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古龙电影小说】1983《午夜兰花》

[日期:2010-06-28] 来源:热血古龙  作者:热血古龙 [字体: ]

  午夜兰花
  出品人:古龙
  原著:古龙
  制片:周令刚
  导演:张鹏翼
  演员表:
  郑少秋:楚留香
  林青霞:苏苏
  陆一龙:胡铁花
  陆一婵:狼格丝
  王道:波斯王子
  曹健:柳明秋

  一、风雨夜 寒气森森
  在一次决战中,苏蓉蓉为楚留香而死,香帅哀伤内疚,从此消失江湖,因此,江湖上盛传楚留香已经死了。
  神秘的兰花先生,为了证实香帅之生死,以便实现可怕的阴谋,于是布下了飞蛾行动……。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空镇街道,风在雨中呼啸,啸声如鬼卒挥鞭,抽冷了归人的心,也抽散了过客的魂魄。
  一个瘦削的人影远远出现,他用明杖点路,蹒跚而行。
  风忽然停了。
  蓦然,四处暗角出现马蹄,愈来愈多。
  四面八方的人马,个个精壮骠悍。为首的铁老大,神情如死神,慑人魂魄。
  骠悍的人马,将盲者围住,也带来了害怕的肃杀之气。
  铁老大冷峻地逼视盲者,左右两名手下,银钩蛇王和秃鹰抽出刀来,盲者行近,两把钢刀猝然劈下。
  闪电、钢刀映射出寒光,盲者的脖间已渗流着鲜血,冰冷的感觉使他产生面临死亡的恐惧惊悸。
  铁老大面无表情。
  终于铁老大放盲者一条生路,两把钢刀利落收回,盲者蹒跚而去。
  在铁老大示意下,众江湖枭雄纷纷迅急地窜跃而离,瞬间消失在各暗角。显然,铁老大已布下严密的埋伏。

  二、扮盲者  明察秋毫
  巍峨雄伟的建筑,紫铜铸成的大门,镂金雕彩的墙壁,武林第一世家的气势确实不凡。
  夜雾中出现盲者的蹒跚身影,行经径、长廊。
  南宫在富丽堂皇的大厅中沉思,桌上有一个极珍贵的匣盒。
  冷艳的白衣少女静坐南宫身后,轻抚手中的小白雀。
  盲者进来跪坐桌前,南宫看见盲者脖子上的鲜血。
  “难为你了。”
  盲者以手指沾脖子的鲜血在沙盘上不同方位滴下鲜血,深沉地说:
  “荒镇上有七个死角,把死角上的活人变成了死人,我们就赢了。”
  “天底下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你柳明秋明察秋毫的眼睛呢?”南宫露出赞许的神情。
  盲者慢慢睁开双眼,目光炯炯。
  “铁老大这次发英雄帖,黑白两道精英倾巢而出,看来他对你的那的东西志在必得!”
  南宫一笑,站起身,拿出一个水晶瓶与夜光杯,慢慢倒两杯酒敬盲者。他问道:
  “现在那七个死角上的七个人是不是已经是死人了?”
  盲者道:
  “大概是吧!”
  “你要带多少人去?”
  盲者不语,指着白衣少女,抻出一个手指。
  “谁?”
  “她!”

  三、决死战  侠影重现
  “猝击双方,赶尽杀绝!”可怕的杀人令杀出之后,一场叫人惊心动魄的血战开始了。
  盲者和白衣少女出现在竹林径。
  突然从地上冒出强劲的手猛然抓住盲者的脚,似乎要把盲者拉陷地里,盲者以明杖猛击对方,顺势翻跃而起,地里的鬼面丝士凶狠地追上,猝然刺中盲者的要害。
  盲者凄然栽倒。忽然间,从削断的竹筒里,窜跃出另一名鬼面丝士猝杀少女……。
  沾着血渍的小白雀飞回,南宫明白盲者与白衣少女已遭不则。
  南宫决心一决死战。
  夜雾深浓,南宫率领武士快马飞驰决战地点,铁老大和众江湖枭雄已静候在前方。
  双方对峙,如箭在弦上。
  突然,一匹骏马跃起前蹄嘶叫。两旁屋顶出现几名杀手,以弩箭射杀南宫家族武士。
  死战展开了。
  南宫悍将奋战不懈,枭雄身手矫健,双方不分上下,在双方拼斗中,暗藏各处的鬼面丝士,凶狠地猝杀武士和枭雄。
  随着鬼面丝士的消逝,四周寂静无声。酒铺里、暗巷、街道,南宫家族武士和江湖枭雄的尸体,零乱地横尸在地,一片可怕的死寂。
  忽然,扑杀声传来,南宫被扑杀倒地,铁老大和秃鹰跃上,挥刀欲劈伤南宫。
  “拿来!”
  南宫重伤,已无力再战,他悲愤地怒视铁老大。
  “我应该拿给你的。一个死人还有什么东西不能拿给别人的呢?可是一个死人又有什么东西能给人的?”铁老大露出可怕的杀机,举刀欲下毒手,然后间,一个人影凌空翩然跃至,以弹指神功震退铁老大和枭雄。
  “楚留香……”人人惊怔。
  那个人影果然就是楚留香,展扇逼视众人后,扶起重伤的南宫。

