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八大书系与武侠革新运动(节选《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

[日期:2013-06-06] 来源: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  作者:叶洪生、林保淳 [字体: ]

第二章、百花齐放十年春——台湾武侠创作兴盛期(一九六一~一九七〇)

第二节 八大书系与武侠革新运动

  所谓“八大书系”是指在武侠创作兴盛期(特指1960年代),专门印行武侠小说,且与作者简历长期合作关系,出书最多、各拥山头的八大出版社而言。依次是:“真善美”、“春秋”、“大美”、“四维”、“海光”、“明祥”、“清华”及“南琪”。他们分别网罗并培养了一批专属武侠名家,自成书系,作为号召。

  这八家出版社的品流颇杂,水准参差不齐:能长期维持读者口碑的仅有“真善美”、“春秋”、“大美”及“四维”等四家而已。一般出版武侠书多采用分集印行的方式,每部月出二三集,每版印数为两千至三千不等,端视作者名气大小而定;有的武侠畅销书可一印再印,旺旺供不应求。当装订成册后,即统由特约经销商或自兼总经销发往全省约三千多家小说出租店及坊间书报摊去,或租或售,随时补货。因此武侠小说每月的总销售量、流动量极大,远远超过同时期社会言情小说、历史小说、侦探小说和间谍小说的总合。

  另在八大书系之外,如“玉书”、“光大”、“黎明”、“第一”、“新生”、“先锋”、“翰林”、“莫愁”、“大东”、“立志”及“奔雷”等出版社,则多采打游击的方式出书:或以翻印港版武侠书为主,或在同行竞争中过早被兼并出局,泰半未成气候,伐善可称。

  由于“八大书系”是培养、造就台湾武侠作家的温床,攸关武坛盛衰消长之势甚大:因此有必要将其发展、演变的过程及其作家整容,分别简述于次。

  一、“真善美”书系作家作品举隅

  真善美出版社成立于1950年,由宋今人独资创办。最初是以出版丹道、佛学、武术及健康书籍为主;并发行《仙学杂志》,提倡养生之道。1954年以后,方始出版武侠小说。乃以成铁吾的历史武侠名著《年羹尧新传》(共35集)打头阵,引起各方瞩目;继出《吕四娘别传》、《江南八侠列传》,亦驰誉一时。不久,伴霞楼主、司马翎及墨余生等又相率加入该社阵营,如虎添翼。宋氏遂改以出版武侠小说为本业,兼印各类养生典籍;迄至1977年底,正式宣告结束社务,专心弘扬“仙学”为止。至于1980年坊间犹可看到该社所处25开本武侠书,实为“新瓶装旧酒”,回光返照而已,无须赘述。

  宋氏是一位少有的武侠出版家,为奖掖后进、栽培新秀、端正武侠风气、鼓励优良作品,不遗余力。由1960年真善美出版社“诚意征求武侠小说稿启事”的七项要求,即可知其用心所在:

  (一)气氛:古雅高洁,朴实隽永,发人深思,勿入庸俗。

  (二)文字:通俗流畅,简练有力,活泼生动,干净俐落。

  (三)故事:结构紧密,神秘曲折,前后一贯,合情合理。

  (四)内容:教忠教孝,劝善惩恶,二女英雄,行侠仗义。

  (五)人物:不论正邪,各有个性,男女老幼,适如其份。

  (六)武功:刀剑拳掌,新奇惊险,玄而又玄,言之成理。

  (七)言情:缠绵悱恻,清丽绝俗,合乎人情,纯洁是尚。

  此外,宋氏并大力推荐司马翎、陆鱼、易容三人的武侠作品,高度赞扬司马翎《剑神》三部曲(1958-1962)、陆鱼《少年行》(1961)、《塞上曲》(1962)及易容《王者之剑》(1964):或专文介绍,或为之作序。除陆鱼、易容因故提前封笔外,司马翎则长期坚守“真善美阵地”,前后出版了二十六部小说,成为该社第一王牌作家。这不能不说是受到了宋氏德威感召及再三鼓励所致。

  由该社早期书目所列作家阵容显示,计有成铁吾(别署“海上击筑生”)、郎红浣、墨余生(以上三人于1961年以后即罕有新作问世)、伴霞楼主、司马翎(别署“吴楼居士”)、卧龙生、诸葛青云、古龙、古如风、萧逸、上官鼎、陆鱼、易容等较为知名。今将其主要作家作品出版年份(以初版首集为准,与报上连载略有出入)列举出来,并作必要说明如下:

