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银魂》与《武林外传》:一梦十年,赋到“吃饭”“剧”便工

[日期:2017-07-22]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晓易 [字体: ]

  一、“新”与“变”

  上世纪七十年代,古龙先生曾在《欢乐英雄》的结尾写道:“谁说英雄寂寞?我们的英雄就是快乐的。”

  故事结尾时,《欢乐英雄》中的郭大路、燕七、王动、林太平等人经历了生死磨难,剧情多次反转,情感也随之翻覆。故事结局能走到圆满开朗,实属不易。这些“英雄”将“寂寞”抛在脑后,惦记着庭院里不知何人种下果树什么时候结果,好让东西典当干净的四个人吃顿好饭。

  古龙的书中各处遍布着“大侠也要穿衣吃饭”的概念,领花红的沈浪,收地租的楚留香,在上海滩讨生活的黑豹,以及在妓院当保镖混日子的阿吉……但无论是所谓的“大陆新武侠”或是沿着港台武林继续跋涉的“港台武侠”,江湖故事在“求新求变”的路上缓慢跋涉着,前景却始终不明朗。

  在金古黄梁温之后未必没有出色的武侠作品,只是并不出色在“新”与“变”上。纵使是令无数人念念不忘的《英雄志》,能否说服读者相信“江湖唯有”的关键也在于冲突、矛盾、思想深度,绝不在“新”与“变”。

 
《武林外传》第八十回结尾

  2006年,影响极大的情景喜剧《武林外传》横空出世,对江湖、武林、侠义等既定概念的重新解读让这部电视剧走上神坛,导演尚敬、编剧宁财神等主创也成为中国电视剧史上再也不能被忽略的人物。

  2013年,宁财神独挑大梁拍出《龙门镖局》,故事延续《武林外传》的故事设定,但却无法令多数“腐竹”(《武林外传》剧迷的称号)满意,许多对“导演重剪版”与“大年初五见”仍然心存期待的观众,最终也只听到很难再有《龙门镖局》的消息。

  如今,尚敬执导《欢乐英雄》的消息已在社交平台上激起波澜,能否再建当年《武林外传》的奇迹,尚未可知。

 
《欢乐英雄之少侠外传》海报

  虽然文化差异不容忽略,历史进程也并不相同,但中国与日本在文化上具有的同构性却是无法否认的。动漫产业极为发达的日本从未停止过“求新求变”的脚步,数十年来也做过无数尝试。剧情、画面、音乐、配音等方面的不断突破,以及产业化所带动的巨大商业利益,都在支撑这一行业创造出更大的成就,以及更多的“新”与“变”。

  《银魂》正是日本动漫史上无法略去不谈的作品。正是在《武林外传》播出那一年,《银魂》动画版开始东京电视台播放,成绩不俗。两部剧场版都在影院创下佳绩,真人版阵容及造型亦令人满意。

  如今,这部连载十一年的动画作品,仍然尝试用独树一帜的故事模式,在优秀新作的围剿下杀出重围。如何摆脱重复的故事模式,如何避免令作品粉丝及其他受众审美疲劳,如何顶着“民工动漫”的名号继续求“新”求“变”,制作方做出了许多努力。

 
万事屋三人组坂田银时、志村新八、神乐三人在第四季结束时的对话

  动画中常常有主角三人组自嘲公司倒闭、动画停播、资金短缺、常年“重启”的“恶搞”场景,这种堂而皇之的调侃在《银魂》中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套路,套路之所以成为套路,正是因其有一定实用性,且常常能达到目的。

  有趣的是,国内某家武侠刊物也曾使用这一手段在每月副刊内调侃刊物资金不足、销量不佳、作者拖稿,并总以“编辑部解散”作为“恶搞”结尾,很不幸,这家刊物果真在数月后停刊,并再也没“重启”过。

  二、“饭”与“刀”

  尽管在剧中强调过几次朝代背景,但以历史合理性去要求《武林外传》当然是极为不妥的。《武林外传》更侧重于对固有江湖刻板印象的一种重新解构,站在“普通人”角度,重新将“劫富济贫”“浪迹天涯”“比武招亲”“门派论剑”等富有浪漫气息的江湖名词进行重新演绎。在这种具体而细致的演绎中,固有的江湖气息被琐碎的日常生活消磨殆尽,越传奇的故事背后,越有曲折复杂的“执行性”。

  盗圣白展堂的“英雄事迹”不过是“背锅记录”,大嘴半生的江湖梦都碎在“降龙十巴掌”,志在江湖的郭芙蓉行走江湖两年,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真正行侠仗义的事,反而因为无知作了无数恶,“黑白双侠”成了“黑白双煞”。《武林外传》中的主角全都有着“名震江湖”的背景,却都和普通人一样整日为了营生忙碌。

 
白展堂解说“盗亦有道”

  《银魂》也是如此。曾经在战斗中砍杀无数敌人的“白夜叉”整日骑着小电动车在城内打转,每天烦恼无数:缺钱、宿醉、沉迷少年漫画与小型赌博游戏、没法遵照医嘱减少糖分摄入。除去腰间挂着的那把电视购物买来的“洞爷湖”武士刀,坂田银时似乎成为了日本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叔”,带着永远睡不醒的死鱼眼,永远乱糟糟的银色卷毛,这样的“英雄形象”的确没有什么说服力。

  因为《银魂》试图塑造的从来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

 
因为怕鬼而大唱《哆啦A梦》主题曲的坂田银时

  粗看坂田银时的经历,他与武侠书中的主角没有什么不同:幼时经历悲惨,得遇名师,少年成名,刀术高超,在国家危难的“攘夷时期”勇敢冲向战场前线,凭借手中的武士刀,试图在外星人的强势入侵、政府的腐败苟且、普通民众的懦弱愚昧中杀出一条路。后来遭遇不幸,表面看似未达目的理想破灭,实则仍在坚守自己的原则,只不过学着放下“尖锐”,转而与生活环境和睦相处。

  就像令狐冲“笑傲江湖”,就像沈浪“远走海上”,如果《银魂》的重点是坂田银时十余年的经历,那么它与其他作品相比也没有太大不同。但它之所以能多次“重启”并赢下无数荣誉,凭借的正是能将“饭”与“刀”结合在一起的手法。

  如何在无法阻挡走势的新环境中存活下去是《银魂》中始终探索的一个命题:在抵抗天人入侵失败,不得不亲手“处决”老师后,坂田银时、桂小太郎、高杉晋助、坂本辰马这四位曾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以击败敌人作为生存意义的四人,应该如何在新的环境中寻找新的生存方式。

 
左起为高杉晋助、坂本辰马、坂田银时、桂小太郎

  并肩作战的前提已经不存在了,性格不同的“伙伴”也只能拾取各自的际遇。相比在不同星球间进行贸易的坂本辰马,或是走入极端试图毁灭一切的高杉晋助,或是收整伙伴转为地下继续抵抗的桂小太郎,坂田银时看似是最迷茫的一个,因为他缺少“大业”,所有伙伴都无法理解坂田银时的堕落感,也尝试逼迫银时做回那把锐利的刀,重新成为“白夜叉”,但他们看到的,只是在歌舞伎町开了一家以处理“杂事”为业,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万事屋老板。



万事屋的志村新八(左)与神乐

  坂田银时的刀还在,仍然可以随时抽出用以保护同伴,但他生存的意义,坚守原则的本质原因,难道仅仅是“一日三餐”?这一疑问,不仅令剧中的“故人”好奇,也令观众好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