  四、破诡计  怪客割头
  楚留香扶着负伤的南宫走进客栈。
  南宫露出欣慰的笑:
  “楚留香,你果然没有死,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他从身上取出珍贵的匣盒,感叹道:
  “你应该相信我已经尽力了!”
  楚留香却以扇挡住,注视着南宫。
  “这里面已经不是原来的血汗玉马了!”
  楚留香手一扬,震飞南宫手中的匣盒,匣盒在半空中轰然炸碎,碎片落处立成焦黑腐蚀状,显然是剧毒之物。
  南宫的诡计被揭穿,羞惭不已,楚留香轻轻喟叹:
  “不管怎么样,现在我又重生,有时候,败,就是死,有时候,生也是死!”
  南宫黯然道:
  “我明白,飞蛾行动一开始,我就死了,不管胜败,我都是死!”
  “我的情况大概也是这样,安排这次行动的人,一定很了解我。”
  南宫问:
  “你能不能想到他是谁?”
  “现在我唯一能想到的只不过是一朵兰花,我实在很想知道,这朵兰花究竟是谁?”
  外面传来奇怪的惊悸悲鸣声,楚留香一怔跃落院外,只见铁老大和几名江湖枭雄横尸在地,他们的头颅都被割掉了,只有几匹没有主人的骏马在汇然踱步,低声哀鸣,不知何去何从。
  楚留香惊疑地看着,忽然有撞击声从客栈传来,楚留香跃进,只见南宫横尸在地,头颅被割掉了。

  五、仗义行  红颜薄命
  青山绿水间,楚留香与胡铁花偶见祭河神行列,貌若天仙的苏苏,凄楚地坐在轿中,无辜地将在祭礼中被残酷牺牲,楚留香不忍,以绝世轻功救走苏苏。
  “你为什么要救我?”苏苏哀怨地说,“我爹被他们抓去了,我……”
  “你爹在哪里?”
  “我带你去。”
  他俩赶到苏苏住处,只见木屋一片火海,一名老头背上插着利刀倒卧在地,烧断的梁柱埸落在旁。
  苏苏悲痛地扑跪在父亲身旁,烈火熊熊地扑来,楚留香想把苏苏拉开,忽然两名鬼面丝士从燃烧的火焰中翻飞而起,浑身冒着熊熊火焰如火人般,执着烧得通红的铁条,凌厉地扑杀楚留香。
  楚留香猛出招,将两名鬼面丝士击趴在烈火中,随即拉着苏苏冲出火海。
  很快地木屋成为废墟,余烟袅袅。
  苏苏含波动呆立,家破人亡,使她神智呆茫。
  楚留香十分同情她,但苏苏却悲痛的径自走离。
  凄风苦雨中,苏苏失魂落魄地行经街头,楚留香的身影远远跟在后面。
  苏苏终于不支倒地,楚留香一跃而至,抱起苏苏而去。