  司马翎(吴楼居士)小说:计有《关洛风云录》(1958)、《剑气千幻录》(1958)、《剑神传》(1960)、《鹤高飞》(1960)、《白骨令》(1960)、《八表雄风》(1961)、《仙洲侠隐》(1961)、《剑胆琴魂记》(1961)、《圣剑飞霜》(1962)、《挂剑悬情记》(1963)、《帝疆争雄记》(1963)、《铁柱云旗》(1963)、《纤手驭龙》(1964)、《饮马黄河》(1965)、《红粉干戈》(1965)、《金浮图》(1965)、《剑海鹰扬》(1966)、《焚香论剑篇》(1966)、《血羽檄》(1967)、《丹凤针》(1967)、《檀车侠影》(1968)、《浩荡江湖》(1968)、《武道》(1969)、《胭脂劫》(1970)、《玉钩斜》(1970)、《独行剑》(1970)等二十六部。

  按:1960年、1961年、1965年、1970年是司马翎的五个创作高锋期,每年新闻三至四部书稿(包括春秋版作品):加计报上连载及前一年度所出而未完成者,每月创作两恒在二十万字以上,且多具创意,翻空出奇!足见其捷才快笔,无人能及。

  伴霞楼主小说:计有《神州剑侣》(1958)、《罗刹娇娃》(1959)、《青灯白虹》(1959)、《姹女神弓》(1960)、《八荒英雄传》(1960)、《紫府迷踪》(1961)、《断剑残虹》(1961)、《天魔女》(1962)、《天帝龙珠》(1962)等十部。

  按:伴霞楼主在同一时期,另有《剑底情仇》(1957)、《凤舞鸾翔》(1959)、《金剑龙媒》(1960)、《情天炼狱》(1961)四部作品交由春秋出版社印行。奇的是,《剑底情仇》、《青灯白虹》、《神州剑侣》三部曲故事连贯,浑成一体,却分由真善美、春秋两家出版社印行,殊不可解。

  伴霞早年出书多尚紧凑,决不拖泥带水,通常保持在八至十二集左右;在同辈名家动辄百万眼的长篇武侠之林中,堪称“小品”(约五十万字以内)。其文笔生动流畅,轻松俏皮;尤以描写奇人异士游戏风尘、插科打诨最妙。演武如石破天惊,出神入化;写情则好事多磨,令人回肠荡气。而常于紧中出闲笔,笑中带泪,殆为他人所不及。

  然由1963年起,伴霞楼主即自立门户,接办奔雷出版社;再撰写《武林遗恨》(1963)、《武林至尊》(1964)、《独步武林》(1964)、《玉佛掌》(1964)、《剑断情残》(1964)、《红唇劫》(1965)及《侠义千秋》(1967)诸作,以迄《风云梦》(1971)为止,分别由奔雷、思维、学文等出版社印行。此一时期,其文风渐变,篇幅亦拉长至二十多集;与早先作品之短小精悍,迥然不同。

  卧龙生小说:初由玉书出版社起家(详第一章第三节),交真善美出版者有《铁笛神剑》(1959)、《无名箫》(1961)、《素手劫》(1963)、《天涯怪侣》(1963)、《天剑绝刀》(1964)、《还情剑》(1967)等六部。但其最著名的作品悉由春秋出版社重金购去,与真善美书系结缘不深。惟《无名箫》、《素手劫》二书布局奇诡,亦驰誉一时。

  古龙小说:为早期真善美书系清理栽培的武侠新秀,计有《孤星传》(1960)、《剑气书香》(1960)、《湘妃剑》(1960)、《情人箭》(1963)、《大旗英雄传》(1963)、《浣花洗剑录》(1964)、《铁血传奇》(1967)等七部。

  按:古龙处女作《苍穹神剑》(1960)由第一出版社印行。同年稍后,又有《剑毒梅香》(仅写四集,上官鼎续完)、《剑气书香》(仅写了三集,墨余生续完)、《孤星传》、《游侠录》及《月异星邪》五部分别由不同出版社推出。在真善美书系中,《孤星传》为古龙“新派武侠”的起锚试点;而《浣花洗剑录》则是其建构完成“新派武侠”初级阶段的扬帆之作。关于其人其书的介绍,将于下一节中细述,在此不赘。

  萧逸小说:为成名后加入真善美书系者,计有《虎目蛾眉》(1960)、《金剪铁旗》(1961)、《壮士图》(1963)、《桃李冰霜》(1964)、《还魂曲》(1964)等五部。

