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解读《边城浪子》

[日期:2017-03-20] 来源:古龙武侠  作者:麟公子 [字体: ]

  浪迹天涯

  边城浪子》创造了叶开的恕和傅红雪的仇,《九月鹰飞》延伸了‘恕’和‘灵’这两个永恒话题,《天涯明月刀》转变了‘恨’与‘爱’这对与生俱来的冤家的界限,一以贯之的是那永恒不变的小李飞刀精神——正义长存!
  
  边城浪子

  “天皇皇,地皇皇,眼流泪,月无光。一入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
  天皇皇,地皇皇,泪如血,人断肠。一入万马堂,休想回故乡。”

  天地皇皇,日月无光,放眼望去,一片苍茫。月无光,眼无光,月中只有黯淡,眼中呢?眼中有泪——血一般化不开的泪!一把断刃刀,一身断肠人,刀断的是过去种种恨,已然昨日死;肠断的是明朝丝丝情,仿佛今日生。杀戮,悲痛,仇恨,报复,荒凉的边城又多了几分狰狞,多了几分罪恶,浪子的心间是否也多了些飘零和凄苦,一入万马堂,休想回故乡,殊不知,浪子的故乡就在无际苍茫中,又何必回,回向何处呢,回向那白云深处吗,那深处可还有人家吗?漂泊的浪子,荒凉的边城,碰撞出的是无情的地狱,还是地狱之上那生机盎然的大千世界?

  红与黑

  黑衣,黑刀,黑是心灵里无边的恨;红雪,红血,红是身体中复仇的神。黑暗自古给人一种肃杀之意,它吞噬天地,吞噬万物,更吞噬着脆弱的人类。凡是不好的东西,人们就会把它归入黑暗,凡是伤人的东西,人们就会对它深恶痛绝,但人们千百年来却依旧被这种‘黑’伤害着,甚至有人会被吞噬,因为即使是人们厌恶至极的黑暗也是众生必不可少的一环,没人逃得开。爱能伤人,但没有人会说爱是黑暗的,仇恨更能伤人,在人们心中他就是黑暗,人们总是看到了黑暗来临时的可怕,却忽略了黑暗从来没有来过,因为它一直就埋藏在你的心底,你压制住了他,你的人就在天堂里,他压制住了你,你的人就在地狱里,而这地狱就在你的心里。黑,便是仇恨,是强加于你自己身上的仇恨,它能毁灭一切,包括你自己。
  血是红的,鲜血,热血甚至被血染红的雪都是鲜艳的,都是纯洁的,红色本来就是希望的颜色,宽恕的颜色,只有它被注入了黑的东西,他才会变得可怕和肮脏,将诅咒埋藏在红血之中,傅红雪与黑暗融为了一体;当过多的鲜血洗涤了这强加的诅咒时,红雪必将恢复那与生俱来的善。无论是红与黑,都是后天注入的色彩,花白凤给傅红雪注入了黑色,而李寻欢给叶开注入了红色,所以两人对于仇恨变得截然相反,一个本来无关于这场仇恨的人反而成了仇恨的化身,一个本来与仇恨休戚相关的人却看淡了这场仇恨,他从他的身上了解了仇恨的可怕和破坏力,他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宽恕的绝对力量——绝对没有人可以战胜它。当小李飞刀击断傅红雪的刀的一刹那,我们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双城记