  六、闹花市  狼穴施威
  花市里,百花争妍,娇艳夺目,富家公子爷和贵妇们,指指点点地鉴赏着。
  波斯美女狼格丝,和花圃女主人花玉蝶正在假山池畔品茗,波斯武士在旁侍候。
  “花玉蝶,你还记得这种花吗?”
  花玉蝶微笑道:
  “我们波斯女孩,在出嫁的时候,都要佩戴这种花,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在附近,冷无情面如冰霜独自饭酒,少女欲替他斟酒却被他狠狠推开而另一角胡铁花自得其乐地大口喝酒,红袖、甜儿匆匆而来。
  “胡铁花!”
  喊叫声令狼格丝注意这边。
  “楚大哥呢?”
  “他说要来的啊?”
  狼格丝闻言向武士示意,波斯武士冲过去袭击三人,胡铁花跃离,狼格丝凌空掠来趁势袭向胡铁花和红袖。
  胡铁花猛然扣住狼格丝手腕,怒叱:
  “你这个臭女人──什么意思?”
  狼格丝冷笑:“哼……这个问题让楚留香来回答。”
  说着狼格丝将手绢一震,手绢突然伸张变长,胡铁花一惊:
  “迷魂帕!”
  三人一阵头昏眼花,支持不住,全被迷魂帕缠住。
  当他们醒来,已被囚禁在一处秘密岩洞,里面处处是浓浓的波斯色彩。
  胡铁花被绑于石桌上,狼格丝在旁浸浴,诱人的胴体若隐若现,狼格丝用脚扯动绳环,一桶美酒倾倒在胡铁花脸上,口中。
  不多久,胡铁花突然产生异样,浑身如针刺般难受。
  “你给我喝的是什么?”胡铁花忿怒地怪叫:“是不是波斯的桃花春露?”
  “那你就应该知道,喝了这种酒,两个时辰内就会血脉暴裂而死,现在,唯一的解药就是我……”
  胡铁花忍痛不语。
  “除非你告诉我,楚留香在哪里?”
  这时,楚留香带着微笑,翩然而来。
  “为什么找我的总是女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
  “外面那两位仁兄已经睡着了。”楚留香笑:“你找我会有什么事情?”
  狼格丝媚笑着:
  “我不喜欢一个人洗澡,要你来,也只是陪我洗个澡,不知道香帅有没有胆量下水?”
  楚留香微笑地动手脱外衣,胡铁花眼前一花,再看时,楚留香已穿上外衣,同时狼格丝已制服在暗角。
  楚留香救了三人。

  七、找线索  遇伏受伤
  清幽的深谷崖边,枫红层层,景致幽美,蒙蒙山岚中有一座别致的雅筑。
  楚留香偕三人而至,他朝里面轻唤苏苏的名字。
  苏苏飘然走出。
  “楚大哥!”
  红袖和甜儿看了看说:
  “难怪跟我们约好了,你都会不来。”
  “看样子,我们又多了一个妹妹。”
  苏苏热诚的扶着负伤的红袖进屋。
  众人边喝酒边聊天,楚留香把最近江湖上出现神秘的兰花先生一事说给苏苏听。
  “楚大哥,听你这么说,兰花先生一定是个很危险的人。”
  “不是危险是可怕。”
  红袖说:
  “兰花先生都是午夜出现,专杀你楚大哥认识的女人,前几天又杀了你的好朋友,江南名妓云小虹,还留下兰花的花瓣,怪不得江湖上都叫他兰花先生,可是就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楚大哥,他好像很恨你,又很了解你。”
  “通常,一个想要杀掉你的敌人,也就是最了解你的人。”楚留香喝着酒说。
  “还有,最近江湖上流传了几句话,就是……割头的小鬼来了,大家赶快跑,若是跑不掉,人头就不保……”
  “我知道,指的是割头小鬼,他传割有名气人的脑袋,我相信,他跟兰花先生是同伙的…”楚留香说:“现在,也只有云南宫世家,看看能不能找出线索!”
  “那我们一起去!”
  “不,你们都不要去。”
  楚留香来到已成废墟的南宫世家。
  大厅中鬼魅的透出灯光,楚留香慢慢走进,厅中传来冰冷的地声音:
  “请进!”
  厅中桌上有杯酒,楚留香上前拍掉椅上灰尘,坐下喝酒。忽然圆椅碎裂,一名黑衣鬼面丝士执短剑冲窜而出刺向楚留香。
  楚留香迅速连踢击鬼面丝士,忽然苏苏跃进了那名丝士。
  “你,怎么来了?”
  苏苏笑而不语,二人警觉地戒备搜寻,至厨房,苏苏以剑刺蒸笼,是空的,陈旧的灯笼高挂轻飘飘随风飘动。
  灯乱里,一名鬼面丝士以特异的瑜珈术缩成一团,把自己藏在里头。
  苏苏和楚留香仍在搜寻。灯笼里的鬼面丝士在等待着最有利的时机……
  苏苏走近,就在这瞬间,灯笼里的鬼面丝士破笼而出,刀光闪动,动如电击,猛扑向苏苏,楚留香惊地跃上护卫苏苏,却不慎被杀伤。
  忽然狼格丝如幽灵出现,凶残地劈杀苏苏,楚留香和苏苏退至大厅,狼格丝追杀而至,十名骠悍的杀手赫然出现,紧逼两人。
  楚留香负伤,但他沉着应战。
  “我知道,你找我,约不是为了洗澡!”
  “楚留香,这次你逃不走的!”
  狼格丝和杀手们围击他们,楚留香竟中了狼格丝暗器,他俩边战边退,楚留香以弹指神功震退狼格丝和从杀手,也震塌了围墙,二人突围而去。
  奔到暗巷,又出现精灵诡异的割头小鬼,割头弯刀破空袭来,差点削中楚留香额头,楚留香惊险地闪开,小鬼红影一闪,跃逝在苍茫夜色中。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