  按:萧逸本名萧敬人,1936年生,山东菏泽人。其父萧之楚为海军宿将,曾参加过北伐、抗日诸役,名闻全国。萧氏自幼爱好文艺及武侠,自承受还珠楼主与王度庐影响颇深。高中时期即开始投稿,多以散文小品为主,发表于《野风》、《半月文艺》等青年园地,笔锋常带感情。1959年底甫由中原理工学院化学系毕业,即开始武侠创作。其处女作《铁雁霜翎》(1960)及《七禽掌》(1960)均由明祥出版社印行,极受欢迎。加盟真善美书系后,初与古龙齐名,被该社出书广告力捧为“青年天才作家”。本想大展鸿图,却因“纪翠绫事件”所累,于1965年以后即息影武坛;改行从事电视编剧工作约十年,方重出江湖,并成为第一位进军大陆的台湾武侠作家。

  古如风小说:以《古佛心灯》(1961)成名,另有《天涯歌》(1962)、《海儿旗》(1963)、《沙漠客》(1963)、《红袖青衫》(1964)等书。他也是真善美出版社重点培养的作家,与古龙、陆鱼同属“新派”后起之秀。可惜为出国留学故,很早便退出武坛。

  诸葛青云小说:其加盟真善美书系较晚,计有《弹剑江湖》(1964)、《碧玉青萍》(1964)、《书剑春秋》(又名《无字天书》,1965)、《咆哮红颜》(1967)、《大情侠》(1967)、《孽剑慈航》(1968)、《血连环》(1968)等七部。

  墨余生小说:多集中在1960年左右出版,计有《琼海腾蛟》(1959)、《海天情侣》(1960)、《明驼千里》(1961)三部曲,及《雷电风云》(1960)、《剑气纵横三万里》(1961)、《金剑飞虹》(1962)等书。宋今人曾谓“女读者最爱看”《琼海腾蛟》三部曲,并改编成《小侠龙卷风》漫画,风行一时。

  陆鱼及易容小说:陆鱼是除司马翎意外,宋今人最赏识的武侠新秀。其处女作《少年行》(1961)及《塞上曲》(1962)如诗如画,为台湾武侠原刊本封面上首度标明“新型武侠”名目者。对于同时期的古龙及整个“新派”的形成,影响很大。本章将于第五节中加以说明,此处从略。

  易容初由代笔起家(参见第一章第三节卧龙生部分),因受到宋今人重视,乃为该社撰写《王者之剑》(1964)、《河岳点将录》(1967)及《大侠魂》(1968)三书。宋氏爱才,每以易容小说未获读者看重而感到惋惜。

  此外,上官鼎成名作《沉沙谷》(1961)和《烽原豪侠传》(1962)亦由该社出版(其他作品详见“清华-新台”书系)。另如郎红浣《青溪红杏》(1959)、《黑胭脂》(1959)、《四骑士》(1960)及龙井天《乾坤圈》(1959)、《九州异人传》(1960)等书,均为真善美早期所出武侠小说;但因郎红浣、成铁吾、龙井天三位老作家封笔甚早,其书今已湮没不彰,唯存书目而已。

  按:龙井天本名魏龙骧,1918年生,山东夏津人,山东高唐中学毕业。抗日战争期间,曾任山东高唐县政府秘书、保安团政治部主任等职;抗战胜利后,转入新闻界工作,历任山东《民国日报》主笔、《正报》总编辑。1949年来台,先后服务于《全民日报》、《公论报》及《联合报》,担任编辑工作。1957年魏氏应《民族晚报》之邀,以“潜斋述异”为栏目陆续发表《剑吟粉香》等十六篇文言武侠小品,饶有古风,后结集成《九州异人传》一书。继于1959年连载发表技击小说《乾坤圈》、《太阴教》(未出版),因而知名。据其《华斋志异•序》称:“退之送穷,儒者之坎坷甚哀;留仙说鬼,书生之孤愤可知。流亡海隅,每比飘萍;缅怀家浜,辄堕泪雨……”似可略见其寄慨武侠之初心。

  至于其他客串性质的散兵游勇,如天风楼主《雍乾异人传》(1959)、董奇《玉掌金雕》(1960)、尉迟文《剑海孤鸿》(1960)、古翠微《云山仙子》(1960),乃至倪匡早期武侠作品《红尘白刃》(1968)、《一剑动四方》(1969)及《离魂劫》、《武林迷》等书,固不必一一赘述。

  宋今人的武侠出版/创作观

  总之,真善美出版社在宋今人领导下,不但选书较好,排版、校对、装订亦比同业认真。其早期所出武侠小说的封面及内页插图,多由名画家李灵伽(笔名“另人”)精心绘制:其笔致空灵缥缈,故意盎然,颇能增加故事的可看性。而《沉沙谷》选用上官鼎兄弟自绘插图,别具特色:尤为读者津津乐道,传诵至今。