  每个人都像是一座城,都有城门,有城墙,更有城内的深处,但城内城外的差异却是有天地之别。傅红雪和叶开就是奇妙且伟岸的两座城。有这样的一座城,他的大门永远为人敞开着,好像欢迎世间所有的人,无论是好人坏人,仇人恩人。他的城墙的每一块砖和每一片瓦都给人一种随随便便却又亲切自然的感觉,城内的道路却是曲径通幽,反反复复,阳光虽然照遍全城,你却很难走到城的中心之处,幸好城内的主人很好客,他往往会主动引导着你走向那属于他的深处。还有这样的一座城,他大门紧闭,似乎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城内的一切,但不幸的是城内的一切,大家已看得清清楚楚,因为这扇门是透明的,哪怕他关的再紧,也无济于事;它的城墙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庄严肃穆却又令人心生担忧,再坚硬的城墙也无法永远屹立不倒,再绷紧的弦也有松懈的一天;城内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前方一片黑暗的道路,当你战战兢兢的走到那目标时,你会惊奇的发现,并不是那四周没有阳光,而是那四周盖满了黑幕,遮挡住了阳光,你只需一抬手,揭去那黑幕,你会发现阳光就在你眼前。
  小说通过双主角的描写,融入了双精神对人的不同影响,展示出两个人的不同特点和两种精神的不同价值。因恨而生,由爱而灭。因仇而狂,因恨而活的傅红雪;恨而有爱,仇而能恕的叶开。傅红雪的仇恨是假的仇恨,是别人强加的仇恨,他恨得深;叶开是真的仇恨,是自己了然的仇恨,他看得开;傅红雪在白凤公主的仇恨中生长,叶开在小李飞刀的宽恕中成长;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生轨迹,同样的一种人生归宿。是什么让两人殊途同归?是宽恕和博爱。
  “你生出来时,雪就是红的,被鲜血染红的!”从小被仇恨灌溉,即使没有仇恨,也会变得深仇大恨。傅红雪心中的恨压制了他的其余情感,使他不敢爱,不敢向别人流露真情,他只有忍,一旦忍无可忍就会做出一些在别人眼中看来难以理解的事,甚至会有些心理变态。因此他只能装的冷漠、无情、可怕,正是因为他不敢让别人从他眼中看到他的内心,所以他的眼光才总是遥望远方,这是逃避也是憧憬,对过去的逃避,对未来的憧憬,对恨的逃避,对爱的憧憬。“我根本未曾在这世界活过。”所以他渴望未来的世界,可望不可即的世界。“我不恨你,我再不会恨任何人。”傅红雪终于到达了他总是遥望着的远方,他终于见到了那黑幕之下的阳光,因为他敢于动手解开那看似吓人的黑幕。
  叶开这个人和傅红雪不同,他很神秘,甚至深不可测。他仿佛来自云端,又要回到云端,也许云端就在内心深处。武功深不可测,人也深不可测,他理性、机敏而又深沉,最重要的他既是小李飞刀绝技的继承者,也是小李飞刀精神的继承者。就如阿飞所说,一个人的武功要想达到顶峰靠努力和天赋是不够的,最主要要有一颗伟大的心,正心、诚心。李寻欢就有这颗心,无论是阿飞、叶开还是后来的傅红雪都深受影响。傅红雪和翠浓爱的悲,爱的低迷;而叶开和丁灵琳则爱的喜,爱的飞扬。大有金庸笔下郭靖黄蓉和杨康穆念慈的爱情交相辉映之感。仇恨在人们心里,地狱也就在人们心里,心里没有爱,那你就在地狱里,傅红雪活在地狱里,叶开活在天堂里,叶开心中不仅有爱而且还有个神,那就是李寻欢,李寻欢交给了舍己为人,交给他宽恕,更教给了他忍,传给了他飞刀就是传给了他忍,忍字本身就是刻在飞刀上的,永远不会分离。小李飞刀是正义,没人能避开正义,自然也没人能避开飞刀。飞刀虽然在白天羽手上,却不能在他心里,因此他死了。一个独断专行的人即使再有作为,也不会真正令人信服的,结果众叛亲离。阿飞,即使大家都已知道他便是那个‘飞剑客’,但他仍是‘陌生人’,江湖已经离他远去,虽然他身在江湖,但他似乎已经不用身不由己了。李寻欢死后,世间也就见不到了阿飞,是不是因为那时的阿飞已不是阿飞,阿飞既然已经不是阿飞,我们又怎么见得到呢。这恐怕也是小李飞刀精神的一种力量吧,没有人可以避开那一刀,因为每个人本身都有避不开的理由,那就是面对正义的恶念,在正义面前,恶念本就是不堪一击的。
  一件事因仇恨而开始,因宽恕而结束是令人高兴的。叶开宽恕了马空群和丁白云,也感化了傅红雪,因为爱化解了恨,叶开不仅继承了李寻欢的飞刀绝技,也继承了正义仁心,正像荆无命所说‘百晓生如果明白这个道理,他就会将小李飞刀排第一。’

