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从《新龙门客栈》看徐克武侠电影的民族传统文化意蕴

[日期:2014-10-11] 来源:信阳师范学院  作者:方刚 [字体: ]

  《新龙门客栈》是香港著名导演徐克武侠电影的扛鼎之作,也被公认为是中国武侠电影中的经典之作。可以说《新龙门客栈》开创了香港武侠电影的新时代,其恢弘的气势、曲折的情节和强烈的视觉震撼力奠定了它在中国武侠电影上的崇高地位。影片作为20世纪80年代台湾武侠片大师胡金铨同名经典的重拍版本,基本上尊重和保留了原作的严谨和沉重,再加上精彩的现代武打设计与拍摄手法,营造出了一个光彩绚丽又奇情诡异的别样江湖。

  一、在真实的历史空间中虚构武侠们的传奇
  《新龙门客栈》讲述明朝景泰年间,东厂大太监曹少钦(甄子丹饰)弄权,诬陷兵部尚书杨雨轩致死,并以其一双儿女为饵,意图引出杨雨轩的心腹禁军教头周淮安(梁家辉饰)并加以诛杀。江湖女侠仇莫言(林青霞饰)受周淮安所托,率一批江湖义士在东厂的包围中救出遗孤,并欲在龙门要塞出关。曹少钦派遣三大高手率人追踪至龙门客栈,与周淮安、仇莫言等江湖义士相遇。客栈主人金镶玉(张曼玉饰)风流泼辣,爱财好色,又不失正义感,在敌对双方势力中左右逢源,最后帮助周淮安循秘道出关,但被曹少钦发现。就在这生死、爱恨交织的危急关头,周、仇、金三人众志成城,联手将奸徒伏诛,莫言也因此不幸丧生。周淮安决意远离中原,金镶玉烧毁客栈追随周淮安而去。

  整个影片情节结构严谨,人物关系复杂多变,矛盾斗争层层叠叠,没有沿袭传统武侠善恶分明的二元结构,设置几方不同势力,构成多边矛盾冲突。剧中正邪难辨,性格复杂多变的黑店女老板金镶玉泼辣风流、杀人越货,不仅参与了周淮安与东厂档头之间的斗争,而且在剧中暗慕周淮安,纠缠于周淮安与仇莫言的爱情关系中,两种关系的分合成为《新龙门客栈》剧情发展的主要动力。在龙门客栈这家黑店,三方人马彼此勾心斗角,一家小小客栈内,方寸之地藏龙卧虎,各施其法争斗不断。俊气潇洒的周淮安与狡狯娇媚的金镶玉各施其谋,希望从对方身上得到自己所求的东西。表面上一团和气,人人笑脸频频,暗地里却互相试探,彼此施展奇谋妙计。金镶玉这个人物性格本身具有多面性,既爱周淮安的人,又爱大档头的财,多次摇摆于两者之间,影片开头的她为钱财害人性命,最后又彻底站在周淮安一边。另一方面守关千户也成为一种势力,他曾经与周淮安、大档头之间构成短暂的三角关系。还有仇莫言雇佣的几个江湖义士也可算做一方势力,因为他们并不始终与周、仇二人一条心,甚至为爱情出生入死的仇莫言,因为周淮安为求出关秘道与金镶玉结婚为条件做交易,也使两人本来牢不可破的爱情出现裂痕。同时金镶玉与守关千户、东厂一干人由于各种利害关系而矛盾重重。剧中人物心理的复杂,主要是由张曼玉饰演的金镶玉这个角色揭示的。这个性格复杂的角色,决不是简单的“好”和“坏”所能为之归类的。周淮安在“龙门客栈”这方寸之地,周旋于两个女主角和官府追捕之间,能否保护两个弱小生命安全离开,实在是个莫大的悬念。由悬念而使得剧情充满张力,各种情节细节在悬念和张力的作用之下,自然安排起来游刃有余,人物的性格也在其中得以充分展现。

  双方在小客栈内斗法斗勇,冲突激烈而又含而不露。金镶玉插科打诨,左右周旋,小段情节处理也显得一波三折,比如正当周淮安与东厂剑拔弩张之时,千户大人恰巧到来,金镶玉便利用这一时机一个“朱砂点痣”令局面转危为安,从箭在弦上到峰回路转,导演对节奏的把握更是游刃有余,紧张激烈而有戏剧性效果。同时金镶玉与周淮安的情感纠葛更是千回百转,客栈内的巧令调笑,到最后大军压境时不惜性命,沙漠中生死相赴。客栈内犬牙交错的冲突让人眼花缭乱,插入镜头又交代曹少钦大军压境,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几种势力纠缠在一起,或为复仇、或为敛财、或为门派斗争,甚至为情爱纠葛,从而使影片有了极强的故事性和错综复杂的矛盾斗争。