  该社自始即注重出版权利问题,版本所标示的年月皆翔实可靠:初版、再版(二刷)历历分明,不致混淆。决非其他书系惯用“出版”儿子模糊交代,却常常造成版本时序错乱、以讹传讹的谬误可比。这应归功于宋氏高瞻远瞩,为台湾出版界最早有著作权及版权观念之一人。因此在出书之前,宋氏均与作者签订著作权让渡合约,以防其一稿二卖;并进而落实“版权所有,翻版必究”八字真言。这又可见出宋氏老辣精明的另一面。故其能执台湾武侠出版业之牛耳垂二十年,是其来有自,实至名归。

  为了发掘更多更好的武侠新秀,宋氏于1966年2月又刊登“重酬征求侠情小说稿启事”,列出“六要”、“二请”,表达拳拳盛意:

  (一)要水准较高,含有人生哲理,雅俗共赏的

  (二)要有教育意义,能增长知识,启发智慧的

  (三)要合乎我国伦理、道德、因果、报应、历史、地理、文物制度的

  (四)要有离奇曲折的故事、惊天动地的情节,和千变万化的趣味的

  (五)要刻画人物个性,入木三分的

  (六)要文字精简有理、天真活泼、生趣盎然并富幽默感的。

  (七)敬请我们的读者,发挥其丰富之理想和独特之抱负,试写一部,赐交本社。

  (八)敬请女读者不落人后,写出精彩作品,赐交本社。

  (*先写两集,每集六百字稿纸写五十五张)

  以上均见真善美出版社所印武侠书。

  显然在萧逸、古如风、陆鱼等新秀相继告别武坛后,宋氏亟欲早就另一批生力军,以强化作者阵容。而究其实质,亦可视为一种“武侠革新运动”(另详大美书系),足以表彰出版家的社会责任与良心;这和前举1960年的七大征稿标准遥相呼应,是前后一致的。怎奈其“寓教于乐”等要求陈义太高,即便是号称“武侠泰斗”的卧龙生及“新派掌门”古龙也做不到。因此终究没有培养出其他新人,只能靠着司马翎、诸葛青云等老牌名家,轮番上阵而已。

  关于“正规的武侠书”该如何写,宋今人在《告别武侠》一文中曾发表他的具体看法,值得引述如下:

  正规的武侠书必须是:(一)时在数百年前,多在元、明、清三朝。(二)地在中国大陆及边疆,偶涉番邦。(三)书中人物分正邪两派,最后正派胜而邪派败。(四)男主角允文允武,英俊仁厚,武功高强;女主角美艳多情,武功亦高或更高。(五)用刀剑,不用枪炮。(六)特别强调武功、体能、灵丹、秘笈等等。(七)行道江湖,快意恩仇,尊师重道,退隐山林。

  写武侠书可海阔天空,随意挥洒,不受限制。有时写到自己都浑忘所以,忽然跳出一个特别人物,或者一个特殊意境,那必然是一段引人入胜的好文章。

  写武侠书也有难处,人物和情节既要特殊又须合理;明明是假,说成是真。鸡鸣狗盗之徒,经天纬地之才;文章华国、泼妇骂街、贞妇节烈、淫娃惑主一一跃然纸上

  真正正规的武侠书,应点明朝代。问题是这样一来,有关帝王、将相、重要人物乃至当时的文物制度、地名、官名、服饰、方言等都须作一番考证,不得马虎。

  有个好故事,创造几个生、旦、净、丑人物,描写多场斗智斗力,旁及诗、画、琴、棋、医、卜、星、相;热烈紧张,妩媚恬淡,兼而有之,这就是一部武侠书

  回顾真善美书系的重要作家,宋氏亦有其主观的看法:

  作家中应推卧龙生作品最多。《中央日报》二十年来,除最早一、二年连载过成铁吾先生作品外,都是连载卧龙生作品;他的作品普遍适合读者兴趣。

  司马翎作品运用文艺及推理手法,写来较有深度;读者得以增长智慧,欣赏其才艺,最受大学生及留学生欢迎。他的作品当推在政大一年级时所写《关洛风云录》、《剑神传》、《八表雄风》为早期作品;而以《剑海鹰扬》、《红粉干戈》、《饮马黄河》更为突出。

  诸葛青云作品甚多,写来头头是道,晓畅明白。其特点是在教忠教孝,善恶有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益世道人心,值得称誉。

