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重温《雪花神剑》:心痛于罗玄和聂小凤之间埋葬的爱情

[日期:2012-08-15] 来源:彼岸有谁的影视江湖  作者:彼岸有谁 [字体: ]
  背景提要:
  罗玄本是悬壶济世的神医,也是正派的高手大侠.他明知不可为奈何还是爱上自己的徒弟聂小凤。
  聂小凤本是魔教聂媚娘的遗孤,幸得罗玄力排众议,才保留了一条性命。自此,她跟随他到了哀牢山.在哀牢山的八年,她爱上那个救她的男人罗玄,她爱得深刻,爱得彻底,爱的无所顾忌,爱的轰轰烈烈。
  他心里也是有她的,可是,他不能用同样热烈的感情来回报她的爱.因为,在他看来,那是与天不容,与礼不合的孽缘。
  于是,她恼怒他的冷酷,愤恨他的无情,她内心深处积压了八年之久对武林正道的仇恨一并激发出来。
  她要报复,她要让所有背弃过她的人都不得安宁。

  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是魔教妖女的女儿,她的母亲被天下武林正道追杀,只有十二岁的她,也随着母亲的罪孽受到牵连。
  而他,因着她的纯真像极了他曾经的妹妹,便不忍心让小小的她就此灭绝在人世。所以,他在天下群雄面前力保她的生命,他立下誓言:若是有朝一日,她堕入魔道,他便亲手杀了她。
  然后,因着他的正义,因着他的侠气,因着他的坦荡,因着他的真诚,他成功的解救了她。
  那一刻,他的形象在她年幼的心里如圣洁的光辉一般璀璨闪亮。

  他把她带回了他隐居的地方:哀牢山。
  哀牢山的冬天,好冷啊,冷的她常常会不由得打起冷颤来。
  他教她识字,他教她识礼,他教她吹笛,他让她陪他坐禅,他让她知道众生皆平等,一切要顺其自然,却独独不教她武功。
  转眼间,八个年头都过去了。
  她已经出落成美丽娇媚的女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而他也步入中年,岁月的痕迹,不但没有让他日显老态,反而把他的魅力打磨的更加醇香如酒。

  除了做她的师父,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她的关系还能有什么变化。
  那一日,她拿着写好的字请他指点,他很欣慰她能悟出“方生方死,方可方不可”的道理,然后,他感受到她爱慕的眼光,这种异样的感觉让他心里莫名的恐慌起来。而她却是留下娇羞的笑意开心的跑掉了。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对她心动的吗?
  他走进房内,拿起她为他准备的衣服正欲穿身的时候,她特意为他准备的檀香洒落一地。他轻轻地闻着自己喜欢的味道,怔然,心慌。
  他闻着悠扬的笛声而去,她在河边沉醉,而他望着她的背影竟是情不自禁的失神了。直至她无意间回头看到他,那一声师父,一下子把他惊醒,他来不及掩饰自己的失态,落荒而逃。
  而后,老友的到来,看着他不甚淡定的神情,原本只是随意的询问她,他心虚,他忐忑,所以便轻描淡写的带过。
  他像往常一样在坐忘室里修心,她像往常一样焚香陪修。
  原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却因着她无意间烧到了手指,听到她轻微的叫声,他虽是继续闭目养神,却难免眉头紧动。
  只是,这样隐忍的小动作,她没有看到。
  她看着他继续坐禅,难免有点失望。
  然而,看到他额头溢出的汗水,她忍不住想要帮他拭去,却遭到他冷酷的呵斥声。
  原本不平静的他,因着她的体贴,更加的心乱如麻。
  他以为他掩饰的很好,可他的眉头却暴露了他的心。
  她的一颦一笑竟然是牵动着他的。

  他一定是感知到这种异样的念头,才想着要闭关的。然后,他不要她伺候,他想要故意避开她,却难免还是关心他,所以他才会特意嘱咐他的另一个男弟子要好好照顾她。
  当她知道他不在需要她的服侍时,独自一人黯然神伤。然而,在听了师兄说的师父很关心她的话之后,嘴里倔强的说着“谁要他关心”心里却甚是欢喜。所以,她央求师兄带她去集市,只为可以给他缝一个合适的腰带,却不想在回来的路上扭伤了脚。
  师兄背着她回到山上的时候,他正巧出来看到便大声斥责二人的行为,用“男女授受不亲”掩饰了自己的醋意。可是,当她在走到他身旁有意无意拐了一下的时候,他马上扶住了她,她则顺势倒在他的怀里,他看着她娇羞俏皮的模样,一时心里慌乱,而她却是一脸甜蜜的笑意。
  她倒在他怀里的时候,一定感知到了他的真心。所以,她在为他做着腰带的时候,脸上心里都洋溢着幸福。
  她为他换上红妆,她为他梳洗打扮。她望着镜中的自己,想起了娘在世时说过小凤长大一定会是个大美人的话。
  她满心欢喜的以为他一定会喜欢她俏丽的模样。

  她唤门的时候,他的心挣扎了一下,然后,他才应了声。她进来了,他却故意不去看她。任她巧笑嫣然的拿出她费尽心里缝制的腰带,他却看都不看就回绝了她。
  她不解,她惊讶,她失望。
  她赌气般的说他若是不喜欢就扔了它,而他竟是真的想都不想便扔了出去。
  她生气的站在他面前质问他到底是为什么,他这才看清了她的妆容,更是责备她让她换回原来的妆容。
  她原本就是女子,她只是穿回了女儿家本就该穿的饰物。
  而他,见了她的清丽,竟觉得一切都是错误。
  或许,只有她换上男儿装的时候,他才可以无视她的美丽;或许,只有当她不修边幅的时候,他才可以控制自己的念想。
  只是,通达如他,修性如他,难道不知,情愫暗生,心里的情爱早已生了根,发了芽?
  越是挣扎,越是沉沦。

  她固执的从山里把腰带捡回来,一定要他收下。
  他为了绝了她的念想,也为了不给自己机会,他毅然决然的把腰带毁带。
  而后,就是她绝望的喊着“师父,我恨你……”离去。
  他听见她的师兄叫着她不要她离去的声音,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以为她不过是小女孩闹闹情绪也就罢了,没想到她竟然留书出走,真的要离开。  
  他这才慌了神。

  外面的雨下的好大。
  哀牢山的冬天好冷。
  她躲在山洞里冻的瑟瑟发抖。
  而他,焦急的呼喊温暖了她的心。
  她才明白,原来师父是关心她的;原来师父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无情。
  可是,他太紧张她的安危才忽视了毒蛇的存在。
  他终于找到她了,自己却被毒蛇咬伤了。

  看到他痛苦的模样,她后悔,她自责,她恨不得受伤的是她。
  在她的师兄去取治疗毒蛇的雄蜥蜴的毒时,他咬着牙关用内功压着毒素不要蔓延全身,看着她关切的模样,他只是想要知道她还恨不恨他。
  而她,就着这个机会,率真的向他表白了她对他的爱.
  她没有想过会发生后来的事情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雪花神剑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