  影片最后,莫言身死,遗落的竹笛被风沙吹拂。为了追寻心中的情义,金镶玉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的龙门客栈,跃身上马,追赶着逐渐在沙漠中消失的周淮安。在这里,人欲替换了天理,迷惘惶惑的爱恨情仇也取代了二元对立的善恶忠奸。

  客栈是传统武侠电影的经典场景。从《大醉侠》、《和平饭店》到《狮王争霸》再到《卧虎藏龙》,客栈营造出了一种特殊的历史氛围。《新龙门客栈》的不同在于,它的上层是新婚的客房,下层是出关的密道,中间是几股势力斗智斗勇的酒桌,加上客栈内风骚入骨的老板娘和客栈外呼啸着的塞外狂沙,这里的武侠世界不仅机巧神秘,而且更接近现实的世界———借古讽今的嬉笑怒骂,尽显英雄本色的意气风发,虽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却在剑光游走之间体现出一种古典的侠义精神,以及具有现代意识的自由主义情怀。

  二、在怪异、变乱的世界中极力彰显中国传统的侠义精神
  《新龙门客栈》十分刻意地表现了怪异、变乱、暴力,在怪异、变乱的世界中极力彰显中国传统的侠义精神。其中有中国式的古典物象:大漠、黄沙、孤烟、客栈,意境苍凉悲壮,雄浑厚重。在中国古典氛围中又夹杂着西方式的个性张扬,对金钱的欲望。

  首先它讲述的是一批江湖义士搭救忠良之后的故事。周淮安为代表的“善”必然战胜以曹少钦为代表的“恶”为结果。这种“善必胜恶”的封闭式结尾恰恰符合了包括“武侠”文化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主旨。从《水浒传》到《三侠五义》,从梁羽生到古龙,无论是古典主义的“武侠”,还是浪漫主义的“武侠”,他们始终贯穿一个精神就是“善必胜恶”,这是中国“仁义”思想的最终体现,是“武侠”的核心。

  在杨雨轩后面体现的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忠”字;搭救忠良之后则是从另一个角度的为国为民,即“义”字;这其中又表现了周淮安等人的锄强扶弱,因此还占了一个“仁”字;在与东厂太监的斗争中,智慧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又体现了一个“智”字。而“忠、仁、义、智”这些无不出中国传统人文精神之左右,无不是传统武侠的延续。但影片在叙事上并非仅仅表现“善必胜恶”,而是用了很大篇幅表现主人公的情感世界,以牺牲个人情感来实现所谓的“大道”———“侠义”。周淮安在敌人面前显得从容不迫,但是当他面临两个女人的情感时显得犹疑不定,在情感和大义面前,他选择了后者。他背叛了情人莫言,欺骗了喜欢他的金镶玉,在这两个女人面前,他“大丈夫”的形象荡然无存。影片给了我们一个深深的思考,即“英雄”是以牺牲人的情感为代价的,“侠义”的背后是情感的阻断,“英雄”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也有某种程度的“不义”一面。其次它体现的是中国式的浪漫主义,与美国“西部片”不同,“武侠”是在现实基础上的超越。因此,人们在欣赏与“武侠”有关的文艺作品时,注重的是虚实结合的“意境”,注重的是隐藏在“武”后面的人文精神。作为一部新时期的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秉承了这一特点。整个故事发生在大漠的一家破旧的客栈里———无垠的荒漠,偏僻的客栈,孤独的落日,几匹困顿的驼马,再加上凛冽的寒风,更让人有一种荒凉、孤寂的悲怆之感。这种意境的渲染与营造使观众摆脱了对具体时空的心理依赖,从而淡化了现实感和真实感,使人们更注重“神”,注重“气”,而不是纯粹的“武”。

  整部电影在西部苍凉、雄浑的背景下进行,无边的荒漠、一家孤零零的客栈、西下落日,展现给观众的是一种漂泊无止境的孤独感与人生如寄的生命意识,沙漠中的过客不如说是宇宙的过客,家乡与他乡的区别不过是因时间长短而异。同样,客栈并不给人温馨舒适的感觉,其中操刀坐镇的老板娘容不得路人有一丝含糊,时刻保持高度的警醒,往来各色人等,阴谋或者欲望,压迫与自由,真挚或美好的感情都有可能在这里上演,无不隐喻和象征着世道的艰辛波折与人在其中的无力困境,但也不乏正义与美好。

