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电影小说】1984 《情人·看刀》

[日期:2009-02-07]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热血古龙 [字体: ]

群龙影业有限公司
情人·看刀

原著:古  龙
编剧:宋项如
导演:蔡扬名


演员表

林青霞:凌西
郑少秋:危开
尔东陆:楼庄
吴元俊:凤鸡
武文秀:凤菊
陈玉玫:高唐公主
韩英杰:盛掩光


(一)刑前新人
  镶金边的红绸,半围著一个刑场。
  “迎风别业”的人不急不徐地布置刑台,领工在指挥大家工作,楼庄从那边过来,领工快步跑来报告。
  “楼爷……试了,跟从前一样高低正好,公公坐那儿,会很顺手…”
  楼庄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嗯”了一声就走了。
  他走到侧门、院子、院墙看了看。
  莫寄天领著小厮端著有笔、砚、朱砂、纸的大盘到凌西房里,凌西穿新娘装,正在插簪。
  “公公开恩,叫你有话可以留下来……”莫寄天一进门就说。
  凌西一扬头,凤菊低声叫“小姐”,凌西一提笔写下“不畏”两字。
  新郎的危开只点了两点就算了。
  莫寄天捧了纸给盛掩光。
  “呈公公。”
  盛掩光点点头,又对楼庄:“齐备了?”
  座后壁帘,“哗”地自开了,“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湘绣旁有把刀。

  (二)刑场突围
  凌西与危开跪在邢台上。
  男男女女列阵邢台旁,高唐从密室缝中往外看,盛掩光行至台上。
  “凌西!危开!六年前你们进来迎风别业,是自愿的吗?”
  “是!”危开答,凌西不理。
  “学歌舞、练武功、终身不嫁不娶,效命别业,也是自愿的?”
  “正是。”
  “你们犯男女之私,毁生死之约,如今无怨吔?”
  “无怨!”
  “迎风别业,不虐待门下。因此,今天行刑,特地为你们准备了喜服,一步到黄泉,愿可了。”
  喜乐声起,盛掩光站起拔刀,忽然凤鸡、凤菊同时飞出二刀飞向邢台,大叫:“走!”
  危开、凌西、凤鸡、凤菊同时腾空而起,一时大乱,莫寄天、楼庄喝令追赶,四人配合极好,踏井、破门、弹木板,冲出重围,远去。
  一切声息与乱都停了,楼与莫在盛掩光面前请罪。
  “我怎么对待?”盛气极道:“……准备飞帖,火速通告天下各门派、各堂口。”
  迎风别业的使者快马飞奔而去。

  (三)一喜一恨
  猎户歇脚的小筑,很别致。
  凤鸡、凤菊在屋外守望,凌西面有忧色,危开拥住她。
  “怎么办?”
  “那是盛掩光、盛老公公的事。”危开佻达地说:“是迎风别业出了事,不是我们,所以,研究怎么办的是他们。”
  “我们呢?我们怎么办?”
  “哦,我们哪,我们从第一次约会,就该想好怎么办。”
  那边盛掩光到喇嘛营见高唐公主报告,他们四人的下落。
  “太行山里?”
  “情况已在掌握中。”
  “我去山里。”高唐说。
  “嗯,坐镇京中喇嘛营的西藏公主,到山里做什么?”
  “狩猎!”
  “不是时候。”盛掩光摇头:“同时迎风别业的人也进山逮人,传出去,别人怎么想?”
  “怎么?”
  “迎风别业和喇嘛营,只是切磋武功,平常来往。公主,若因此启人疑窦,岂不因小失大?”盛掩光道:“请公主相信,迎风别业办得了。”
  “不,我不能等。”
  公主的眼中充满怨懑之火,盛有些不解。

  (四)肉店遇敌
  在猎户小屋避过楼庄、莫寄天的搜寻,四人在烈日下赶路。
  “这种日子也很有意思。”凌西对危开说。
  “很苦啊——你!”
  “比迎风别业好。可以公然在一起。”
  “……我很歉疚。”
  “心甘情愿的,歉疚什么?”
  “歉疚的正是心甘情愿。”
  四人行至一家烤肉店,店内烟薰火烤,生意很好。
  一张大辰案桌,客人随便坐,肉在火上烤,凌西深情地看危开。
  “我不喜欢我自己老这么看你!”
  “为什么?”
  “你很少这么看我。”
  “很重要吗?”
  “有人说,一个人老是呆呆地盯著一个人看,那就是喜欢他。”
  “哦,怪不得时常有人呆呆地盯著我看。”
  “什么人?”
  “江湖杀手!”
  危开从声大笑,有人端酒过来,凤鸡截住。
  “想干什么?”
  “想见识见识迎风别业的功夫!”
  所有的客人,都成了敌人。
  “打!”
  从里头打到外面,博杀激烈,忽然一阵笑声,无边员外,带著三、五名高手翩然而至。
  “承让承让,迎风别业,男女两位少当家的,毕竟不凡。”
  凌西喝阻凤鸡道:
  “无边员外,迎风别业的家事你也管吗?”
  “不然,怎么叫无边。再说,盛老公公既然飞帖天下,这事,想睁双眼闭双眼都不行啦!”
  “落荒逃难,无边员外,那表示借一步。”
  “无边山庄,不为已甚,收留、生擒、交尸,你们自己选吧!”
  “打!”
  四人合攻,惊险万状,最后,无边上墙,四人欲上,无边道:
  “不必,不必追我,逃命去吧!”

  (五)歌舞买醉
  凌西等四人又跋涉在山野、烈日之下。
  凤鸡凤菊在稍前,像两个斥侯。
  “有一个地方你一定喜欢。”
  “你说。”
  “那里,有青山、有绿水,可以听琴,可以听雨,还有一幢年大八大的宅子……”
  “哈,真的?”
  “不过,可能荒芜了。”
  “荒芜了才更好!”
  “嗯,曹操带著大军行军的时候,士兵们太渴了,曹操就说,打起精神来,前面有梅子!”
  “哈,你——”
  四人就在山中歇脚,捕鹌鹑为生。
  “没有我,你多好!”危开凝视凌西憔悴的脸说。
  “……没有你,什么都不好。”
  “我们……怎么进的迎风别业……”危开回忆著往事。
  “……无依无靠……又想练功成名……”
  “为什么犯了戒?”
  “大了吧!不过,我不恨盛公公。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从前赦过别人,轮到我们他要砍?”
  危开很深沉地想了一下,又看了凌西一眼。
  “就这样活下去吗?”
  “过一天,是一天。”
  “人,不是这样活著的。”
  危开突然站起踢去烤地瓜的火堆,几个鹌鹑,说声“走”,他们到一家小酒馆,凌西到台上跳舞,危开安坐在伸展台边喝酒。
  夜深了,四人扶持而回。
  危开哼那跳舞的曲子,踉跄而行,忽然凌空一刀下来,砍中危开的背,衣裂肉绽。
  凌西被飞来数人所阻,她且战且走,赶到危开身旁。
  “凌西!”来者是杀手高寇,他叫:“见火!”
  数十火把齐燃,凌西看清,冷哼:
  “原来是一个穿著华丽、行为低贱的杀手。”
  “盛公公砍不了你,我也砍不了吗?”
  “砍了也不多看你一眼!”
  “做你男人真好,我早知道。”
  “对!好到,可以为他生,可以为他死!”
  “伸出头来!”
  双方动刀,一场好打,危开抱伤加入混战。
  高寇被砍掉一半帽子,退了,街上是残余的火把。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情人看刀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