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血鹦鹉》华山拍出了古龙小说神貌

[日期:2010-02-26] 来源:南国电影  作者:小蛮 [字体: ]

  在邵氏导演群中,华山是属于少壮派导演,但以影龄来说,他在这亚洲区最具规模的电影制片场《影城》中,已先后经历了二十七个年头了。

  这该从一九六三年讲起,他走出学校的影剧系后,要找实践经验的机会,这样便闯进建立起还没有多久的影城,最初,他做的是摄影工作,他由副手而正手,跟过许多戏,到过冰天雪地的季节里的韩国,和亚热带的东西亚区。

  在欧美影坛,和中国影坛,有好几位名异常是由摄影师跳上导演宝座的,华山便是“摄而优而导”,他最初进军导演工作是一九七五年,拍摄《中国超人》(李修紧、王侠主演),这戏中包括许多摄影特殊技巧,这对一位摄影师出身的导演,自有着匠心独运之处,成绩很是不错。随后他续执导了刘永,李丽丽主演的《江湖子弟》、凌云、王钟等主演的《法纲难逃》,及凌云、宗华主演的《绝不低头》,狄龙、林珍奇、谷峰、艾飞等主演的《剑魂》等等。

  目前华山在进行着《鹿鼎记》的拍摄工作,这部戏是武侠小说名家金庸的畅销著作之一。

  “这部戏有完整而曲折的情节,人物塑造刻划鲜明突出,是比较容易抓住重心的戏。”华山说。

  华山所执导的这部《血鹦鹉》,是另位武侠小说名家古龙的作品,情节迷离诡异若虚若实,这类戏要紧掌握着悬疑和营造着慑人的气氛,才能抓牢观众。

  这对华山的导演工作,是个新挑战。

  “在我过去所导演的几部戏中,这部《血鹦鹉》是工作日最长的一部”。华山说。“我的导演重心是怎样表现这头血鹦鹉,使观众发生恐怖感和震慑感,我用光影和音响加强了气氛和效果。”

  看试片时,感到华山在这方面很成功,他拍出了古龙作品的特殊品位,发掘了故事精微境界。

  “前些年我也有时为独立制片拍片,但感到还是在影城拍片条件优越得多,不得场棚多,可供精选细拣,或是吻合朝代设计制作,这样影片的气氛自是宁舍不同了。”华山分析了在邵氏影城中拍戏的优点。

  华山身材壮健,讲起国语还略带着江浙口音,粤语则颇流利,讲起话来心平气和很有层次条理,很能抓住对方的听众。

  《血鹦鹉》在他的奋勇力战下,有着极可观的成绩,目前他全心全意投入《鹿鼎记》的导演工作中,以他爱好金庸作品之深,和拍武打动作 片的功力,定有着辉煌的成绩。

 

  郭追kuo chue

  “郭追好聪明,此人平日主意多多,大事小事无不有主意,高明的与不高明的都有。”这是张彻对郭追的评语。

  郭追少年时期是杂技艺员出身,所以身手矫健,翻筋斗的本领了得。在张家班中,由于他有主见,为人稳重踏实,无形中成了他们的老大哥,说郭追有主见没错,他认为若然每部影片他们兄弟都一起演出,并不能给他们每人都有足够演出机会,最好能让他们每人都有一部代表作,由他们一人独力担纲演出,这样他们便可过足戏瘾,大演其长了。张彻导演出觉得他的主见颇为高明,于是就接纳了他的意见,开拍了“侠客行”由他独力担纲演出,“侠客行”中,郭追分饰不同性格 的兄弟,戏中人,兄弟俩性格迥异,郭追属于戏路广之人,他的演技,从粗犷到诙谐皆可,喜剧感亦出奇自然,这部片足以令郭追随心所欲,过足戏瘾。

  郭追最喜欢红色,他的座驾车是红色、穿戏色衣服,连他妻子穿在身上的衣服也是红色。

  郭追他说:她不喜欢红色不行呀,因为她穿了我的衣服。

  鹿峰lu feng

  鹿峰从小便习北派,学了十多年,在台湾当武师时被张彻导演看中,来了香港已经四年了,不但娶了妻,年纪却最小,是老好人一个,却经常演大反派,去年邵氏参加第五届亚展,鹿峰被选作代表,还捧了个“动作片最突出男配角奖”回来,虽然是配角奖,已令鹿峰喜不自禁。

  经常都有读者来函问及鹿峰、江生、郭追的近况,亦经常有人问他们的真名姓,问鹿峰是否他真名,其实不是,鹿峰的真名叫储启学,他是安徽人,在家中他们共有四兄弟,名字中都以启字排名,到鹿峰八岁,父亲就把他送去京剧学院去学京戏,校名叫鹿光京剧学院,他是第一届学生,校方要他们每人都改一名字,以鹿为首,于是他父亲就以为取以鹿峰之名,想不到鹿峰之名给他带来了日后的名气与运气。

  龙天翔lung tien-hsia

  六年前,张彻导演曾到台湾去,欲招考一些台湾新人发加强长弓公司的阵容,那时,潘垒导演曾经为他推荐一位年轻人,后来因为这位年轻人要服兵役,没有加入长弓,此年轻人就是龙天翔。

  事隔数年,张彻再度前往台湾物色新人,龙天翔慕名前往应征投考,就这样,他便成了张家班的新宠。

  在台湾,龙天翔已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演员,有八年拍戏经验,做过许多部电影的主角,但他觉得,电影是拍过这许多部,却总没有部令自己称心满意,投靠了张导演,他希望借此能令他自己声名大燥。

  张彻导演答应过给龙天翔机会,自然不会亏待他,首先导演让他演出“广东十虎与后五虎”,再让他演“铁旗门”,龙天翔在“铁旗门”的演出锋芒毕露。最后,张彻开拍“碧血剑”,龙天翔被演金蛇郎君一角,他为拍此片而蓄了满脸胡须,对于他这个亲形象,导演认为:留了胡子的龙天翔,比昔日多了一份英气,少了一份傻气。

原刊于《南国电影》杂志1980.9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华山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