  死魂灵

  丁灵琳是一个充满光明、希望的美好的生命,无论是圆圆的脸、大大的眼、一边一个酒窝还是那丁丁玲玲的铃铛无不展示出一个浑身充满了爱的阳光少女形象,正因为如此,不仅叶开喜欢她,阿飞也喜欢她。“我就是叶开,叶开就是我,你想杀他,就杀了我吧。”叶开的性格和丁灵琳如出一辙,都是阳光型的,他们的相爱本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毫无违和之感。在古龙先生的小说里很难看见如此纯正的爱,丁灵琳是真爱的灵,是美好光明的灵,更是这部小说中的灵。
  活的卑贱,死的高贵,也许她活着的时候,她的灵魂不干净,也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傅红雪一次次地抛弃了她,因为傅红雪害怕甚至怀疑,他不信任翠浓的魂,在他看来,一个肮脏的灵魂是不会坚守爱情的,与其让她因为不坚定而背弃自己,还不如自己先遗弃了她,也好显得有尊严,这便是傅红雪的傲气和自卑的糅杂。傅红雪爱翠浓,爱的不是肉体,而是魂,在他心中,翠浓本该是一个纯洁高尚的女神,但现实中翠浓却是个妓女,即使她对傅红雪再真再好,傅红雪也难以忘记她的过去,因为这时的傅红雪‘不懂得被爱,也不懂得去爱。’这‘最原始的爱’或是‘最真的爱’早已不适应于人类的这个阶段,最真的最原始的未必就是最好的,因此当翠浓离开他的时候,假装嫁给别人的时候,他会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绝望’这不是他有多伤心,而是他对翠浓的失望——她毕竟还是一个婊子!他失望在希冀的破灭。而当翠浓用自己的鲜血洗净了自己灵魂的时候,傅红雪才会真正爱上翠浓,而此时,翠浓已经死了,但这并不要紧,因为她的魂已经获得涅槃重生,因为傅红雪本来爱的也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魂,你已经得了永生,傅红雪也懂得了魂的真谛,这从他以后对周婷的态度上可以看出来。翠浓一死改变了傅红雪的人生观,使得他更看得开。
  马芳铃是个灵魂发生质变的人,她本是一个明朗可爱的像丁灵琳一样的女孩子,只可惜她遇到了两个改变她一生的人。爱和恨将她无情的撕裂,从此她的灵魂被撕成了两半,以前的一半被埋藏在她心底深处的‘寂寞,孤独,无人关心’所吞噬,而现在的一半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疯狂和恶毒”。他想叶开对她粗暴,而叶开没有,对她粗暴的是傅红雪,正如傅红雪说的“我知道你想的”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她想的是她心爱的人能对她粗暴,她的条件是心爱+粗暴=爱情,而叶开只是心爱没有粗暴,傅红雪只有粗暴没有心爱,所以她恨,她痛,叶开原来不爱她,傅红雪对她粗暴也只是解决病痛,她的希望全成了泡影,随之而来的便是她的丧心病狂,恨尽了所有有情人。
  恨和爱有时本就是相互滋生的,沈三娘本是为了报仇而来,结果却是爱上了仇人,不管那个仇人怎么样,是一个英雄或是一个见了危险就只顾自己逃命的小人,她都爱着他,可能她也知道自己爱得不值,但爱就是爱,无论值不值,爱与不值的矛盾使得她选择了解脱——死。

  忏悔录

  要杀的人很多,但最终却一个也没有死。因为叶开用自己的宽恕换得了他们的忏悔,终止了仇恨。马空群忏悔了,为了自己的过错被发现而忏悔。他并不后悔杀了白天羽,也并非因悔恨而忏悔,他的忏悔是他的种种掩饰和隐藏都被人揭露时的悔恨和痛苦,是一种孙悟空怎么翻跟头也翻不出如来佛手掌的无奈和绝望。萧别离为了这竹篮打水空无目的的生命而忏悔,没有目的没有理由的活下去本来就和死毫无分别。丁白云为了她那因爱生恨而又害人害己的行为所忏悔,所以她想死,在她身上也许我们看见了马芳铃的结局,虽然小说里没有写出她的结局,因为丁白云的结局就是她的结局。
  恩仇了了,爱是永恒,“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乎,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九月鹰飞

