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梦里不知身是客——突然想起翠浓

[日期:2013-01-14] 来源:贴吧  作者:叶落如花开 [字体: ]

  销魂我独情无限,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写给凄风冷雨里正在挣扎或是曾经挣扎的所有生命

  古龙笔下的人物,据自己一直的观点,无论是大人物小人物,上至天骄下至蝼蚁,都有自己存在的位置。古龙用他自己的笔触,公平地给予他们各自的位置。那怕是微不足道如一开门老头,又或只是一过往路人,又如那怕是低微的妓女,或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来去无声,生命如蚂蚁般微细。但生命的价值不应以具细而评定,就如不以得失论成败一样。细微自有细微的去处,具大自然也有具大的归宿,古龙的笔触,正是将这种我愿意称之为各归各位的平等笔法刻划在他创造的角色上。但在各归各位的背后,古龙却又总是以他自己的理解,赋予了他们一个超脱自己位置的机会。例如古龙笔下的妓女。 

  妓女,古龙笔下描述最多的一种女性,色乃天性,自古英雄美人醉相携,千古英雄,自古以来就不乏卷入与青楼红颜的恩怨情恨者,例如杜十娘,例如红拂女,当然更有茶花女,如果说这三者者只是才子佳人,那么梁红玉,李师师,陈圆圆则是与皇候将相扯不断,理还乱了,更不用说近代赛金花。当然历史与野史必竟有更大的出入,但无疑,这些为后人所争议的风尘女子,在各归各位的背后,却已经是超越了她们自己的位置,而最终与一般的风尘女子区别开来。

  古龙笔下,妓女有两种,一种是完全的工具,没有反抗的权利,也没有反抗的意志,例如风云第一刀里与阿飞醉里贪欢的几位。一种是被人利用,却有自己的意志,如周琼,如翠浓,如欢乐英雄里的那位(名字我忘了,就是燕七经常去她那洗澡的那个)。印象最深的是翠浓,但如果她最后不是死去,恐怕她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个简单的悲剧而已。欺骗本来就是一种很不光彩的行为,尤其是明明知道这种欺骗的后果,这种欺骗是最不义的。而明明知道这是一种欺骗,却不得不去骗,当这不是一种所谓的善意谎言,而是一种无奈的,不得不而为之的欺骗时,它无疑是最痛苦的。翠浓对傅红雪的欺骗,是两者兼有,没有人会去理解又或是在意她的无奈,又或是感受,因为她只是一个妓女。傅红雪理解并在意她的无奈,因为他不知道她是一个妓女。当欺骗最终裸露时,翠浓面对傅红雪,也许是愧疚,但恐怕更多的是痛恨。不知古龙是怎样想的,翠浓最终为傅红雪而死去,我认为这是她对傅红雪痛恨的升华,也是她对她命运的最终妥协。是傅红雪让她忘了自己是妓女,是傅红雪让她有了脱离各归各位的宿命的意志,而当最终这种意志成为无奈时,当活着不能超脱宿命时,死去,便是最痛苦也是最有效的超脱。 

  考完试,在图书馆里翻资料,看到了茶花女墓地的图片,胡言乱语,因为对翠浓一直不能释怀,和着阴云密布的天气,写下这些文字,也算是记念这个恶劣的风雨天吧。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翠浓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