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李梅村 的搜索结果
写完了,终于写完了。
我放下笔,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好困,好累。
我笑了笑,让自己不要有失落茫然的感觉,但深夜的空气还是让我觉得什么都空了。其实终于完成了一个任务总是应该高兴的。
有一个朋友对我说,凌晨三点是人最脆弱的时候。他总是在等待凌晨三点的钟声。
现在又已是凌晨,那么今天便是大年三十了。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去年大年三十的前夜,我写完了《歌声中的萧十一郎》。很久很久,我一直认为写得最好的是那篇,它跟《没有大人物的<大人物>》都是在最初意气风发的时候写出来的。
我写了一年,直从意气风发写到非常的苍老,只一年就老了。
“离别是为了相聚”。我题上这句话,恰恰是这一句
https://www.rxgl.net/html/c10/2006-12/489.html日期:2006-12-23 12:37:20
《七种武器》中,《长生剑》单薄,《碧玉刀》俗气,《霸王枪》拖曳,《多情环》单调,《孔雀翎》让人偏爱,而《离别钩》写得最好。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8.html日期:2006-12-23 12:35:46
我写下这个题目,第一次在尚未动笔之时就题上了题目。我一直在说的都是艺术,却无暇来谈谈艺术的气质。写到《陆小凤》,我知道我有这个机会了。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7.html日期:2006-12-23 12:22:19
双双。
我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她灰蒙蒙的大眼睛就嵌在充满了欢乐和自信的表情上,全无光彩。
就在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美人——那就是相信她自己是个真正的公主的人。
“我的美人,我的公主,你知不知道我想你已经想得快疯了?”
高立一见到她就开始全神贯注地跟她打情骂俏,直到双双甜甜地笑着,忽然在他脸上亲了亲。
这样的情景,就像是在最甜蜜的童话中,双双,就是那个最美丽的公主。
但若是在残酷的现实中,就显得很肉麻,也很可笑。
可是在浪子的萧索中,这偏偏一点也不好笑,而是凄凉——只有浪子才懂得这样的幸福。
《孔雀翎》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孔雀翎只是一种不曾出现的武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6.html日期:2006-12-23 12:13:15
很多人,都想死。
很多人,都没有死。
        ——题记

“这也就是世界上最接近流星的地方。”
孟星魂就躺在这块青石上,等待流星划过。
这已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欢乐。
其它的时候,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杀人。
等着去杀人,也许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也最没有意义的事。
每次杀完人后,他都会拼命地呕吐,他都要拼命地麻醉自己,直到下一次杀人的时候,再完全地清醒用尽一切手段去杀死那个人。
在两种极端的刺激下,他的整个人都麻痹了,然而他还有泪可流。
谁愿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5.html日期:2006-12-23 12:09:56
  感觉中,《武林外史》是从沈浪与金无望的相视一笑开始的。
  《武林》一书,并非古龙成熟的作品,结构仍嫌松散,语言尚欠纯熟,但其气势无疑已相当宏大,比之其后的《绝代双骄》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部小说中,对手之间的敬重写得是入木三分,沈浪与金无望在势不两立中平手论交,快活王惜才爱才之心,于沈浪更可谓是知遇之情。
  酒杯摔下,粉碎,他们喝下了他们的最后一杯酒。沈浪在这杯酒之后就开始逃亡,快活王在这杯酒之前已布好了天罗地网。这一杯酒,跟李寻欢与上官金虹的那杯酒如出一辙,只是他们真正有过英雄枭雄间的相知相交。
  武林外史,既是外史,恩怨情仇也就有些隐秘和散乱,善恶之间更是混淆到了很有趣的地步。纷杂无绪,还是来一个个说说那些人。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4.html日期:2006-12-23 12:08:28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又怎么会远?”
一如《流星·蝴蝶·剑》般如诗的散句,只是这篇《天涯》中显得更为苍茫了,虽然没有那么凄美深邃,却是模糊而透亮的,又有种支离破碎的感觉。
    在《天涯》中仿佛只有傅红雪一个人,其余的都是陪衬。他们模糊不清,变化多端,仿佛徘徊着的影子,伴随傅红雪走过。
傅红雪,是最美的名字,冷寂而眩目。他为仇恨而生,为仇恨而活,直到有一天发现那仇恨并不是他自己的仇恨。
    “我也不恨你,我已不会再恨任何人。”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3.html日期:2006-12-23 12:05:30
宝髻匆匆梳就,铅华淡淡妆成;
轻烟紫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间不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朱猛痴痴地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她,忽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我已经不能再为你而舞了,但是我还可以为你而唱。”
那个叫蝶舞的女子,似乎等待多年只为一份真情。在她看到的那一刻,万念俱灰。
他们都错了,然而,英雄无泪。
爱恨离合,缘起缘落,也许都是宿命,如同萧大师的“泪痕”。
在那一瞬间,只因瞧过了一眼,有多少事情为之而改变。于是舞者落下,浪子离去。
“宝剑无情,庄生无梦;为君一舞,化作蝴蝶。”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2.html日期:2006-12-23 12:00:30
  一、翩飞与死亡
  这个人穿一件蓝色的长衫,非常非常蓝,式样非常非常简单。
  这个人很瘦,脸色是一种海浪翻起时那种泡沫的颜色。又好像是初夏蓝天中飘过的那种浮云。
  ——谁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颜色,谁也无法形容。
  ——那么飘逸灵动秀出,坐在那里却像是一座山。
  《午夜兰花》中,楚留香这样出现了。此时,我们才借助一个少女的眼睛看到了那传说中的香帅。
  那个时候,故事已成神话,神却化作了人。
  幻化了,不留痕迹的,正如楚留香的“死”。
  一个人经历了多少才能如春蚕破茧般翩飞与死亡?那是楚留香的经历,也是古龙的经历。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1.html日期:2006-12-23 11:46:28
《绝不低头》是古龙唯一一部以现代为背景的小说。也许因为这部小说对传统的武侠小说偏离得远了,并不惹人注意。但我以为这是一部很优秀的小说,不管它是不是武侠小说。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80.html日期:2006-12-23 11:29:55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悠悠太白诗,成为江湖中一个美丽的传说。道是白玉京曾遇仙人抚顶,得受长生。
他的剑就叫做“长生剑”。
“长生剑”,这样一把传说中的宝剑,白玉京自然是该剑不离手,爱之如命才是。可是当别人突然“借”了他的剑去,他竟然也毫无反应。
有人开始失望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他们借了你的剑去。”“有很多人会为了自己的剑去跟别人拼命的。”她说。
“我知道。”“我不是这种人。”他脸上依然平淡,带着种特有的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79.html日期:2006-12-23 11:20:45
  那答答的马蹄
  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以上三句出自郑愁予的《错误》。那是个美丽的错误,是等待与思念中的希望与失望,是女子的寂寞再加上过客的萧索。
《风铃中的刀声》这部小说的灵感多少是来自于这首诗,所以这个故事也是个错误——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到最后还是个错误。
可是这个错误不只有希望和失望,还有绝望。
于是思念就变成了仇恨,于是更多的错误就要开始。
这个错误是从绝望开始的。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78.html日期:2006-12-23 11:14:00

