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刀之锋刃,渡之者稀

[日期:2015-04-29] 来源:阳江日报  作者:陈世迪 [字体: ]

  江湖喧器得过于孤独,惟有兵器是最孤独的。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提出兵器谱,阐述每个角色的命运,以及他自己的武侠观。如果说兵器谱意味着观物哲学,那么每个江湖人的命途就有“格物致知”的哲学阐释。排名第一的天机棍死于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的“子母龙凤环”,“手中无环,心中有环”的上官金虹死于排名第三的李寻欢的“仁刀”手里,榜上无名的阿飞击败了不少兵器谱中人,排名第四的郭嵩阳阴差阳错之下死于寂寂无名的荆无命之手……兵器即人。兵器意味着激情与毁灭。江湖是一个人自我修炼的场所,江湖的残酷、黑暗和虚无,恰好印证了每个江湖人的宿命:刀之锋刃,渡之者稀。为武之道,当先治心。

  决斗最能表达激情。暴力并不意味着残暴和野蛮,而是审美。最好的决斗,不只呈现暴力美学,更刻画两个武者孤独的精神状态以及人格魅力。譬如李寻欢和郭嵩阳的决斗,二人交手,李寻欢三次相让,刀锋折断,郭嵩阳主动认输,二人成为知己。俩人的决斗场面,古龙写得“快捷无比”的奇妙,并传递出俩人的性情,让你不得不记住一个声音:只有抓住瞬间才是文学。郭嵩阳面对李寻欢时,不过是面对他一直寻找的“心中至敌”,他似乎代表着一个“殉道者”的形象:一腔浩然正气,对于剑术追求的惟一执着,用生命来诠释武道和情义。上官金虹初遇天机老人,用的是一个“点烟”和“抽烟”的场面,却不啻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斗,这种“以虚写实”的手法,冷静、节制、不落窠臼,充满着奇崛的想象——这就是文学的道路,你得有异想天开的想象力,才给世界一个又一个的震憾——因为震憾,所以美好。

  一个不圆满的梦。因为江湖有着太多的咒语和幻相。我曾想古龙的小说有着写作的“颜色”:红与黑。所有的侠者有着“红”的侠骨,却不得不面对自己心底那片“黑”:或者情殇,或者悟道的困惑……在“红”与“黑”之间,慢慢树起一个人的形象——一个人仰望星空发出的声音,不过是孤独人类之声。

  有抱负的作者应力图写出每个传奇背后真正的“人”:侠在哪里?人在哪里?描述人在江湖中的气息、遭遇和复杂性。一个人“非常”的举动,必有着其成长、性格和哲学的根源。文学的目的是重复着最基本的道理:人为何成为人?!当你明白这一点,就要思考写作即建构,不只是文学意义上,亦是中国文化中国气派的。一句话,好小说必须具有辽阔的气象。比如还珠楼主建构了他的“蜀山”,融合神话、志怪、剑仙、武侠于一体,纵横捭阖,大开大合,展示了天纵奇才的大气魄。这和福克纳构筑那个“约克纳帕塔法世系”没啥区别,只不过后者更趋于地方志、风俗志的展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铁鞋大盗会员 发表于 2015-8-7 17:47: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