用多说了,迟早我表哥会去找他!”看到众富绅及张员外窃喜,璧君慢吞吞地说:“不过你们钱太多,担心点也是应该的,你们可以多请几个护院,我表哥没有义务一定要出头保护你们!”
  “沈大小姐,这话不是这么说,连庄主保护我们也等于保护他自己,他何尝不是家财百万?”张员外紧张地说。
  沈璧君看了连城璧一眼,见他微笑不语,目光中极端赞成她的说法,于是转过头尖酸地对张员外说:“可是我表哥视钱财如粪土!你们各位呢?”
  众富绅及张员外面面相觑,无言反驳。连城璧站起来,说:“我表妹心直口快,各位万勿介意,钱财两字得之在运;失之在命。张员外,多谢盛宴,我们要告辞了!”
  张员外欲留无从,只好勉强站起来送客。
  *  *  *  *  *  *
  十一郎和四娘在客栈外的热食摊子吃牛肉面。他向四娘承认偷了几家大户一万两银子,和金狮镖局的二十万两,但其他的便不是他所干。
  “所以冒牌的十一郎也就跟着多了,可是你又何苦劫富济贫,把偷来的钱都送底呕埃黄河边上去救济灾民,自己倒反而穷得蹲在这儿吃牛肉面!”四娘说。
  十一郎没有怪责四娘,只是爽朗地一笑,说人各有志,而且他也教训了那些假的十一郎。四娘没心听他说下去,“别讲了,现在黑白两道的人都要找你,想杀了你才甘心,你还不知道目前的处境?”
  “我知道。目前我先替你夺杀我的割鹿刀,之后你替我收尸。”十一郎戏谑地笑说。
  突然,远处传来呼救声,一个老头抱着胡琴,拖着一个少女从巷中仓皇奔出,后面有几个江湖客紧追着。十一郎和四娘放下手中面匆匆奔向声音处。
  江湖客追上了少女和老头,一把将他俩抓住。“放手!”连城璧已勒定了马,站在他们面前。
  十一郎和四娘也已经赶到,见有人出头,便站在树下观看。
  “凭你这么一个臭书生也想多管闲事?”江湖客不屑地拔出单刀。
  “在下连城璧!”几名江湖客闻言大骇,十一郎和四娘也一怔。连城璧欲下马重惩江湖客,沈璧君把他劝住,说那几名江湖客像是喝醉酒。城璧见表妹微笑求情,即怒气全消,“你们对着墙静思悔过,不到天亮不许离开!”
  “多谢连庄主,多谢沈小姐说情。”众江湖客如获大赦,乖乖地去到墙边,对墙站着。璧君除下了金手镯交给那少女,“小姑娘,这给你,以后那么晚不要出来卖唱,要是碰到了萧十一郎那你就惨啦!”
  十一郎闻言楞住,四娘却在偷笑,两人看着连城璧和沈璧君离去。四娘赞叹地说:“连城璧文武双全,富而不骄,年纪又那么轻,再加上江南第一没人陪伴在侧,这样的少年英雄可不羡煞天下人?”
  “四娘,你不必用话激我,但是大丈夫千金一诺,我早见到连城璧,我就不会答应替你夺刀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