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电影小说】1978《五虎屠狂龙》 编剧:古龙

[日期:2012-08-17]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热血古龙 [字体: ]

  五虎屠狂龙

  张氏电影公司出品
  出品人:胡锦
  监制:黄清平
  编剧:古龙
  导演:张冲

  司马长青:张冲
  归东景:岳华
  郑定侯:张午郎
  姜新:胡钧
  西门胜:蔡弘
  红杏花:胡锦
  丁喜:古龙龙

  剧情简介

  联合镖局是个集合了振威、常青、合云、威群及铁东镖局而成的,由五个镖局的总镖头共事,他们接下了一趟镖,保的是价值连城的十二颗珍珠,但却外泄了这个消息,于是五人展开追查……

  一

  夜晚已渐渐接近黎明了,常青镖局的总镖头一人坐在大厅上,手中拿着笛子在吹,不久看到天色将明,把手中的笛子收起,拿出怀中的鼻烟来吸了两口。在振威镖局中,总镖头归东景正在睡觉,家人看天色将明,就过去喊他,却被他打了一巴掌,家人只得告诉他时刻已到,该动身了。

  合云镖局内了武场上,总镖头和镇东镖局的总镖头西门胜正在较量武功,两人点到为止,互相磋磨武艺,他们见天色将明,也收拾了上路。

  威群镖局的总镖头姜新正由女侍们给他捶腿、奉茶,一会儿,一个侍女来报告时辰已到,他也匆匆离开了镖局。

  这五个人虽是各个镖局的镖头,但他们却组成了威镇江南的联合镖局,他们在这天的黎明,要去见个神秘人物,神秘人物要请联合镖局保一趟镖。

  五人共同来到与神秘人约好的地方,只见一顶轿子和四个穿黑衣服的抬轿人。

  “张先生,我们已经到了,我是常青镖局的司马常青”“我是振威镖局的归东景”“我是合云镖局的郑定侯”“我是镇东镖局西门胜”“我是威群镖局姜新”。

  五人介绍完毕,那坐在轿子里的张先生并没有吭气,只是拍了两下掌声,那四个蒙面抬轿人就拔剑跳到五人的面前,司马常青看看那四人就叫老二归东景及老五郑定侯去迎他们,两人也拔刀迎了上去。

  “二弟、五弟,只准点到为止,不准伤人。”为首的司马常青下令对归东景和郑定侯说。

  那四个蒙面人武功不弱,自然归东景和郑定侯也非弱手,但他们听从司马常青的命令,只是点到为止,所以并没有分出很大的胜负,一直到轿中的人又拍了两掌,那四个蒙面人才停止下来。“原来总镖头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轿内的人似乎看不起他们二人,他们互望了一眼之后,郑定侯一跃跳至轿后,把轿竿一夹,轿中的人只好从上逃出,归东景在前接下了那张先生的几招,不一会,就被归东景掐住了咽喉,顿时就可取他性命。

  “两位果然武功出众,真是名不虚传,二位是否看得出来,我们手下只想试试你们的武功?”

  “要是看不出,只怕你这颗脑袋早已保不住了。”司马常青趋前一步道。

  “好,这是知府大人要送给安南王爷的东西,这东西价值连城,知府大人不愿太招摇,故不派大兵保养,只得托在下找你们五位了。”

  “知府大人厚爱,我们联合镖局接下这趟镖。”司马常青走到张先生的面前,双手接过那个盒子,心中不禁有些害怕和担心。

  二

  司马常青来到一个老朋友朱五爷家中,很诚意的想请朱五爷帮他忙,因为这趟镖实在太重要了。

  “朱五爷,你不是不知道,我们联合镖局走镖的事情已经泄漏了五次,虽然有五大旗,所到之处没人敢抢夺的到,但消息的泄露,令我也有点胆战。

  “司马兄,我不是不帮你,实在是我无能为力,想当初我们离乡背井的出来闯一番事业时,的确是豪情万丈,现在我老了,司马兄,你可曾想过你的妻儿?”

