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短篇疑作《掌门人之死》

[日期:2018-05-25] 来源:武侠春秋  作者:古龙 [字体: ]

  电影小说,形式较偏向于电影剧本,《武侠春秋》183-184期连载(1972.10.3-1972.10.11,同时段古龙于该杂志正连载《火并萧十一郎》,因故中断两期,以本篇填补,183期开头有推介语),为电影《合气道》续集故事。作者署名古龙,真实性有待考证。全文录入于2018年2月。
  ------------------------------------------

  一
  正午。
  阳光照在原野上,两匹马急驰而来,茅瑛和黄仁植的脸已被晒得发红,看来行色很匆忙。
  健马驰过原野,驰过山林,驰过小溪……

  二
  阳光依旧灿烂。
  大街上一家客栈的门外,系着两匹马。
  客栈里也卖酒饭,茅瑛和黄仁植低着头在吃饭,除了他们外,还有两桌客人。
  大街上隐隐传来一阵锣鼓声。
  客人们脸上露出愤恨不平之色,有的已开始在窃窃私议:「这世界还有天理么,强奸了人家的妻子,还要人家来向他赔罪。」
  「若不是家里还有六七十岁的老母亲,尹二哥宁死也不会受这种气的。」
  「池老师傅假如还在,日本人多少还有些顾忌,只可惜现在……」
  茅瑛、黄仁植正在很注意的听,说话的人却已闭住了嘴。
  一个矮小的日本人,趾高气扬,大摇大摆走进来,后面还跟着四个高大的保镖。
  店伙迎上去,谄媚的陪着笑,招呼他们在一张已摆好酒菜的酒桌上坐下。
  锣鼓声越来越近,到了门外,一个满面悲愤之色的年青人,赤着膊,倒缚着双手,背着块木板,竟是来向这日本人负荆请罪的。
  他一进来就跪在日本人面前,满眶热泪已忍不住夺眶而出。
  日本人得意的狞笑,故意问:「你来干甚么!」
  「小人是来赔罪的,宫本先生看上了小人的老婆,是小人的光荣,小人不该对宫本先生无礼……」
  他的声音哽咽颤抖,别的人虽然同情愤怒,却敢怒而不敢言。
  「你既然真心赔罪,我可以饶了你。」日本人笑得更不怀好意!「可是**妹为甚么不来?我知道你还有个很漂亮的妹妹。」
  年青人又吃惊,又愤怒,又恐惧,全身都在发抖。
  茅瑛忽然走过来:「我就是他的妹妹。」
  日本人从头到脚看了她几眼:「你是中国人。」
  「中韩两国本就是兄弟之邦,情同手足。」茅瑛挺胸道。
  日本人盯着她的胸,脸上露出淫猥的笑:「你想替他妹妹来陪我?」
  茅瑛眨着眼,嫣然而笑:「难道我还不行?」
  「你行。」日本人大笑,忽然站起来,拉住她的手,往楼上的房里拖。
  日本人已将茅瑛拖进房,关上了门,门里很久没有动静。
  客人们惊讶不平,不时去看看黄仁植,又看看那扇紧紧关着的门。
  年青人更悲愤,保镖们却在笑。
  门忽然开了,日本人先出来,却是爬出来的,上身衣服也被剥光,两只手也被从后面绑住,背后也背着块木板,脸已被打肿,跌跌撞撞的滚下楼,跪在年青人面前,用力打自己的耳光。
  「我不是人,我是条狗。」
  他看来的确像条狗,因为茅瑛一直在他身后,用条绳子索住他的脖子。
  年青人惊喜交集,别的客人也人心大快。
  一个保镖已看出不对,突然从外面偷袭茅瑛,接着,四个人一起出手。
  茅瑛一只手还索着那日本人,用一只手就将他们打倒。
  黄仁植一直安坐不动。
  日本人又在不停的打自己耳光,打得更重,直到茅瑛消怒时,才叫他们滚出去。
  年青人立刻过来叩谢,茅瑛却在询问刚才窃窃私议的那两桌客人。
  「池老师傅真的已经失踪了?」
  一个人垂头叹息,恨恨道:「那一定又是日本人做的手脚,日本人一向将他老人家看做眼中钉。」
  另一个人看着茅瑛,忽然道:「姑娘莫非就是池老师傅门下那位最有本事的中国姑娘?」
  茅瑛点点头:「我就是为了他老人家这件事赶回来的。」
  「谢天谢地,你总算来了。」大家异口同声,额手称庆:「只希望你能尽快找出池老师傅的下落,否则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日子实在很难过得下去。」
  「最近城里又多了家柳生道馆,馆主是个叫柳生横云的日本人,据说已经是剑道九段,日本人仗着他的势,更横行霸道了。」
  茅瑛握紧双拳道:「他们横行的日子,绝不会长的!」