  恕:叶开还是那样缥缈,世间万物都不在眼里,却埋在心中;平静快乐不在眼前,却在那虚无缥缈处的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也许叶开心中也始终有一个解不开的心结——浪子的心结。但一如既往的,他始终秉持着宽恕待人,宽恕朋友,也宽恕敌人。他理解丁灵琳的为恩而嫁,也理解上官小仙的为野心而复仇,这是种种宽恕,使得他具有化解一切的力量,丁灵琳又回到了他身边,上官小仙也放下执念。就如丁灵琳所说:“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特立独行的人。”叶开就是这种人,所谓的特立独行无非是凡庸之人无法理解的圣贤之心罢了。
  灵:在古龙先生的小说里很难看见如此纯正的爱,也许但凡是纯正的爱都需要接受风雨的洗礼,丁灵琳和叶开也无法摆脱这个魔障,在那精神受控的一瞬间,她刺了他一刀,这一刀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这一刀完全对两人的感情造不成任何伤害,真正的伤害和障碍永远都不在肉体上,而是在精神上。报恩就要牺牲,牺牲就要做出真正的牺牲,一个真正善良的人会不顾一切的去报恩,因为报恩对她来说是一种牺牲,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而不是还债。丁灵琳牺牲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一生的幸福,只是为了报恩!是糊涂,是荒谬,还是可爱!她转过身去,她不忍再见叶开,星光留在了背后,生命留在了背后,只因叶开就在她身后,她用尽所有的力量,也无法决然而行,她,放不下!‘你走吧’,既然我没有力量离开你,那就让你离开我吧!叶开没有离开,上官小仙也没有离开,这都不要紧,因为在爱的面前,什么都不要紧,她已经充满了爱,充满了宽恕。丁灵琳是真爱的灵,是美好光明的灵,更是宽恕的爱灵。
  魂:身为上官金虹的女儿,上官小仙的骨子里与生俱来便有一种野心,‘役鬼通神’,在她眼里权势就是如此的无所不能,但她与上官金虹有一点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她眼里虽然被权势充斥着,却还存在着一种压抑不住的喜悦——对叶开的爱。只有智者才有慧剑,只有慧剑,能断情丝。叶开用这把慧剑‘杀死’了上官小仙,斩断了她的情,也斩断了她的魔,唯一斩不断的是她那心中的一份救赎……
  ‘我不是她’,崔玉真不是丁灵琳,没有丁灵琳那昂扬的灵气,但她却有魂——追寻自有和爱的魂。以前她不属于自己,她被恶魔般的东海玉箫操控着,现在她不再是一个玩偶,而是一个有血有肉并且拥有着善良灵魂的人,也许她唯一的奢望就是做个好女人,一个贤惠的妻子,哪怕是奉献一切,在所不惜。可惜叶开无法给她,不能给她。无法给她是因为浪子属于江湖,不可能安稳度日;无法给她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丁灵琳,所以,她只能是生命里的一缕光,温暖却短暂。千千万万片碎了的心只能化作千千万万缕情丝,缠绕住了自己,却缠绕不了他。
  死:死没什么了不起,但为了别人而死就变得了不起了,这是一种牺牲和奉献,郭定是这样,葛病也是这样,冷傲的外表下是一颗善良的心,嵩阳铁剑和小李飞刀一样,都是一种善,郭嵩阳为李寻欢而死,郭定为叶开而死,如果要是我来排兵器谱,那就应该让嵩阳铁剑排第二。

  天涯明月刀

  “天涯路,未归人,
  人在天涯断魂处,未到天涯已断魂……
  花未凋,月未缺,
  明月照何处,天涯有蔷薇。”
  天涯不远,人在天涯,明月难明,心如明月。他的刀,辽阔寂寞,空空如也;他的人,身还未归,人已断肠;何处是归程,人还在,归程就在你脚下;明月几时有,心未死,明月就在你心间!天涯何处寻?脚下!明月几时有?心中!刀呢?手中!人呢?归途!什么人?傅红雪!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