  古龙自其小学生时来本社看武侠,大学时为本社写武侠;十多年来,日有进步。在东南亚一带,有最受欢迎的武侠作家趋势。

  易容写《王者之剑》三十集,非常出色!可惜大家都不大注意到这部书。

  上官鼎两兄弟,自高中开始写武侠。两人商量,各写半本;接连一下就成一集,写到台大毕业为止。现在都成博士、大学教授了。

  陆鱼以台籍青年写大陆风光,平生未见过雪而写雪景;虽仅写《少年行》十集、《塞上曲》八集,可是颇有才华,极有份量!有人比作“武侠中之武侠”,置之床头,每夜必看数页,才得安然入睡。良以书中含有高度幽默感,趣味隽永,生气盎然;粗心大意时,却看不出来。当年陆鱼还是大学生,现意识留美物理学博士了。

  墨余生写《琼海腾蛟》、《海天情侣》、《明驼千里》一整套,轰动一时。当书中男主角娶第十二位妻子时,墨余生自己的夫人已是忍无可忍,提出严重抗议!妙的是女读者最爱看这部书,每当迟出时,女学生纷纷来函催询。以上略举几位,以见一斑。

  最后谈到“武侠书前景”,宋氏进一步阐述自己“确也曾想写一部武侠书”;并寄望于有志者盍兴乎来!明确指出武侠可大可久之道:

  人有七情(喜、怒、哀、乐、惧、爱、恶)六欲(眼、耳、鼻、舌、身、意所产生的情欲),自出生以至老死,莫不在此中流转。古往今来,人永远是这样的;唯有出世的宗教徒、圣哲贤者或能减少,甚难破灭。这是人性的弱点!

  针对这些弱点,来写武侠书。首先创造一群具代表性的人物,编制一个接近当年现实社会的故事:有根有据,有真实感。于是在动作和言语中,在江湖、在庙堂、在街市、在乡村发生种种事,尽量激发这些人性的弱点:使之喜,使之怒,使之哀,使之惧,使之爱,使之恶,使之欲。一而再、再而三的装机它,自始至终的揭发;彻底的、赤裸裸的、活生生的粉碎它!达到高潮时,作者已不能自已,读者也透不过气来;跟随着书中的发展,喜亦喜,怒亦怒,哀亦哀……到最后,书中人与读者已打成一片。

  有如洪流,冲入大海;有如野火,足以燎原。此际最关紧要!导入正途,即是积极的、理想的、美好的人生;流入邪途,则是野蛮的、恶性的、丑陋的末日。这是个意识形态问题:我们要把武侠情操,在尽情激发之下,趋向善良的一面,升华再升华。变化人性,对国家、社会、人世都有好的影响。看过这样的书,你能忘得掉吗?

  其实,文艺作品何尝不如此,但武侠书要加些东西;加什么?加武功。武功有一个限度,以人所有的体能极限为标准;但可强调精神力量,那是无限的。其他如地理、历史、文物、制度、人情、风俗……一定要真实,不容错误。

  末尾,宋氏又对武侠小说容易产生的弊病,提出针砭之言。可谓语重心长,发人深省:

  武林人士以武功天下第一为荣,甚至为争第一,把师父杀了。此最要不得,流入邪魔外道。争得第一,有何意义?英雄处世态度,必须被众人推重才是真英雄……武功比高低,已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毒药、毒气杀人,音响杀人,媚功杀人;乃至停留同种、深入江和等等,似应予以扬弃。如要引用,必须交代清楚,自创一番说辞。

  武林好汉往往在任何场合,争斗凶杀,残忍施暴;甚至杀人千百,官府不加闻问,毫无法律制裁,此点应予纠正。行道江湖,饮酒食肉,一掷千金,视为常事,好像金银取之不尽;但是来历不明,必须略加交代。武林任只谈无临时,好像与广大社会民众脱离似的:故事发生在何时何地,多不说明。“时”、“空”极关重要,亦应注意……

  君子乐而不淫,对荡妇淫娃描绘应有分寸,不可过分暴露或庸俗。诲淫诲盗为武侠书诟病,应须避免。我曾向要写的,就是这样的武侠书。我不一定写得出,希望有志于此的能写出来……

  以上节录的这些文字,与其说是以为资深武侠出版家的真情告白,无宁视为一篇充满道德理想、淑世精神的“武侠创作指南”。这是迄今所见最全面、最完整的有关武侠创作方法论的概述;虽然不无窒碍难行之处(如历史方面的考证唯有云中岳能够做到),但因处于武侠出版家之手,也就格外值得重视。可惜宋氏临别赠言,未能掀起一场真正的“武侠革新运动”即封建归隐,良可叹息。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