  故事的发生地“客栈”,木制双层结构,远远望去在大漠的风烟中飘摇欲坠,苍凉中不失孑然之生命力,带有浓厚的古典气质,富有东方想象的美感。杂乱的客栈、粗糙的门柱、门外黄沙晦暗,莫言与周淮安靠在客栈内的一根柱子上,时光定格,静止的镜头凝固着不变的爱情。周淮安与仇莫言之间的爱情含蓄、谨慎、语焉不详,客栈里相见言语不多,一个动作、眼神都透露着双方的无限深情,其中不仅仅是两人的默契,更是一种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执著。莫言看见金镶玉手中玩弄笛子时刹那的伤心与失落不可言说,然而隐而不发,隐痛只在自己心中,苦涩自己品尝。对待爱情的处理方式也是民族文化心理的一个表现,东方民族的情爱表现含蓄、淡雅、飘忽、清浅,也正是东方人独有的观照世界的方式。看似淡泊实则深刻,“大象无形”,这种含而不露、引而不发的文化心理是民族集体潜意识的累积。

  仇莫言对贾公公说的话,也仿佛宿命里的暗示性结局。最后四人决斗的场景,背景是无边无际的荒漠,正邪不两立,非生即死,惨烈而直接。大漠的荒凉与狂沙的无情,人与自然社会的悲剧性关系,更有一种命运多舛的坚韧气质,这种气质闪耀着浓重的忧患意识和悲壮沉郁之气,莫言在挡住刺向周淮安的一剑后,身负重伤,陷入流沙,无奈而又绝望,无不令人叹惋。

  三、在孤寂、恶劣的环境中尽现人物的真实性格
  龙门客栈地处无边无际的沙漠,影片从始至终的黄色背景在空间上显得遥远、空旷,令人有一种大气、荡气回肠的感觉;在时间上黄色也有可以穿越任何年代的悠远感,是任何有关生命回忆的源泉。龙门客栈在大漠中的孤独而立,以小衬大,更显现出客栈里的那份小格局,但是小格局自有小格局的味道,虽小犹大,在龙门客栈这样一个狭小的,而又鱼龙混杂、各路人马聚集的地方,主要冲突都集中到这里,各方势力的角逐,高潮不断,精彩叠出。在这里,龙门客栈就是一小社会,当时乱世社会的一个“缩影”。

  影片中最让人过目不忘的莫过于金镶玉这一角色,广漠无边的大漠环境中一个狡狯娇媚的老板娘,无疑是无边苍凉与孤僻中的一丝生机,一间小小的客栈中,往来各色人等,在一个老板娘裙裾飞扬、妖媚颦笑下掌控得收放自如。经营自己的小客栈,在那样孤寂、恶劣的环境下,金镶玉能生存下去并自由放荡不羁,本身就是一个有着无限魅力的谜点。一边卖人肉包子,直接而又鲜血淋淋地展示着生存状态的原始与粗陋,然而这也就是现实,毫不掩饰,骇人眼目,所有苦心经营的文明或许会在一把刀子前刹时溃散。另一边,周旋于千户大人与儒雅之士之间,巧于应对。干练而又不失调皮纯真,在她看见英气俊逸的仇莫言那一刻,干涸的心一下被撩拨起来,远远地绕着柱子,不停地看着这个俊朗的男装女人。她与仇莫言之间的往来较量,也无不透露着一个泼辣爽直女子常有的好奇窥探与比较心理。在她与周淮安的纠缠中,对于爱情而言,她无疑是一个失败者,她对周淮安暗生的情愫最初更多的是好奇与带着新鲜感的喜慕,而且一开始便把自己的喜好表露无遗,不是周淮安与仇莫言之间那种心领神会的惺惺相惜。女老板无疑是荧屏中的亮点,形象鲜明刺激,如同沙漠中一朵刺手而又鲜亮的仙人掌花,她风情入骨、泼辣爽快,光身在曙色将近的屋顶唱起响亮的情歌“八月十五庙门儿开,各种蜡烛摆上来。红蜡烛红,白蜡烛白,小妹我一把攥不过来”,将一个爽辣活脱的真性情女子刻画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描绘出在苍凉无边的大漠背景下欢快而又浓烈的异地乡土风情。冷落而又困窘的荒漠不毛之地,幸亏有这么一个神秘诡异的客栈,风情韵味十足的老板娘,犹如无边枯寂荒落里的一股灵异邪气。

