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十评云中岳(合集)

[日期:2014-10-29] 来源:网络  作者:沧海一声笑 [字体: ]

  一评云中岳 漫谈喜欢云书的原因

  为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云书,或者说喜欢不喜欢武侠小说,喜欢那类的武侠小说,按着鬼子的说法“This is a good question"。武侠小说是成人童话,这是个无可争论的结论。记得金庸在《鹿鼎记》再版的序言里说:读者不喜欢鹿鼎记是因为读者喜欢把自己带入小说中去,而《鹿鼎记》的主角不好带入,所以很多人不喜欢。当然,金庸的原话说的很婉转,毕竟读者是他的衣食父母,他不敢太得罪,由此也看出金庸的老奸计滑,换了文字百无禁忌的作家,如李敖之流就会说,读者在意淫,我没让读者意淫痛快,所以读者不喜欢。^_^

  首先声明,我喜欢看武侠小说,看了大概有十五六年,即使有人说我意淫我也不在意,毕竟是个人喜好,换句话说,我就是喜欢手淫你也管不着。可是私下里再喜欢意淫和手淫的人也不好意思说意淫和手淫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也许有一点好处吧)。可武侠小说就有人说是最好的文学作品,这可真是怪事。而且非要划分出传世杰作和应景作品。所以分出了派别,大家争论不休。其实都很无聊。还拿手淫的例子打比方,有人喜欢看黄色小说来刺激欲望,有人喜欢图片和video,如李敖;有人喜欢闭上眼睛幻想—似乎女人居多(这些可不是我瞎掰,你可以从金赛性学报告和美国某大学的一份报告里找到这些结论)。同样,武侠小说也是这样,你喜欢看什么样的就看什么样的好了,何必非要别人的性趣(兴趣)和你一样。

  回到云中岳的话题,我喜欢云中岳的作品,原因无他,有生活气息(晚期作品)。武侠小说嘛,武是手段,侠才是目的。60年代的台湾作家可能是迫于政治高压和经济压力(一篇纪念古龙的文章说,那时的武侠作家大多数可以一天写几千上万字,明明是粗制滥造),基本把侠的内容放弃了,只写武。而稍好一点的作家则是写悬疑情节+武,如高庸和古龙,古龙更好点,起码创造力大一些。而陈青云等作家就等而下之,艳情+武(注意不是色情,而是和琼瑶阿姨类似的东西,n角恋爱。当时台湾的色情行业还不算完全放开,所以通俗小说里也没有色情这类,否则政审有问题,呵呵)。相比之下,云中岳算是不错的了。同时期在香港,因为政治上没有压力,而且新中国的日渐强大和英国政府的压迫,都让香港人对大中国的概念产生了认同感(很多人都从香港或者海外回到大陆,文革之后就不行),所以金庸和梁羽生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侠的概念(就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其实侠是"侠以武范禁")加入到他们的作品中去,所以才让人觉得好看,而且还有总结出的结论,让人啼笑皆非。

  云中岳的晚期小说,除了创造力略差,其他我都喜欢。第一,或许他本人是退伍的军官,所以描写的武功真实感比较强,他的小说里的观点是没有人是无敌的、团队作战更有效率,比如所有的侠客都怕民壮(金庸的小说里只有天龙八部里谈到了这个概念,还是一带而过的)。当然,真实性不是小说的目的,这个我就不多说。

  第二,个人的无力感,就是个人和时代对抗是不可能的,每个人只能做能做的事情。楼上的朋友说喜欢云书的人大多数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就是这个意思。在外面做,失败总比成功多,所以每个人都会有些挫败感,在读云中岳小说的时候,很容易产生认同。比如书里的背景大多是明代最黑暗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贪官污吏该杀,可是无力杀或者杀了也于事无补。

  第三,历史背景真实。我想很少有人是专门研究明史的,可是如果你看过了一些研究明史的作品,如吴含、黄仁宇等人的书,你会发现云中岳的书的背景还是蛮真实,当然,云中岳有简单化的趋势,把人分成善恶两个极端,事情分成好坏两个极端。但想到作者不是史学家,只是通俗小说作家,这还是可以理解的。

  好了,拉拉杂杂就写这么多吧,欢迎批评。

 

  二评云中岳 关于武功

  通常当代武侠小说的武功是内功+招式,几乎无人例外,古龙可能是唯一的例外吧。内功和招式究竟那个更厉害,我想上帝也不知道。不过七十年代后期之后的小说基本是内功〉招式,而在这之前是招式、内功并重。比如金大虾的《书剑恩仇录》,以及台湾的一大批作家的作品。和民国初年的作家比起来,现代武侠作家的武功描写可以说是天马行空,也更好看点。当然,内功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虚无飘渺,当然可以耍出很多花样。所以,好看的内功(当然是文字的快感了)当然是金大虾笔下的内功了。至于招式我敢说,除了梁羽生之外,当代武侠小说基本没超过民国初年的武侠作家的水准。云中岳的书也存在这个问题,早期的云中岳小说的武功描写乏善可陈,至少我觉得乏味得很。早期的书对内功描写很不够,也不太好看,可能作者本人比较唯物,对这种东西接受不了,或者缺乏想象力。招式方面,也没有太吸引人的东西。不过值的一提的是作者对于暗器的描写倒是很不错,既没有古龙的小李飞刀例不虚发那么玄妙,也没有金大虾等人避而不谈或者“罡气护体”之类,似乎内功一高,飞刀叉到人身上就和蚊虫叮咬差不多,当年我一直为这个问题困惑,连飞刀都叉不进去,是不是练了内功可以免蚊虫叮咬?

  在后期作品中,云中岳对武功描写似乎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感觉上,作者吸取了《蜀山》、《七剑十三侠》之类神怪武侠的内容,同时加入了作者知道的一些民俗方面的神怪知识,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我最欣赏的是作者分寸把握得很好,如果神怪内容太多了,就成了《蜀山》一类的作品了,这种作品现代的一个私生子就是黄易的书了,名曰“玄幻武侠”。云中岳的书中的神怪成分不会超过一个标准武侠迷的正常理解程度,在武侠这个体系中(当然是武侠社会学、武侠物理学)是完全正常的。

  云书关于武功的另一个明显优点就是绝招也没有那么悬,绝招就是某些特定的不合常理的攻击方法。金庸也只是在写到笑傲江湖时才有这个观念——见招破招,而绝大多数武侠作家可怜的很,写了一辈子的武侠还没想通这个道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