  “我也曾派人找过他们几次,但都没有下落。”

  “司马兄,依我之劝,趁早收了罢,当初你也曾威霸江南,强中自有强中手,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该把这时候交给下一代了。”朱五爷叹息的说。

  司马常青见朱五爷不肯帮忙,只好告辞回到镖局中,和四个弟兄互相讨论护镖的事情。

  “我们每次护镖所经过的路线及镖货都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为什么会被外人知道呢?”

  “必定我们之中有一个有汇露了秘密,我们应该查出内奸是谁?”

  “当初,我们创联合镖局之时就曾说,每次护镖都由一宗护送,若有损失,则五家分摊。”

  “那,大哥,这次镖应该由谁来护?”老五郑定侯问司马常青。

  “你,你这一路上,要小心为上!”

  三

  饿虎岗的两手下,一是丁喜,一是小马,他们为了要收到饿虎岗老大命令,于是就在街下闲逛,一会小马看见有卖馒头的,就和丁喜说他肚子饿了,丁喜身上也没有钱,两人只好再捱着肚子往前走。

  没想到,走近那卖馒头的时候,那个卖馒头的撞了丁喜一下,趁势就塞给他一个馒头,铁环 直往前走去,但没有走几步,被人杀了,小马看到凶手骑着马逃走,急忙想追,但被丁喜拉住,把他拖入一个小巷子中。

  他们把馒头打开,中间有一个纸条,上写着:“九月初六,联合镖局沙河界,抢镖旗。”

  九月初六已经到了,郑定侯率领少数人手护送镖货经过沙河界,他为了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故一直很小心。

  丁喜在沙河界旁等了很久,他吹笛子以排遣时间,小马在旁边问道:

  “你干嘛老爱吹那破笛子吗?”

  “别瞧这破笛子,它可是我娘给我的。”正说到此时,忽然听到马蹄声,他们知道郑定亿押着镖货来了,于是他们急忙上马,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

  丁喜骑着快马一直飞驰到郑定侯的镖车边,郑定侯一看有人靠近他的镖车,急忙喊道:

  “护镖旗!”一声还没说完,丁喜已经用飞抓把镖旗抢走,骑着马一直往小马处跑去,郑定侯就在后面追赶。

  丁喜骑着马一直奔向小马处,把手中的镖旗丢给小马,小马就拿着镖旗飞驰至他们约好见面的地方,丁喜则把郑定侯引到他们事先好的五犬镖旗旁,就跑开了,郑定亿不知中计,拿了假镖旗又飞奔回队。

  四

  “哈!哈!这下子小诸葛郑定侯变成了小猪狗了,没想到他也会栽到我丁喜的手里。”

  “丁喜,你浪费一天的时间就是为了抢这镖旗?还拿着它在街上乱晃?”

  “等会你见到一个人,你就会乐了!”

  丁喜带着小马来到张金鼎家,张金鼎就是有名的收贼大王,丁喜要把镖货卖给张金鼎。

  “我是你们这些人的救星,哈!我们互相都有关连,要我收购你的东西,我要先看货色。”

  丁喜只是笑笑,接着就拿过小马手中的镖旗,把镖旗的头给拿开,往桌上一倒,十二颗明珠就从镖旗的管子中滑了出来。

  张金鼎一看颇为惊异,问丁问出价多少?

  “二十万两!”

  “一百两!”

  “好,既然你有兴趣讨价还价,我就奉陪,十九万两!”张金鼎也一直加到古百两,丁喜看张金鼎出价三百两,就喊着卖了。

  “丁喜,你要卖,我可不卖。”小马看到闪闪发光的明珠,那里肯放手。

  “哈!其实三百两我们卖了,张金鼎也不敢买。”丁喜把桌布一拉,桌布下有一个小洞,明珠就一颗颗的掉进洞里。

  “桌子底下的朋友,请出来吧!”话刚说完,桌子下就出来一个人,那人就是郑定侯,他手中拿着装明珠的袋子。

  同时,联合镖局的其他四个人也出现在张金鼎的房中丁喜知道他是没希望赢了。

  “你输得服不服气?”郑定侯问丁喜。

  “碰到你们五个人,我不会有机会赢的,还不如就认输。”丁喜却是一派轻松姿态,就在耻坐了下来。

  “你服气我可不服气!”小马一脸的愣头愣脑像,他不服气就把十二颗明珠还给联合镖局。

  于是郑定侯就和小马打了起来,小马的武功自然是不敌郑定侯,一会儿之后就被郑定侯打倒了,郑定侯就带着丁喜和小马回镖局。

  “丁喜,你是由什么判断张金鼎不会收你的货,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走的路线及藏镖的地方?”