暮春三月,羊欢草长,
天寒地冻,问谁饲狼?
人心怜羊,狼心独怆,
天心难测,世情如霜…
萧十一郎嘴里,永远都在低哼着这首歌,那时,他神情就会变得说不出的萧索。
那曲调像是关外草原上的牧歌,苍凉悲壮中却又带着几分寂寞忧愁。
没有人知道他在唱什么,没有人知道这首歌是什么意思。
只是萧十一郎这个人已和他嘴里哼的那首歌,和那种寂寞与萧索融为一体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77.html日期:2006-12-23 10:41:12
一、少女的心
古龙笔下,有两部一女子为视角的小说,一部是《绝不低头》——他写的唯一一个发生在现代都市中的故事,另一部就是《大人物》。
《大人物》的确是古龙笔下一部很特别的小说,这不仅是因为这部小说以女子为视角,同时还因为它的笔调十分的轻松——那种轻松又与《欢乐英雄》有所不同,因为那种轻松是缘自与天真,缘自于一个少女的单纯与善良。
这部小说以一个闺阁中的大小姐田思思幻想着她心目中的大人物为开端,一开始就铺洒了一种喜剧的气氛。少女的心,本来就充满了浪漫,更何况是一个从未步出闺阁的大小姐。
田思思决定去寻找她心目中的大人物,她没走多远,就遇到了一连串的骗局和阴谋。古龙在此是用了一点的夸张。他写这一连串的骗局,那是他的拿手
https://www.rxgl.net/html/c9/2006-12/476.html日期:2006-12-23 10:37:31

我与古龙的相遇就像是孟星魂与小蝶的相遇,在我钻进一个套子找不到出口的时候,他就来了。
于是我开始写了,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开始写,直写到我的感情也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
很久以后,我沉迷于这个叫“古龙”的套子里,撞得千疮百孔,直到我回过头去,重新审视古龙那个最痛的疤痕。那个叫傅红雪的脸色苍白的男人,沉默着向我走来,用他漆黑的刀背重重地拍了拍我的头。我的头被敲破之后,那个套子的漏洞也显露出来,我恍然大悟。
在古龙之前,“痛苦”这个词没有意义,完全可以用“难过”来代替;在古龙之前,“寂寞”这个词没有意义,完全可以用“孤独”来代替;在古龙之前,“欢乐”这个词没有意义,完全可以用“高兴”来代替;在古龙之前,“无可奈何”这个词没有意
https://www.rxgl.net/html/c10/2006-12/475.html日期:2006-12-23 10:36:03
  • 1/2
  • 1
  • 2
  • »