  比起金镶玉的直接、狡诈、风流,仇莫言这一江湖侠女则显得持重大度,没有金镶玉那么耀眼,她冷漠、不苟言笑、深刻而坚韧。对周淮安一往情深,并为他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更具东方女子的内敛、矜持与儒雅。也就难怪金镶玉一眼见她时遂被她不凡的气度所吸引,目不转睛甚至要一比高下。整体而言,仇莫言色彩着墨不多,然而一个动作、一个神情却风采尽现,拼力相救杨家儿女过关斩将时的凛然、进龙门客栈时目不旁视的大气、以及窥探敌情时的机敏如鹰,无不将她的神采展露无遗。只有在客栈内与周淮安相见时才流露出她少有的温情,与周淮安久别相见,没有过多言语,只是深情的相望,周淮安抚摩脸庞时洋溢的幸福,仿佛所有的苦难艰辛只在爱人的一望中便消失殆尽,不值一提。这样一个背负重情的女子,吹笛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或许久经战乱,无尽的艰难铸造了她坚韧、不苟言笑的品性,只是江湖风雨多,不知何时才能与心上人共看春风秋月。或许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太多的世态变幻、人情冷暖让她对这个世界失去了语言。她所拥有和希冀的不过是爱人的会心一笑,所以在看到金镶玉玩弄自己所赠周淮安之笛时陡然变色,然而一直隐忍不发。在周淮安说出他要利用与金镶玉结婚来诱出秘道所在计划时,她心中涌起的或许不仅仅是猜疑与失落,却只是冷冷地扔下一句“照他说的做吧”。为了爱情她付出了太多,承受了太多辛酸与苦难,然而大局当头,她并没有将她的私愤发泄,一直默默地付出并支持着周淮安。周淮安与金镶玉入洞房后,两人争夺打斗而显出的暧昧影象出现在她眼中,其中的万般滋味或许千杯难消,横跨楼梯口,杏眼圆睁,英武之气横扫千军,背后的酸楚与愤慨或许只有她自知。借机与东厂之徒斗酒,将一坛烈酒倒入口中痛饮,眼泪无声地流出。

  男主角周淮安开始便以一阵仰天大笑出场,英雄豪迈气概尽显。风流倜傥、儒雅多情的80万禁军教头,一出场便气迈超群,难怪金镶玉会瞬间的心慌意乱,在两人的对话交锋中首先处于下风。他书生面相,城府极深,如他自己所说“在大漠中能够生存下去,一定有它生存的道理”,能够一眼看破实质并抓住要害。所以他看出金镶玉的非常之处,想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必须要靠金镶玉,他便以假结婚以讨好金镶玉,进而最快离开这里。周淮安从一出场到龙门客栈一直目标明确,一是带着对莫言深刻的爱恋,二是搭救忠良之后走脱龙门客栈。对金镶玉的挑逗不为所动,火候拿捏得当,这一点梁家辉的演技无可挑剔,犀利烛照的锐利眼光,洞察世情不失睿智坚定,甚至与金镶玉的暧昧周旋也带有明显的目的性,目的一到立马走人。如同金镶玉所说:“你们这些过客,达到目的就走,我们都一样!无情无义!”确实见惯风雨的周淮安开始对这个泼辣风情的女老板有的只是利用关系,这点无可厚非,不影响其英雄形象,女老板正邪难辨难以轻信,更显周淮安的精明与洞悉人情世故。当然不失侠者之风度,为义气与正义救忠良之后不顾自己身陷刀光剑影的危境,古道热肠、侠义豪情尽现。与一般的侠义之士相比,周淮安更显得超脱自我,一般侠性以轻财仗义、立强于世等行为特征,不再明显成为他立身行事的精神主流,更多的是独善其身的心灵启悟与精神超越。这种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傲视千古,纵横六合的自由境界,才是大侠精神的精髓。

  另外作为反面角色的一干人,东厂太监曹少钦也形象鲜明,先是极度的阴柔,阴阳怪气,不男不女,武功仅仅稍露几手,轻描淡写却高得骇人,不难见出皇朝内部权奸位居高职的阴毒与狡诈,既具深宫幽殿的达官气质,又遮掩不住满腹的阴邪与奸诈。作为皇室朝廷奸邪势力的体现,三大太监各具特色,刘询饰演的老太监更不必说,演技已入化境,不用说话整个神情都表露无遗。为周淮安证婚一场一大段“贺词”张口就来,说得虚滑透顶、老谋深算,老奸巨滑之态跃然而出。总而言之,人物角色方面可谓各尽其职,比如老板娘手下操刀的矮个子鞑靼人,且不出场,几副肉架子,几句骂人话借他人之口便将这一野蛮原始形象展现而出。

  正邪双方,无论身处庙堂之高或是江湖之远,无论泼辣精明的黑店老板或是奔波江湖、救人于难尽显侠义豪情的周淮安、仇莫言之类,更或霸占朝廷一角作威作福、阴毒、邪恶、狡猾的太监之流,无不渗透东方民族各角各落迥异不同的文化气质,也因此成就了电影人物永久的魅力。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