  “我在拿出明珠时,看到张金鼎一脸后悔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早就和他说好了,只是你们给他的利益少于明珠买卖的利益。”

  “真不愧是聪明的丁喜!”

  “过奖,至于我是如何知道你们护镖的路线及藏镖的地方,这自然是你们五个人之中的一个告诉我的,他是饿虎岗的老大,每次的消息外泄都是他交由人送信给我的。”

  “那些送信人呢?”

  “都已经做了刀下鬼了。”

  “这次是第六次走漏消息,暮有六个有被杀?丁喜,你不愿意带我们去认尸?老五、老二老三有趟新镖要安保,老四要核对账簿,就由你去认尸吧!”

  五

  郑定侯和丁喜及小马,驾着马车一路往饿虎岗山下走去,半路,丁喜提议三人去杏花酒楼喝一杯,于是三人就走进了杏花居。

  “唷,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杏花居的老板娘红杏花看到丁喜和小马来,连忙出来招呼,丁喜也像是看到久别的情人一样,显得十分熟络,并送给红杏花一双绿碧金钗。

  “来,大家请坐,喝几杯。”红杏花待他们入座,郑定侯突然看到一双霸王枪,就问那霸王枪为何会在此地,莫非一枪擎天的王万武也在这儿?

  “不错,等会王万武和徐三爷要在这儿较量枪法。”红杏花对三人说。

  这时,门外进来两个姑娘,她们进来之后就一语不发的坐在椅子上,只要了一瓶酒和一杯茶。

  小马看着那个婢女,一看眼睛都直了,就久久不肯收回他的眼光,丁喜看在眼里不禁觉得好笑。

  “你笑,这倒是很稀奇,一个是喝酒如喝茶,一个是喝茶如喝酒。”丁喜看那小姐可亲可敬的喝酒,一口接着一口,又看那婢女含羞的喝茶,不免嘲笑她们,但那小姐却用眼神目标责任制了丁喜一眼,丁喜不敢说话,只得继续喝他的酒。

  一会儿之后,徐三爷带着几个手下进来,朝丁喜这个桌子走来,问他们那一个是王万武。

  “我就是王万武!”那个喝酒的小姐站起来承认。

  “我爹死了,他老人家没有儿子,倒留下个女儿,今天我来赴你的约,是要让天下人知道霸王枪并没有绝后。”

  “好志气!”丁喜夸奖的说。

  “我王大小姐有没有场所不要你来管!”玉华怒斥丁喜,丁喜讨个没趣。

  徐三爷就请王玉华到后院去比枪,丁喜和郑定侯及红杏花都去看热闹,只留下那个婢女和小马在大厅上。

  “小马,我是听你朋友这样叫你的,我叫唐若琳,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这场比武,我们家小姐是不能输的,若是输了,小姐她会死的,所以我想请你阻止这场比武。”那个婢女唐若琳过来求小马,小马未加考虑他自己的武功,就答应了。

  小马和小琳来到后院,只见王玉华和徐三爷正打的不可开交,小马也不顾三七二十一就想拉住他们比武,但因武功不高,竟被两人刺了两枪,顿时就受了重伤,丁喜看到此情形,只得上前完成小马想做的事情。

  “把我的朋友给刺伤了,就请看在在下的薄面,停止这场比试罢了!”徐三爷和王玉华打得难分难解,他也不愿有任何损失,只好做此人情就收抢走了,王玉华瞪了丁喜一眼,叫小琳跟着一起回去。

  红杏花帮着小马疗伤,又给他煎药吃,丁喜和郑定侯去认尸,只好离开红杏花,继续上路。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