  三
  「柳生道场」新漆的大门,在太阳光下闪闪的发着光。
  一个冷酷骄傲的日本人,背负着双手,站在门口,正是柳生横云。
  一群男女,抬着个受了重伤的人,从街道上走过去,一个妇人满面泪痕,显然是受伤者的妻子。
  「站住。」柳生横云忽然道:「这个人受的伤,我能治。」
  「用不着你假慈悲。」妇人已因悲哀失却理智。「池老师傅虽然已被你们害了,可是我们还有申师傅在,我们还用不着求你。」
  柳生冷冷的笑了笑:「申一峰懂甚么?」
  妇人道:「他当然不懂杀人放火,他只懂得救人。」
  柳生冷笑着转身走进去,道:「他若治不好,你不妨再来求我。」
  妇人咬着牙:「我死也不会来求你。」
  ×           ×           ×
  这时茅、黄正在远处看着。

  四
  申一峰正在为伤者包扎伤口。
  他是个稳重沉着的中年人,有一双很灵巧的,属外科大夫的手。
  他本就是唯一得到池老师父医道真传的人,跌打外伤更是专家。
  他正在安慰伤者的妻子:「阿荣嫂,你只管放心,阿荣的伤虽不轻,却绝不会残废。」
  就在这时,茅、黄来了。
  申立刻迎过去,显得又惊又喜:「谢天谢地,你们总算来了。」
  「谁来了?」里面的门里有人在问,金老四醉醺醺的走出来,满身酒气。
  还有人仍站在门口,很年青,很骄傲,正是池老师父最后收的关门徒弟南宫浪。
  茅、黄认得金老四,却不认得南宫浪。
  申一峰替他们介绍,又道:「师傅不在的时候,这里暂时由我们负责,现在大师兄既然来了,当然还是由大师兄作主。」
  黄立刻谦让:「一动不如一静,何况这里的事我已很生疏。」
  南宫一直在冷冷的看着他,忽然过来用手握住他的手。
  「听说你是本门的第一高手。」南宫很不服气。
  他的手很用力,两只脚已陷入地下,黄却根本不动声色。
  金老四忽然冲过来,冲散了他们,吃吃的笑着,道:「你们总算还有良心,总算还没有忘记我们,只可惜,你们还是来迟了。」
  「为甚么来迟了?」茅立刻问。
  金老四摇着头,嘴里喃喃自语:「来迟了……找不到了……」
  他的声音含混,别人已很难听得清。
  他已醉了。
  茅、黄看着他,显得很惊讶,他本是个很谨慎的人,从不喝酒。

  五
  里面的屋里光线较暗。
  南宫浪还是冷冷的站在门口,金老四已伏在桌上睡着。
  茅、黄、申,正在座谈。
  「师傅是半夜里在他卧房里失踪的,我们四处埋伏,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们能确定是日本人绑走了他?」黄仁植很少开口。他是个很沉默的人,问的话都很有份量。
  「师傅失踪之前,金老四曾听到他房里有日本人说话,后来我们又在他房里,找到一只日本人穿的木屐。」
  「而且池老师傅本已约好在第二天和柳生印证功夫,但却在头一天晚上就失踪了。」
  黄又问:「难道是柳生横云先派人来将他老人家骗出去,然后再设法将他老人家困住?」
  「很可能。」
  「那只木屐怎能会留在房里的?」
  「可能是那日本人走得太匆忙,掉下来的。」
  茅问:「柳生横云是个甚么样的人?」
  「据说他是日本幕府时,柳生英雄帐的嫡系,是剑道九段,柔道七段。」申一峰回答:「他是个自大而好名的人,所以表面看来,倒是没有甚么恶行。」
  但是柳生却从日本带来七个伊贺的忍者,总是黑衣蒙面,在晚上去作案,行动敏捷而诡秘。
  「春和坊」的少年阿荣,就是被他们伤了的。
  申一峰对他们显然有点畏惧,所以虽然怀疑他们,却不敢去查问。
  「我们要找出师傅的下落,一定要去探一探柳生道场。」茅瑛说得很坚定:「今天晚上我就去。」
  申立刻劝阻:「那里高手云集,柳生本身的武功更深不可测,你千万不能只身犯险。」
  茅瑛冷笑,忽然问:「你说他是个自大而好名的人?」
  申:「是。」
  茅瑛忽然冲出去,将阿荣身上包扎的纱布扯下来,阿荣嫂大惊喝问:「你这是甚么意思?」
  茅瑛却反问:「你想不想替你丈夫报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